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专业主义的前世今生

王维佳   2014-07-03 10:19  

0

自1980年代开始,中国新闻学界的知识分子迫切希望完成的一个任务,是为新闻操作设立一套逃离本土历史实践之上的“范型”。这一时期,一个广泛的共识快速地建立:新闻实践只有排除“政治干扰”和“人的因素”,并在新的科学规律普照下才能“走上正轨”。与当时中国社会的其他领域一样,新闻界改革的第一步也是思想上的“正本清源”,并以新的“科学”理论来改造实践。改革早期的学者们虽然还披着“马克思的外衣”,操弄着他们熟悉的马列文本,然而却设立了一套最具形而上学色彩的新闻学认识论。

这种用外在的“伦理”和“规律”来规范新闻实践的思路一直延续至今。随着新闻业市场规模的扩张和沿海都市新一代职业群体的形成,“新闻专业主义”的伦理体系开始被广泛地引介,并成为新闻学界和业界理解新闻实践的基本准则和新闻业发展无可置疑的“正轨”。这套伦理规范究竟有哪些内涵,它的核心诉求是什么?中外新闻学者和中国的新闻记者如何借用这套话语来诠释中国新闻业的状况?本文将在系统讨论上述问题的基础上,回到新闻专业主义产生的历史原境,探究这套理念产生的动因,从而对其进行一番新的解释,并以此揭示出专业主义旗号下中国新闻思想变革的意识形态性和政治诉求。

85001294425988281

一、专业主义的伦理诉求与本土政治意涵

参照美国社会学家拉尔森(M. S. Larson)对专业主义的概括,这种新闻业操作的规范体系至少包括三个层面的内容:首先是自我评价层面,从业者将新闻专业与一般职业进行对比,强调专业的独立性、特殊声誉等非凡特性;其次是规范层面,这表现为一种服务导向,它赋予新闻业独特的伦理规范,以此将社会授予新闻业自我规制的特权合法化;最后是知识层面,它要求新闻从业者经过必要的训练以便掌握专业必备的知识和技能。专业的特殊门槛由这三个层面综合构成。新闻业者由此共享一个相对稳定的联盟关系,确认一种身份,维持特定的志趣和对职业团体的忠诚。

很显然,无论从哪一层面来理解专业主义,它都是一整套外在于新闻实践,并要求规范新闻实践的伦理体系,是一种柏拉图式的“范型”理念,是实践哲学的反面。概括起来,这种意识形态要求在社会与新闻业之间进行一种二元划分:一方面,专业主义强调新闻业应该独立于社会的政治经济土壤,并对各种权力进行监督。由此,新闻业不再是内生于社会文化,而成为社会的外在观察者和监督者;另一方面,专业主义要求在新闻从业者与一般公众之间进行二元划分,强调新闻从业者有着较高的技术门槛,因此他们有资格在信息上服务公众,在民意上代表和引领公众。由此可见,新闻专业主义的逻辑起点和核心内涵就是独立性,它所强调的专业技能和行业伦理无非是在赋予这种独立性一种合法性基础。

具体到中国新闻业的语境,这种独立性诉求便成为一种根本性的变革冲动。从中国本土现代新闻业产生之初,新闻的专业性就一直内在于政治性。从最初的民族自强,到后来的革命建国,再到党性原则和国家建设,社会目标和政治属性一直被置于新闻专业属性之前,新闻传播只是伟大现代工程的一个构成部分,并不具备行业独立的合法性和必要性。然而,从1980年代开始,新闻学界和业界就开始集体性地清算这种传统的新闻实践理念,而“新闻专业主义”则成为他们最好的理论武器。更重要的是,新闻理论家和新闻记者们在讨论专业主义时,更多地暗含了对中国社会政治的评价,因此,在中国语境下,专业主义又多了一层重构社会政治文化的激进内涵。

