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通奸”何以成为反腐运动的标准用语?

独家网   占豪   2014-07-14 11:44  

“自古贪官多好色”,官员乱性毫不稀罕,引人瞩目的是,“通奸”一词何以升格成为当局反腐运动的标准用语?

近一个月以来,“通奸”突然成了落马官员的标配,且频率越来越高,上至省部级大员,下至开发区主任,老虎、苍蝇悉数中招。“通奸”这个古老的词汇在公共领域焕发第二春,也让日渐乏味的贪腐新闻耳目一新。

在中央纪委监察部官网以“通奸”为关键词检索发现,近期第一例被钦定此状的,乃是6月5日公布的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原副总经理戴春宁。7月2日达到高峰,7名被通报开除党籍的官员中,有5人涉通奸。包括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公安部警卫局原正师职参谋谈红。此后,又有江西省吉安市政协原副主席林翘银、山西省监察厅原副厅长谢克敏、海南省政协人资环委原主任赵中社相继落马,且皆有“与他人通奸”这一醒目罪状。

0

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

“自古贪官多好色”,官员乱性毫不稀罕,引人瞩目的是,“通奸”一词何以升格成为当局反腐运动的标准用语?

媒体很快发现了官方表述与以往的区别,有评论文章分析:十八大以来,在中纪委的“打虎拍蝇”行动中,摒弃了以往“生活腐化”、“道德败坏”之类的模糊表述,措辞严厉地使用“与他人通奸”进行通报。从这些变化中,不仅可见“反腐无禁区”,更体现了中纪委工作态度越发严谨,彰显中央反腐的决心,也为广大党员干部敲响了警钟。

相较于“生活腐化”、“道德败坏”、“生活作风问题”这些宽泛表达,抑或是网友们记忆深刻的“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关系”的神表述,“与他人通奸”的确是算是接地气的人话。

01

其实,中纪委也异常灵敏地抓住了舆论的焦点,早在6月7日就以《从一个热词看党纪严于国法》为题对违纪通报中“与他人通奸”措辞做出了官方解释:

“通奸”指有配偶的一方与配偶以外的异性自愿发生性行为,属于违反社会主义道德的行为。在我国的刑法及相关法律中,一般情况下,没有对通奸作出定罪的规定。但是在党纪中则有对通奸的惩戒规定。《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一百五十条明确规定:与他人通奸,造成不良影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由此可见党纪与国法的关系。党纪严于国法,党员违法必先违纪。国法是每一个公民必须遵守的,党员和党员干部不能混同于普通群众,不仅要遵守国法,更要遵守党纪。要时刻以党纪为准绳约束自己,强化组织意识和纪律观念。

这份解释以“社会主义道德”为切入点,落脚于“党纪”严于“国法”,重申了对党员和党员干部的纪律要求。但是网友迅速盯上了其中的漏洞:既然违纪在先,违法在后,可为什么从来不见有官员在违纪之后、违法之前被曝光,乃至下台?难道这中间还有个“治病救人”的过渡阶段?

02

雷振富案曾引发性贿赂入刑的讨论

纪委成功设置了议题,但没有完全预想到它展开的方式。还有网友对将这些贪官“开除党籍”表示不满,例如,

@琢磨先生:当初他们是精英,从群众中被选拔了出去,现在成了人渣又回到了群众当中,你让我这个群众如何能接受?这样吧,我们增加一个选项:人渣。

@StarKnight:吃顿饭的功夫,打开手机一看,原来党又一次坚决地保持了自身的纯洁性,同时污染了人民群众队伍。

相对于这些调侃,@神评姐 的担忧显得更有深度和价值,她指出:“通奸”的本意是“相互自愿”,但与官员通奸却很难避开“权色交换”。因此,频频使用“通奸”一词,必然会突出“自愿”一词所体现出的“平等”含义,从而淡化官员与婚外异性发生“性行为”中的“性贿赂”实质。

显然,较之于普通公民,官员的“通奸”行为更加令人不齿。但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必须成为道德楷模,而是因为“通奸”通的不只是性需求这项隐私物,而是钱和权这两项公共物。

如网友@段贵发 所言:不要以为他们有什么真实的情投意合的感情!更不要以为当官的都是美男子,值得女人们投怀入抱。其实,他们相互之间的通奸,是一般人付不起的钱和权!只是相互的付出与索取而已。

祝振强在题为《贪官“老虎”为何喜欢共用情妇》的文章中深刻揭示了贪官们利用性关系稳固利益同盟的实质:哥们弟兄共用私密物,共享私物,是加深关系、情感、形成特殊关系、生死同盟关系之必须。这就好比是经过生死考验后,人们之间的关系牢不可破一样。儿女亲家联姻,也是同一个道理。而早有说法,“战场上一同扛过枪,淫窝里一同嫖过娼”,这样的关系方非同一般,方可以彼此信任。

互联网上左翼领袖张宏良也对此相当愤慨,他在微信发文《法律不能赋予官员和老板以强奸特权》,呼吁应该把采用权力手段、财力手段与妇女发生性关系,与采取暴力手段一样,统统以强奸罪论处。“其实,把官员通奸算作强奸,并非是我们的发明,而是自古以来就是如此。”

的确,当今世界仍有印度、韩国、台湾等少数国家和地区保留着“通奸罪”,但由于取证困难且有“限制了夫妻个人的性自主权”之嫌,废除通奸罪的呼声此起彼伏。在现行制度文明下恢复的“通奸罪”显然不太可能,目前能够达成的共识是:官员的婚外性行为不全都属于私德,涉及腐败的应当严惩。

但是,祭出“通奸”这一“措辞严厉”的表述似乎只是换了另一种谴责方式而已,很难对官员起到有力的震慑作用,解决的办法恐怕还是要回到“性贿赂入刑”的议题上来。贿赂不仅只是权钱交易早已是国际通识,刑法不应将包括性在内的非物质的贿赂行为排除在外。否则,在这片阳光照不到的领域,高官们的不堪入目的风流韵事仍将沸沸扬扬地在民间流传。

迄今“与他人通奸”的官员

7月7日 海南省政协人资环委

原主任赵中社

7月5日 山西省监察厅

原副厅长谢克敏

7月3日 江西省吉安市政协

原副主席林翘银

7月2日 武汉市新洲区委

原书记王世益

7月2日 鄂州葛店经开区管委会

原主任陈伯才

7月2日 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

7月2日 中央政法委办公室

原副主任余刚

7月2日 齐鲁工业大学

原党委书记徐同文

6月27日 国家信访局

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许杰

6月5日 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

原副总经理戴春宁

资料来源:中纪委网站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通奸 反腐 共用情妇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通奸 反腐 共用情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