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官员:中美关系的复杂性好比好莱坞电影大片

独家网   朱云汉   2014-07-11 13:20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0日会见来华出席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和第五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的美国国务卿克里、财政部长雅各布·卢等美方代表团主要成员,并欢迎奥巴马总统今年11月来北京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访华。消息显示,此轮中美高级别会晤将广泛讨论汇率、投资、贸易等一系列关乎双方战略利益的议题。考虑到今年以来中美在东海、南海及网络等问题上多有龃龉,此次会议对修补双边关系或有重大意义。

当前,国际形势纷繁复杂,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在欧洲,乌克兰危机引发的地缘政治格局正在发生冷战后最剧烈的嬗变,其外溢效益已经传递到亚太地区;在亚洲,一些国家出于觊觎之心与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在岛屿争端和海洋权益问题上狂飙突进,让西太平洋风急浪高;在中东,“伊黎国”“基地”等极端恐怖势力的异军突起正悄然改变中东政治版图与国际反恐格局。

在此背景下,中美共同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尤显突出。“来而不可失者,时也;蹈而不可失者,机也。”——习近平主席在致辞中引用苏轼的话说明,发展中美关系要顺时应势、与时俱进。

中美互动,有牵一发而动全球的意义。如何看待中美关系?中美关系该如何发展?一段时间以来,中美关系遭遇“逆风”,国际舆论“唱衰”声音不断。自去年年底以来,围绕亚太地区领土争端、网络安全等问题,中美双方关系一度出现紧张迹象。美国在涉及中国与一些邻国的领土争端问题上,出于短视的战略考量,无视历史与事实,对挑起事端的日本、菲律宾和越南一味偏袒,对东京解禁集体自卫权点头。此外,美军方领导人多次在公开场合对中方进行无理攻击,美司法部以所谓网络窃密罪名起诉中国军人,美贸易监管部门对中国产品实施密集的“双反”调查和制裁。

中美关系向世界展现出一幅复杂多样的图景,既有进展,亦有“逆风”。“逆风”的出现有其深刻的根源。连一些西方学者都看出,中美之间出现“逆风”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于美国不愿倾听中国的想法,美国及西方国家应该承认中国崛起的“合法性”,并在定义现有国际法则、以及在网络空间等新领域制定新法则时,真正把中国当作一个“平等伙伴”来接纳。

按照一位美国官员的话说,中美关系的复杂性好比好莱坞电影大片,不能看做是一张静止的图片。

确保中美关系长期稳定的关键,在于促使两国认清对方的“红线”以及对方为保卫自身核心利益所决心付出的代价,这不仅需要中美继续沟通交流,更需要两国分别采取实际行动。中美应释放更多积极而可置信的信号,减少无谓而可能造成误解的噪音,中国应理解美国的关切远在其领土之外,美国则须正视和尊重中国维护自身利益的决心。

在中美新一轮对话前夕,美国学者斯坦伯格和奥汉隆联合撰文,分析中美关系现存的问题,并对确保中美关系健康良性发展提出了诸多政策建议。斯坦伯格重返学界前,曾在奥巴马政府任常务副国务卿,奥汉隆则是顶级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外交政策研究主任。两人深谙美国对外政策及其运作过程,因而观点特别值得重视。

斯坦伯格和奥汉隆认为,虽然中美最近为增强互信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彼此之间依然存在深刻的怀疑和顾虑,两国发生摩擦和冲突的可能性甚至有所上升。造成这一切的重要原因,在于亚太局势正发生着巨大而深远的变革。崛起的中国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必然要发挥更大作用,但周边一些国家出于种种原因,对中国所宣称的“和平崛起”充满疑虑。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与一些国家的疆域争端浮出水面;中国为保卫自身领土主权完成而采取的一系列行动,则往往被美国视为对其在西太平洋利益和影响的限制。与此同时,奥巴马政府高调调整美国战略重点,要求“亚太再平衡”;虽然美国政府宣称此举旨在增进地区稳定而非针对中国,但人们难免将其看作美国为谋求维护自身霸权而试图遏制中国的举动。

在斯坦伯格和奥汉隆看来,中美对彼此的上述看法在短期内完全理性,但若不能得到有效应对,则可能导致两国长期互疑,甚至造成战略误判。这种误判既可能表现为无端将对方的某项举动视为威胁,也可能体现为未能有效体察对方保卫其核心利益的决心。为避免上述恶果,他们建议中美同时采取约束克制、互惠互利、坦诚透明和富有弹性的切实行动,增强理解,消除误解。

具体而言,需要坚持以下三个原则:

约束克制原则是指双方在采取旨在增强自身安全的措施时,应努力防止给对方造成受到威胁的感觉。例如,通过限制自身拥有的核武器数量,中国表明了“只将此类武器用于防御”的诺言切实可信;美国则应自觉限制反导武器的部署,确保两国间保证一定程度的战略平衡。此外,斯坦伯格和奥汉隆建议中美就卫星轨道的合理间距达成共识,这样既能保证彼此都具有合理的自卫实力,又可防止一些举措被误解为刺激或挑衅。

互惠互利原则要求中美善意理解对方的举措,特别是将对方主动采取的约束克制行动,正确理解为宽容而非软弱;此外,两国应保持积极的良性竞争,而不该通过打击压制对方来获取战略优势。例如,中美在经济上高度互赖,因而目前不大可能采取摧毁对方互联网的行动,但一些恐怖分子或黑客出于种种目的,可能伪造身份发动攻击,试图挑起双方的冲突甚至战争。因此,中美应采取联合行动,确保不攻击对方民用基础设施的承诺真实可信。

坦诚透明原则有助于中美正确理解对方的行动与立场,从而避免无谓地臆测对方在善意行动背后窝藏着何种不良用心。在斯坦伯格和奥汉隆看来,中美在国防、太空、网络和区域安全等多个领域,都存在需要落实坦诚透明原则的地方。他们特别建议中美军方之间建立更为明确而直接的交流机制,用以应对可能出现的危机。而面对可能出现的危机,中美则应保持弹性,避免危机恶化为冲突,并努力推动双方不断贯彻落实约束克制、互惠互利和公开透明等原则,形成良性循环。更为重要的是,中美要强化各自应对风险的能力。以网络安全为例,如果中美抵御网络突然袭击的能力不断加强,那么就能在恐怖分子与黑客发起可能导致两国冲突的袭击时赢得时间,从而避免被第三方伪造的网络突袭拖入冲突。

从庄园会晤到人民大会堂会晤,习近平主席给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发展指出了新方向,提供了新动力。只要中美两国秉持合作的理念,坚持“积土成山”的精神,不断拓展新型大国关系的内涵,中美合作的巨轮必将不断驶向光明彼岸。(独家网综合)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中美关系 中美对话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