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与美国:共同的命运?

参考消息   罗伯特·梅里   2014-07-08 14:42  

4397835_111214345145_2

制度优越不能保证永恒

公元前509年,古罗马的领袖们废除了他们已有244年历史的世袭君主制,启动了宪政共和国的建立。曾经被国王把持的行政权被授予由两个司法官(后改称执政官)组成的二人权力机构,其权力被分割以防止政府的弊端和专制。行政官在没有立法机构批准的情况下被禁止实施死刑。贵族大会即元老院的权力受到一个新的平民治安官委员会的削弱,这些平民治安官被称为保民官。他们可以推翻执政官的有害举动。

平民们很快便要求明确的、书面的和长期的法律。由于平民的骚动,罗马习惯法被汇编成了著名的《十二铜表法》,并公布在广场让所有人查阅。历史学家威尔·杜兰特写道:“这一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事件在罗马及人类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它是后来成为罗马最大成就及其对文明最大贡献的法律制度第一次以书面的形式呈现。”

在美国人开始庆祝7月4日的独立日,以纪念我们的建国者避开君主统治并建立了一个新型宪政共和国的英勇决定的时候,对罗马共和国这一类似创造物稍稍加以思考或许并无不妥。它曾是一个非凡的成就,所创造的政府体系一直延续了467年。

在这一时间跨度内的大约350年里,罗马共和国为其人民带来了不可思议的稳定。而且,与美利坚共和国一样,罗马版本的共和国始于程度有限的真实的民主,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加大其民主的承诺。但是通过这样一个制度,整个系统得以整合到一起,并因为权力的制衡以及由于这种微妙平衡使公民受到保护而得以巩固。

然而可叹的是,经过最初的350年之后,罗马政体进入了长达一个世纪的政权危机,其特征为政府机能失常、政治敌意加剧、阶级斗争及民众逐步丧失对制度的信心。

随着共和国断断续续地经历一个又一个危机,其维持任何表面秩序的能力看起来每况愈下,旧共和国的支柱开始崩塌,于是它不可避免地让位于罗马的帝国阶段。罗马人选择了稳定而不是民主,他们倒退到了以新的罗马皇帝为形式的君主制。共和国在基本无人惋惜的情况下寿终正寝了。

民主延续需要不断反思

在眼下这个长周末的美国独立日庆祝活动中,堆积如山的动听辞藻将加入热狗、焰火和游戏的行列,以欢庆我们的开国元勋在近250年前所创造的政治体制的睿智、稳定、长久甚至优越。

但是,现在来对人类在地球上的作品所具有的短暂性质稍稍进行一番清醒的思考或许也并无不妥。值得一提的是已故知名专栏作家欧文·克里斯托尔在反驳弗朗西斯·福山认为西方的冷战胜利标志着人类文明发展顶点(即他所谓的“西方自由民主作为人类政府最终形式的普遍化”)的著名论点时所说的话。

作为同时代一位知名的公共知识分子,克里斯托尔用一句“我一个字都不相信”来回应福山的论点。他表示,“所有政府形式——民主、寡头政治、贵族统治、君主制、独裁统治等——本质上都是不稳定的……所有的政治制度本质上都是过渡性的……所有政权的稳定都会受到时间所具有的强大侵蚀力的破坏”。

克里斯托尔振聋发聩的评论引出的一个推论是:政府制度——即便是像罗马或美国那样经过精心构思和得到巧妙制衡的制度——并不会仅仅因为他们自身的优点而永垂不朽。它们必须不断地加以培育、支持、保护、翻新和重建。

因此,对于今天的美国人来说,仅仅欢庆我们制度的荣耀并不够,这些荣耀可能很容易陷入日益严重的侵蚀之中,甚至可能已经出现了这种情况。政府权力受到严格限制、分权制衡、保护少数民族权利以及自由精神是美国成功的标志。而当整个国家忽视我们制度的这些基本原则的时候,有必要进一步认识所存在的危险。

所有这些原则在罗马共和国早期都曾十分明显,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全部消散了,一直到共和国失去其存在的意义。于是,罗马人不可避免地失去了他们的共和国。

所以,让我们欢度一个盛大的独立日,庆祝极尽繁华的美国吧。与此同时,也让我们对开国元勋们留下的遗产,以及他们在勇敢地使我们挣脱了国王和王权欺凌之后英明地创造的政体的优劣稍作一点反思。从罗马共和国的伟大成功及其最后的覆灭中,可以生动地发现这样一种思考的价值。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罗马 美国 制度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