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倬云说历史:资本主义目前的问题

许倬云   2014-06-30 10:20  

20101215_18_51_04

“资本主义”这名词,其内容几经变化,单以资本主义的实践而言,第一期的资本主义,是在地中海上的商业城市发展的远道贸易经济。那些商人,先要预垫资本,安排远航的船只和购置商品的本钱,以及可能发生的风险导致的损失。投下的资本,不是小数目,如果一切顺利,利润也是非常巨大。在这些人手上,他们逐步、逐步开展了今天的银行业务、保险业务,也知道怎么样从有钱、有势的人手上,说服他们付出资金,参加利润巨大但又高风险的投资。这些银行制度和保险,必须具备可以公开的帐目,才能使得投资者心甘情愿地加入冒险投资。

大概在十三世纪左右,这些海港城市投资者手上,出现了今天所谓复式簿记,将收支各项细节,以及最后的平衡,都清清楚楚列表显示。这一种措施,当然是为了建立信用,而且不论是买还是卖,从开始经营到最后结帐,都需要一段时期,业者和客户之间,都必须互相信任,才能推动这种贸易。因此,有人说,资本主义的胎记,就是复式簿记。不过,从中国历史来看,未必如此。在第十世纪的时候,中国西州(今天敦煌地区)的佛教寺庙,也有后世中所谓四柱清册的记帐办法。而那个时候,中国并没有资本主义出现。

第二个阶段,才是今日资本主义典型的运作方式。投资者筹集资本、设立工厂、购买原料、支付工人的工资、生产了商品,再经过批发到零售,供给市场的需求。这种资本主义当然是和近代工业革命不可区隔。马克思诟病资本主义的剥削,也是因为在这一种制度下,工厂主人夺取了劳工劳动造成的附加价值;马克思没有注意,筹集资本、建立工厂、预购材料这一系列投资的负担和风险。当然,为了筹足资金和分摊风险,银行与保险制度也是必要的。这一种的资本主义,可以说是以生产关系为主体的经济制度。相对而言,第一阶段的资本主义,则是从生产与消费者的需求,设立的经济制度。

近代资本主义经济,也同上一期一样,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必要的条件。既然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不能完全靠个人的关系,近代国家也因此针对这一需求,而注意到如何经过法律,用国家公权力,防止这一个制度运作中间,发生的欺骗。资本主义经济运作,也必须是理性的,不应当牵涉个人的关系,也不应当有差别待遇。于是,业务的运作,必须透明,经理人也应当是专业。在这种情况下,所谓内线交易,也就是对特殊人物设立的特殊条件,都不应当存在。

从十九世纪以来,这一型态的资本主义运作,已经延续了两百年左右。那些资本主义发达的国家,尤其英、美、法、德、日等国,都无不依照上述的原则,尽量使得资本主义的制度,能够符合透明与理性。然而,马克思主义者指责的问题:工厂主人得到利润的大部分,而工人只是获得微薄的薪资。针对这种生产关系的矛盾,欧美等国基本上都有过劳工运动,抗议资本家的剥削,社会也要求至少要有一定的公平和公义。欧洲的社会福利制度、美国新政等等,都是为了进行起码的纠正。同时,国家权力也设立反托拉斯法,防止拥有巨大资金的财团,垄断了经济的活动。

二十世纪以来,世界各国都有过相当程度的劳工运动,提出抗议,也有社会良心人士,极力鼓动有更好的社会福利立法。当然,马列主义者在俄国建立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国际在各处,也努力推动社会革命。到今天,社会福利的设置,已有不少国家建立了相当可行的制度。 社会主义的国家,在“苏东波”以后,经验了集体主义的困境,大体上也在进行不同程度的调适。

1293766255_68353100

目前我们问题,却是第二次的资本主义运作,正在转入一个新的阶段。二战以后,世界各处的工业发展极为迅速,为了战后的重建,以及重建过程中,扩大的市场需求,又带动了供应面不断地扩张。生产和销售,都必须要大量的资金。于是,资金本身的功能,成为资本主义最主要的特色。全球各国大小经济体,都在不断成长,全球整体的经济体,又在全球化的网络下,不仅庞大无比,而且资金的流动也极为迅速。这个阶段的资本主义,可说真正是落实在“资本”两个字上了。筹措资本,本是银行的业务;市场上证券的交易,则将银行都拉进了吸收民间资金的事业。

从第一阶段开始,合股经营,就是若干投资者,聚集资金,共同牟利的基本方式。股份有限公司制度,因此而成经营的常轨。过去,投资者都是一小群人,彼此相识,各自认股,提出资金,合股经营。合伙人通常委托专业的经营者,推动业务,可是股东们还是经常可以监督僱用的CEO,大权不会旁落。近半个世纪以来,证券市场成为吸收游资的主要场合。而且,自从“共同基金”出现以后,购买股权人彼此并不相识,而由共同基金募集者,汇集了大家的投资,再分散投资于许多不同的企业。共同基金的持分人,并不知道自己在哪一个公司有多少股权。更进一步,共同基金本身,也在市场上成为交易的证券。银行和证券交易公司,其实常常是混合的。在几层证券重配搭以后,购买证券的客户,实际上是投资于经济体的上落和伸缩;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投资在哪几个公司,或哪几个产业。证券商和银行,事实上掌握了无数散户提供的资金,在市场上兴风作浪。于是,投资证券,几乎形同赌博。

