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向所志:看我中华软实力

中国文化传统中的凝聚力与软实力

郭小聪   2014-07-07 12:25  

e3af9498-b30c-45f0-810d-9213839a1487

【提要】 对于处于战略防守方的中国而言,越是要向外拓展软实力,就越是要重视挖掘自身的凝聚力。凝聚力与软实力本来就是一体两面的,均源于文化自身的吸引力,尽管其着力点不同,却共同决定了一个国家的精神潜力。应当注重从外人的眼光来反思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因为对中国是凝聚力的东西,对外人往往就是软实力。中华民族延续不断的历史,其“衰而又兴”的凝聚力,正是中国最柔韧的软实力。国家统一与地方文化多元发展的和谐共存,其“和而不同”的凝聚力,正是中国最亲和的软实力。即使共同经历的灾难,也会不可思议地加深各族人民之间的凝聚力,因为正是处在一个命运共同体中,才会同甘共苦,共同期待未来。但是,从“协和万邦”古老理念到倡导“和谐世界”新国际安全观,并不一定意味着皆大欢喜的和平红利,也可能带来不确定性危险,因为对西方而言,这可能意味着道德和意识形态层面的挑战。中国的文化软实力,不应只是怀柔感化作用的代名词,还应包含和体现敢于力抗强者、主持正义、维护公正等精神内涵与道德形象,当然,这就更需要自身具备坚不可摧的凝聚力。从国家安全的角度论及文化软实力问题,这本身就是中国的视角,而非美国的视角。美国人对于国家安全利益的界定从来不会局限于本国边界之内,他们总是在利用超强硬、软实力谋求全球霸主地位的同时,也给别的国家带来安全问题。约瑟夫 • 奈(Joseph S. Nye)所说的“软实力——即我们的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号召力” , 没有别的国家可以这样断言和奢望,包括中国。所以, 要有成果地探讨软实力, 我们首先要意识到, 这不仅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更是包含了具体的指涉,它总是涉及谁的安全、怎样的安全以及如何安全等一系列必须有特定主体的追问。也只有在把握了视角、明确了立场之后,我们才能真正地提出问题,引发有意义的思考。

一、一体两面的凝聚力与软实力

应运而生的理论往往是适应时代需要的理论。软实力说作为一个文化符号能够被广泛接受,说明今天的国际社会期待让实力有所柔化,争斗显得文明。但软实力说之所以在中国引起共鸣,又显然不像美国人那样为了事半功倍,不战而胜,而是为了广结善缘,努力营造和维护有利于中国长期生存和发展的国际和平环境。如果说美国人是把文化软实力当做“矛”来运用的,那我们中国人就是把它当做“盾”来使用的。既然如此,我们就应该对软实力概念做进一步的辨析和补充,形成自己的阐释,哪怕不够成熟,也比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更能进一步接近自己的目标。如果我们老是在现成的概念、思路里打转转,那么我们脑海里除了美国式的念头或痴想外,还能看到什么东西呢?一般来说,越是国力上升期,也越是压力陡增期,特别是对于中国而言,面对外部重重压力,更需要练好内功,认真发掘中国传统中的软实力资源,才能有效应对,以柔克刚。有鉴于此,我们在研究中也有必要将凝聚力概念抽离、细分出来,与软实力概念相提并论,综合考虑,这样才更能切合中国的现实需要。事实上,凝聚力与软实力本来就是源于同一个东西,即文化自身的吸引力。只不过,一国文化在国界之外发挥的影响力,构成了国家实力的一部分,我们通常称为软实力,而“实力”本身正是一个重要的国际关系学概念。但在国界之内,一国文化所具有的向心力、感召力,则应当被称为凝聚力而非软实力,它的主要作用在于融铸国家意志, 提振民族精神, 增强国内民众认同感。不过, 尽管分属国内、 国外,着力点不同,凝聚力与软实力之间的关系却是内在统一的,共同决定了一个国家的精神潜力。一种对内缺少凝聚力的文化,对外也显然谈不上什么软实力。指出这一区别好像是多此一举,但又并非无关紧要。因为美国人倡导的软实力说从来不讲凝聚力,他们只讲软实力,把人们的注意力牢牢锁定在对外关系上。尽管约瑟夫 • 奈也说过“民族凝聚力”是软实力的“无形的力量资源” , 但他并不多说一句,而是反复念叨着 : “如果我能让你做我想做的事情,那么,我就无需强迫你去做你不想做的事了。如果美国人代表了其他人愿望仿效的价值观,那么我们就可以不费气力地发挥领导作用” 。 这也很好理解,作为战略进攻方,美国人有着十足的文化自信,他们认定自己的一切都是好的、优越的,从社会制度到生活方式,从价值观念到流行文化,美国社会都堪称典范,值得各国效仿。也只有世界的全面美国化,才会给美国人带来最大的国家安全。所以说,美国人对自己的精神文化是既虔信又保守的,他们很少反省自我,更关心的是如何有效地对外施加影响,甚至将软实力等同于巧实力。相反,作为战略防守方,中国人看重软实力并非为了左右他人意愿,而是为了维护和平发展的国际环境。如果说,美国人一心想挖别人的墙根,那我们就是要筑好自己的阵脚 ; 美国人期望用美式价值观来改造世界,我们则要动员包括传统文化在内的一切精神力量众志成城。所以,对我们而言,凝聚力和软实力是一体两面、相互呼应的,要想在国际上站住脚,首先要在国内撑得住台 ; 要想对外拓展软实力,就要认真发掘自己的凝聚力。事实上,国内事务与国际事务之间本来就是相互作用、相辅相成的,有学者正是用“国内间的” (intermestic)这一概念术语来形容国际事务与国内事务之间的这种相融关系。 2013 年,俄罗斯著名历史学家罗伊 • 梅德韦杰夫在回顾苏联解体的历史教训时也强调,一个国家如果缺少了“民众的国家认同感” ,一旦重大危机到来,就会失去存在的信念和力量,麻木不仁,坐以待毙。 正是如此,在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决议中明确地将文化软实力与凝聚力相提并论,一方面指出文化在国际社会中会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 ,一方面肯定“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的重要源泉” , 强调两者共同构成国家“赢得主动”的内在力量。这一新见解、新思路具有全局性、前瞻性意义,切合中国目前的战略地位需求,也启发我们在软实力研究中独立思考,为我所用,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凝聚民气,夯实根基,这既是历史的经验,也是文化本性。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中国文化 软实力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