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柯:法治与转型中国

政见   潘维   2014-06-28 11:37  

0

精彩观点集锦

◆ “法治” 有三个层面。我们观察到的 “法治” 的失败通常是在第一个层面,即个人仍然在规则制定过程当中扮演了不相称的角色。

◆ 共产党必须要在党内的各个层面内化它的核心价值——正如我们在美国将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内化一样。在这个方面,共产党仍然有很艰巨的任务要完成。

◆ 如果你问一个美国人 “美国如何避免最高法院成为政治斗争的工具”,他一定会像我一样大笑的。

◆ 研究美国政府的制度和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制度所面对的问题是一样的:人们通过什么聚集在一起?在组织内部通过什么来保持和谐和稳定,并同时能够达成共同的目标?国家、先锋政党、政治团体、企业等等都在面对这些问题。

◆ 当中国人跟外国人——尤其是外国的学者们打交道时,首先会不由自主地预设对方要做的事情和立场,然后说一些外国人想要听到的答案并打发走他们——这是中国人非常擅长的事情。

◆ 尽管我已经有了 35 年的学术研究经验,仍然会遇到坐在电脑前抓耳挠腮一整天却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的情况。这确实很令人抓狂,但是我也逐渐领悟到了两种对付拖延症的方法。

* * *

白柯(Larry Backer)教授是在美国法学院中不多见的中国问题专家,他对中国的宪政模式有着独到的见解。“政见” 团队曾经介绍过白柯教授的两篇有关中国宪政和私企与公民权利的论文。近日,“政见” 团队在宾夕法尼亚采访了白柯教授。

一、要想理解古巴,先得理解中国

【政见CNPolitics】您出生于古巴,四岁时移民美国。尽管很早就离开了古巴,但是您的古巴背景和您的研究兴趣之间是否存在着某些联系?尤其是您对中国的兴趣,是否和古巴和中国在意识形态上的类似有关?

【白柯】我觉得这种联系并非来自意识形态,而是纯粹来自学术。我一直认为,了解自身之外的体制是非常重要的,它可以极大地帮助你认识自己所处的体制。

我对古巴的研究最早是从经济方面入手,而并非政治方面。即使对我来说,古巴仍然是一个很特别的国家。它不寻常的地方在于,1989 年之后古巴并没有选择和中国相同的发展道路。中国选择了改革开放,尤其是在内部进行了市场化的改革,但是古巴却选择了完全相反的道路。

古巴和中国同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国家,但是这两个国家越来越不同。古巴最特别的地方在于,它并没有给企业组织任何生存的空间,所以对于个人来说,他们必须要依附于国家——这也是七十年代晚期中国的左派所试图维护的。当然,中国这方面的争论后来很大程度上被邓小平理论所解决,但是古巴却选择了相反的发展道路。我好奇的点在于,如果要理解古巴的经济体制和内部经济组织的运作方式,就首先要理解古巴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于是我开始着手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下经济制度的安排,但是在研究过程中我意识到:除非我可以了解中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道路,否则就无法完全理解古巴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这扇门一旦打开,我就再也没能离开过,因为它里面是如此令人着迷。

所以你看,我的家庭来自于古巴,它自然而然地引导着我的兴趣,但是这种兴趣最初完全来自于经济方面。而后我又意识到对古巴经济制度的研究无法离开对中国的制度的理解,这也就是我的背景和研究领域的关系。

【政见CNPolitics】您刚才讲的是古巴和中国经济制度的不同,那您觉得在政治制度方面这两个国家应该如何进行对比呢?

【白柯】在我看来最主要的不同在于,古巴很大程度上是以前苏联和欧洲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为模型,它们经过了斯大林等人的进一步提炼。我认为正如邓小平指出地那样,对中国来说这条道路会走进死胡同。1978 年之后,中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道路——或者说社会主义道路——在各个方面都与前苏联和欧洲的道路非常不同,比如党的组织、党和国家机器之间的关系、政党路线和经济活动等等。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责任编辑:翟帅 关键词: 法制 法治 社会转型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法制 法治 社会转型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