朱迪·波伦鲍姆(J.Polumbaum)在“十年改革后中国记者的苦恼”一文中调查并探讨了1980年代专业主义和自由主义理念进入中国新闻界的历史动因。这可算是对中国新闻专业主义理念的最早讨论。这篇文章分析了在“改革开放”这一新的话语环境下,中国新闻记者所表达的,在“威权”与“社会责任”,“宣传”与“服务大众”等方面的两难处境。从这篇文章的结论来看,此时的新闻记者已经明确地将新闻职业的独立合法性与抽象的新闻自由作为行业发展的必备前提,这与中国现代新闻业的传统理念形成了鲜明对比。在新一代新闻人的观念中,“国家”、“政府”、“政党”等分析单元常常被看作是外在于社会公众,甚至与社会公众利益相对立的“威权力量”。而新闻界则被预设为社会公众的天然代表,所谓“人民性”的提出就是明显的例证。由此,新闻从业者“独立”、“自由”的信息传播活动所面临的若干限制不仅被看作行业发展的桎梏,甚至也被视为民主发展的障碍。这种对新闻传播活动的二元论分析视角既构成了新闻从业者理解自身职业的一种基本取向,也构成了多数关于中国新闻实践和新闻记者研究的一个基本前提。

类似的分析思路被很多传媒研究者认同和采纳,并广泛地运用在中国新闻工作者的研究当中。例如,潘忠党和陆晔(Pan & Lu)的研究,“专业主义的本地化:中国媒介改革中的多种实践”,讨论了中国这一“特定环境”下,新闻专业主义所演变出的独特形式。作者借用德赛图(M. de Certeau)在分析日常生活中的权力运作时所提出的“策略”和“战术”这样一对概念,分析了中国新闻从业者在日常新闻实践中如何在国家威权的体系内临场发挥地实现自己的职业目标。这其中既有合作和规训,也有抵制、规避和拒绝。在这里,国家威权与专业主义之间妥协与对立的二元分析视角仍然非常明显,作者显然在用“专业主义”的理想范型这面照妖镜来审视中国新闻记者的“困境”。这种思路实质上暗示了中国新闻实践是专业主义在特殊政治结构中的畸变,由于面临外部力量的限制,而无法完善和伸展行业的伦理规范。

以上两个研究案例颇有特点和代表性,因为它们一方面展现了新闻记者的思路,另一方面也暗含了新闻学者看待中国社会和中国新闻实践的思路,并且成为中国国内新闻学者广泛引证和参照的范本。类似的分析有一个总的关照,即将新闻专业主义的若干原则看作是中国新闻业发展进步的方向,将无法实施专业主义的实践范式看作是中国新闻业发展落后局面的印证。为了证明“新闻专业主义”的规范是中国新闻业的唯一归宿,新闻理论家们就必须对西方现代新闻业的历史建立一套肯定性的叙事,并确认其基本范型的普遍性和先进性。这种理论逻辑上的需求立刻转化为对外国新闻史,特别是美国新闻史的肯定性叙事上。19世纪特定历史环境下产生的市场新闻业的发展由此被讲述为新闻记者不断独立、不断进取和新闻业逐渐走向自由和繁荣的过程。由此,美国主流新闻史教科书中那种简单粗糙的进步主义观念终于在中国找到了最大的倾销市场。

在这些历史文本中,市场新闻业的发展史成为一个“迷思”。迷思与假象不同,为确立“专业主义迷思”而建立的历史叙事不必然与事实相悖,但是却将复杂而多样的历史事实按照特定政治判断选择、组合成一整套英雄主义的故事。以最为典型的美国新闻史叙事为例,其鲜明的特点有两个方面:首先,这些叙述基本局限在新闻业发展内部:技术进步、产业发展、新闻业自律意识提高、专业水准提升等表象显然是“进步”的最好例证。这种媒介中心的视角完全忽视了美国“变革年代”的经济、政治变动对中产阶级职业群体和新闻业产生的决定性影响,因而也就无法在社会史的意义上理解新闻专业主义的历史根源;其次,这些叙述完全以新闻业作为一种职业的独立合法性为出发点,因而他们的分析只看重记者的具体采编工作和进步职业理念,而完全忽视了新闻记者抽象劳动过程的巨变,例如新闻业分工的细化、新闻采集网的形成、新闻产品的标准化、新闻的产业化与科学管理体制的引入等。脱离了中产阶级职业群体的经济处境和劳动状况,当然就无法全面把握新闻专业主义的意识形态性。最后,肯定性的叙事也大量忽视了文化保守力量对市场新闻业的口诛笔伐,因此难以理解新闻专业伦理的提出在很大程度上是新闻业者塑造自我认同,被动回应批评压力的结果。本文将回到美国新闻业发展的历史背景,通过补足这些新闻史叙事框架之外的内容,赋予新闻专业主义新的内涵。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新闻专业主义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新闻专业主义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