【独家】“金”色联盟的喜与忧

独家网   田洋   2014-07-18 15:39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希望能够在IMF之外起到对世界金融体系的辅助和完善作用。不过,前景不一定非常乐观。近年来的低增长等问题,拷问着金砖国家的改革决心和应对能力。此时,五国作出“抱团发展”、稳定增长的决定无疑是睿智的。金砖国家的复苏将仍然是全球投资的绝对主题。

挑战美国主导的金融秩序

7月15日,在巴西东北部福塔莱萨举行的金砖国家峰会决定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五国发表《福塔莱萨宣言》,最初认缴资本为500亿美元,计划在7年内将资本增加至1000亿美元。据称,由于参与国有可能进一步增加,因此“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具体成立时期仍未确定。

目前的决定包括:将开发银行总部设在上海,首任行长将由印度提名,在南非建立派出机构,在发展中国家众多的非洲和亚洲增加融资对象等。

实际上,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意图早在2012年就被提出,最初的提议是为避免在下一轮金融危机中受到货币不稳定的影响。作为金砖国家共同的金融安全网,出现危机的国家可以借助这个资金池兑换一部分外汇来应急。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职能与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的世界银行类似。在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会议上,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同时设立。作为一个国际机构,IMF一直在推动第2次世界大战后的世界经济复兴和稳定。参与建设金开行的国家,希望这一组织能够在IMF之外起到对世界金融体系(尤其以发展中国家为对象)的辅助和完善作用。

但是,这次金开行的成立,还有一个原因是对“布雷顿森林体系并未反映目前的世界经济实际情况”(巴西财政部长吉多•曼特加)感到不满。

金砖国家随着不断发展,目前相关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已经占世界总量的约20%,但在世界银行和IMF的运营和人事安排方面却仍无法充分发挥影响力。虽然二十国集团(G20)会议已决定扩大中国等国在IMF的表决权,但由于未获得美国国会的批准,至今仍然毫无进展。而随着开发银行的成立,金砖国家或将拥有“实体”。对此,各国均表示了期待。

不过,前景不一定非常乐观。金砖五国在经济规模和发展水平上存在较大差异,未必是铁板一块。比如此次围绕总部所在地设在上海还是新德里,达成一致意见就拖到了即将发布宣言文件之际。此外,开发银行成立的具体时间仍未确定,距离实际提供融资或许仍需要很长时间。

合作的背后是焦虑

过去,金砖国家峰会仅是呼吁各国加强合作,而本届峰会则首次实施了具体举措。这让人联想到,近年来被看好的中国、印度和巴西等金砖国家均面临经济减速问题。这次金开行的建立,似乎也可以看出金砖国家的焦虑。

事实上,随着国际制造业和投资向发达国家回流和金砖国家劳动力、土地成本的上升,金砖国家仅仅依靠成本竞争力的发展模式即将达到极限。如果无法利用三十年来制造业的经验,在技术层面追赶上发达国家,包括中国在内的金砖国家经济增长都将面临触及天花板的危险。

在金砖国家增长放缓的背景下,“中等收入国家陷阱”(指新兴经济体人均GDP触及3000美元后,由于之前积聚的矛盾集中爆发,经济发展陷入长期停滞状态。最典型的例子是阿根廷和菲律宾)再次受到关注。金砖国家在最近10年里均经历了经济快速增长,但相对于印尼、墨西哥等后发新兴经济体的竞争力正在下降。另一个摆在金砖国家“共同体”面前的难题是,在开拓非洲市场方面,这几个国家是相互竞争的对手。

目前,金砖五国实现进一步增长所必需的生产效率的提高和技术革新进展缓慢。在这样的背景下,贪腐和贫富差距加大等社会问题也正在浮出水面。金砖国家能否以提升面对发达国家的发言权这一共通诉求为核心推进具体合作?“金开行”的作用会不会被各自的利益和问题所化解?在高呼联合的同时却又存在利益冲突,这种矛盾恐怕会成为五国领导人挥之不去的“焦虑”。

资金“告别”金砖

目前阶段,最大的威胁和希望都在于资本对金砖国家的预期。

在雷曼危机爆发的2008年,所有人都认为及时作为“发动机”的美国经济疲软,金砖国家的经济增长也不会受到打击。但在大约5年后的今天,世界却处在金砖四国一蹶不振、美国一手支撑世界经济的状态。

这一点在股价与资金的流动上体现得尤为明显。从2012年底到两周以前,巴西(下跌32.5%)、俄罗斯(下跌17.2%)、印度 (下跌9.4%)和中国(下跌10.8%)的股市悉数崩盘。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日股指,虽然出现了剧烈波动,但整体涨幅超过了 10%。另外,自年初以来,净流入投资新兴市场国家股市的基金的资金为37亿美元。但单从金砖四国来看,却出现了21亿美元的净流出资金。(数据来源:Barclays Bank)

摩根士丹利的全球首席经济学家Joachim Fels 指出:“新兴市场国家总体进入了过渡期,最先将是与美国接壤的墨西哥,最后是苦于‘荷兰病’(因为自然资源丰富而拖累其他产业的状态)的巴西”。

对此,其他经济学家与投资者或许有不同的看法和预测。但金砖国家的复苏将仍然是全球投资的绝对主题。

齐抱团,稳增长

中国和巴西目前担忧的是日美欧央行推出的货币宽松政策的副作用。过剩资金将导致本国货币升值和物价上涨,进而将给增长带来风险。与此同时,过剩资金的快速流出也会带来消极作用。

面对如此复杂的金融形势和各自国内的重重问题,金砖五国作出“抱团发展”、稳定增长的决定无疑是睿智的。

如果“金开行”的外汇储备基金能如约成立,金砖国家的外汇储备总计将达到4.4万亿美元。这样,不但日美欧央行货币政策的影响会大大减弱,“金开行”及其背后的经济体还能凝聚成一股巨大的资本力量改变全世界的金融格局。

南非积极创造了加强新兴市场国家经济交流的机会,作为首次举办金砖国家峰会的轮值主席国作出了积极贡献。对于发展经济依靠的资源行业因劳资纠纷而动摇的南非来说,周边国家的发展潜力看起来具有很大魅力。

而在力争摆脱对资源依赖这一点上,俄罗斯也表现出决心。普京为了进一步促进新兴市场国家之间的贸易和投资,在此次金砖国家峰会召开之际,呼吁创建“金砖国家贸易会议”。此外,由于海外直接投资减少而陷入低增长的印度也对扩大金砖国家区域内贸易持积极态度。

(本文由独家网原创,转载请注明)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金砖银行 金砖国家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