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资效率是美国的两倍

罗思义   2014-07-07 10:41  

0

“中国投资效率低下”的说法纯属捏造。事实恰好相反,中国的投资效率是美国的两倍。中国的投资效率对中国制定即将到来的三中全会经济政策和战略计划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的投资并非效率低下。事实上,中国的投资效率不仅远高于美国,而且其生产率增速也快于其他主要国家。

令人费解的是,一些关于中国经济的不实说法会被信以为真而且不断重复——即使该说法与事实相悖。重复出现的谬论会对现实产生重大影响——如果依据这些违背现实的所谓“事实”制定政策,必然会造成严重错误。

谬论之一就是“中国投资效率低下”。相反,如下文将要分析到的,中国的投资效率高于任何主要经济体,尤其是美国效率的两倍。首先,我将阐述事实,然后再分析其中所蕴含的政策含义。

增量资本产出率(the incremental capital outputratio)是衡量投资效率的主要经济指标,反映增加经济产出所需要的投资增量,即投资与经济产出增量之比。增加产出所需的投资越低越好,亦即增量资本产出率越小,投资效率则越高。下图显示了主要经济体七国集团和金砖四国的增量资本产出率,非经济学家只需看图表后两列的数据,专家则可以看其他列的数据。

以所有国家截至2011年的过去5年最新数据为例,中国GDP每增加一个百分点需要投资GDP的4.1%,而美国则需要投资其GDP的32.3%——也就是说中国2006-2011年期间的投资效率几乎是美国的8倍。但该数字可能会因国际金融危机而人为拉高了。因而我也有危机前五年(2002-2007)的数据,在那段时期,中国GDP每增加一个百分点需要投资GDP的3.4%,而美国需要投资GDP的7.0%——也即是说中国2002-2007年期间的投资效率是美国的两倍。

1

中国的投资效率高于任一主要经济体,无论是国际金融危机前还是后。下文将进一步阐述这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和政策制定具有的重大意义。

从这些数据可以清楚地看出,中国的投资在促进经济增长上的效率远高于美国。值得一提的是,这显示“中国的投资效率不如美国”的观点是错误的。假设这一观点成立,中国的生产率增速应该慢于美国。然而,从下图可以看出,情况却恰恰相反。在1990-2010年期间,中国GDP年均增长率为9.0%,美国则为2.4%;中国全要素生产率年均增长率为2.7% ,美国则为0.5%——也即是说中国的生产率增速是美国的5倍。

事实上,除了三个从战后废墟中复苏的小国(黎巴嫩 、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外,中国的生产率增速高于任何国家。因而,中国的生产率增速非但不低,而且是和平时期投资效率最高的国家。

简而言之,中国的投资并非效率低下。事实上,中国的投资效率不仅远高于美国,而且其生产率增速也快于其他主要国家。

a

中美自1990-2010年以来的GDP增长来源

b

中美自1990-2010年以来的GDP增长来源

还应当指出的是,中国不仅全要素生产率增速远高于美国,而且生产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也高于美国。美国生产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22%,中国的这一数据则为30%。

这些事实给经济政策带来的后果是明显的,说明今年早些时候一些媒体给“克强经济学”政策的建议完全没起作用。其中的一条建议就是,中国应该降低投资增速,通过提高投资效率和生产率弥补经济增长。

上图的数据清楚地显示,这些建议并没取得预想中的结果。中国生产率增速已经高于和平时期的世界任一经济体,而其投资效率,和印度一起,成为主要经济体中最高的。中国的增量资本产出率和生产率增速均已远高于美国。因而,认为中国的这两项增速会进一步大幅提高来弥补中国投资增速下降的观点,是完全不切实际的想法。

列举“无人居住的城市”、产能过剩、“未启用的会议中心”和其他资本配置不当等个例就宣称“中国资本利用效率低下”,进而依据某些传闻、而非严格的统计数据就断言“中国投资效率低下”,这根本就是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这应该给研究严肃课题者敲响警钟。

经济变量应基于平均值。因而总是能够找到平均值以下的单个案例,就此批评中国或任何其他经济体都是不当的。单个案例证明不了任何问题,它会被某处超高效率的投资平衡掉。实际的统计数据也证明了这点,只有平均投资效率和非效率能反映数据变化趋势。

本研究结果显示,如上图所见,中国的投资效率远高于美国、欧盟和日本。不仅如此,中国增量资本产出率也高于主要发展经济体。因而,认为应提高投资效率促进经济快速增长,进而带动民众生活水平快速增长的观点是正确的。这是因为中国投资水平既高也有效率,所以其经济能快速增长。

然而,同样清楚的是,虽然中国的投资在促进经济增长上具有更高的效率,但中国人均资本量低于美国。就人均产出和生活水平而言,不管中国人如何努力工作,也难以一下子就弥补这一差距,因为中国的累计投资低于任一发达经济体。因而,中国要想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就必须得继续长期保持比美国更高的投资增速。

简而言之,中国当前的实际问题不是投资效率低下,而是中国累计投资数量不足!但这并不是因为中国目前的投资率太低,而是因为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累计投资的时间长得多。直白地讲,讨论即将到来的三中全会经济政策应将“中国目前基本的投资问题不是缺乏质量,而是缺乏数量”这一事实考虑在内。用一句中国的名言警句来说,就是要实事求是。

(本文作者介绍:前英国伦敦经济与商业政策署署长,现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中美投资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