最近几十年来,自从信息科技发达以后,趁着经济全球化的浪潮,利用世界各处的证券市场,一天二十四小时内,各有涨落,而且各处的币值,也时有变化,证券商和银行,可以运用同一笔资金,追逐太阳,在全球打转,投入各地的资金买卖。这种做法,又将实际资金,因其流转迅速,无形中长大了几倍。于是,全球各地经济体的总和,呈现极度虚胖的现象,也就是所谓“经济的泡沫化”。资金本身的运用,已经脱离了商品生产和销售,成为独立存在的利益。再加上,各国的中央银行,为了维持经济的需求,不断提供足够的资金。这些资金,第一步就流入各地的银行;实际上,不断扩大的货币供给量,即是另一形式的通货膨胀。证卷市场的运作,实际投入生产的数量,与市场起落,并不有必然的关联。民间无数的散户,跟着市场的高低,亦喜亦忧,而掌握资金的商户,则无中生有,夺取了巨利。这一阶段的资本主义经济,可说是“货币经济”,货币不仅是交易的媒介,本身却已经成为交易品。

不仅货币本身是商品,现在又有一个延伸物,则是货币使用的“信用”。我们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中,都会牵涉到信用卡的使用。我们也不能避免,以分期付款购置产业和商品。“信用”本身,从其名称而论,是彼此的信任,非常符合资本主义建立在诚信上的信誉。然而,“信用”的膨胀,使每个人都透支未来的资产。整个社会,每一代也都在透支未来的资产。在今天,愈是经济发达的国家,愈有信用过度膨胀的问题。通货膨胀加上信用膨胀,而真正生产力,无法赶上膨胀的速度。这是第三阶段资本主义,演变到今,出现了无法驯服的巨魔。

由此出现的现象,则是财富的高度集中,对于那些掌握资金的人,国家的公权力,已经无法控制。最近二、三十年来,有过两次经济大风暴,每一次都有一些地位重要的银行或资金控制者,例如,保险公司,或证券商,都被发现长期有系统地欺骗客户,从社会偷窃暴利。资本主义经济应有的理性,已经不存在;保证这种理性运作的诚信和透明度,也已经极度地扭曲。

3801213fb80e7bec593846e42d2eb9389a506bd0_副本

第三阶段的资本主义经济,成为经济丛林内的弱肉强食:散户是弱肉,玩弄资金的人是猎食的巨兽。虚假的浮胖,让看上去不断扩充的经济体,呈现为经济繁荣的虚象。这些经济体,必须要继续扩大,才能维持其运作。整个世界,每一个国家的社会,都被不断扩充的经济绑架了。大家都活在筹码的转动上,不知道筹码的后面,究竟代表什么?所谓“生产力”,已经不完全是商品的制造和供销;今天所谓“服务业”,其中有相当不少的专业,乃是货币轮转中的一些齿轮。

经济全球化,各地的产品在市场全球化之后,都可以在全球各地销售。一些经济落后国家的工资,比经济发展国家远为低廉。于是,投资者在低度发展经济的国家,设立工厂,利用低廉工资和土地,压低生产的效果。于是,生产关系中,本来工人受剥削的现象,转变成为经济发展程度较低的国家,其劳工成为最底层的被剥削者,造成了本来工业国家劳工的大量失业。而这些国家的商品供应,又能保持一定程度的低廉。地区性的不平衡,代替了过去阶层性的不平等。以全球人口整体说,属于生产线最底层的生产者,取代了各国本来的生产阶层。生之者寡,而食之者众;这是资本主义经济,目前积重难返的痼疾。全球各处,财富的分配,也呈现季度的集中于少数巨富手中。以美国为例,上层的富人,占大概人口的百分之一,竟拥有全国财富的百分之四十;而占有人口百分之二十的穷人,落在贫穷线之下。中产阶层的人口比率,则在萎缩之中。

在这一阶段,“资本”二字,不再是推动生产的后援;货币本来是交易的媒介,现在却成为淘金活动的商品。资本主义已经失落了原来的定义。玩弄资金的人,挟巨大的资金,以钱博钱;成功者,因此获得了利益,而失败者,则因此沉沦。

现代文明的发展动力,乃是启动了巨大的生产能力。可是,这一动能的一大部分,却正在投入博钱的活动,也因此造成上述贫富不均的现象,最后可能导致社会的分裂和崩溃。离开了促进生产和商品流动,两项原来的功能,资本主义却代表贪得无厌的欲望,失落了以诚信为基础的自我节制。于是,资本主义的贪婪,将无数投身其中的从业人员,一变为巨魔,追求金钱,永无止息。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资本主义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