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左派代表人物的戏剧人生

青年参考   史春树   2014-06-24 10:19  

坎农(中)与伊士曼(左)1922年在莫斯科合影。

坎农(中)与伊士曼(左)1922年在莫斯科合影。

上世纪20年代以后,在十月革命影响下,共产主义运动也开始在美国生根发芽,吸引了一批不安于现状的有志者参与其中。尽管饱受挫折,被边缘化乃至内部分歧严重,这些人的经历,点点滴滴地描绘出美国左翼的发展史。最近,美国《华盛顿邮报》盘点了其中12位代表人物,称他们被主流舆论忽视或遗忘,却拥有极富戏剧色彩的人生。

詹姆斯·坎农

为美国左翼政治人物开列名单时,无视托洛茨基的拥护者是不妥当的。1928年,坎农去了趟苏联,就皈依了共产主义事业。在此期间,他阅读了托洛茨基撰写的、批评“第三国际”的文章。此后,他便效仿这位斯大林的政敌,也想在美国工人党内部成立反对派。

坎农因此被开除党籍。随后,他和几位同志成立了美国共产主义者同盟,1934年又与美国工人党合并。1936年,工人党决定采取“打入内部”策略,让其成员分头加入总统候选人诺曼·托马斯领导的社会党。然而,后者在政治取向上明确反对马克思主义,党员中有不少反共分子。果然,此后仅一年,社会党便在托马斯授意下“清理”了托派人士。

屡战屡败的坎农和盟友组建了新的社会主义工人党作为回应。后来的事实表明,该团体更热衷于选举。1948年起的每次大选中,社会主义工人党都会推出一位总统候选人。相比之下,美国共产党自1984年以后再没出过候选人。

坎农值得怀念,不只是因为他让共产主义成分出现在选举中,还在于他在让组织“化整为零”的策略上是最具实践经验的。

马克斯·沙赫特曼

相比坎农对马克思主义的始终如一,沙赫特曼的人生轨迹更复杂。虽先后跟随坎农加入美国共产主义者同盟和社会主义工人党,他却在1940年就二战问题与坎农和托洛茨基发生冲突。托洛茨基坚持“无条件保卫苏联”的立场,这就需要认可苏联和纳粹德国签署的《互不侵犯条约》、支持苏联对芬兰的“冬季战争”,支持苏联与纳粹分割波兰。

沙赫特曼及好友詹姆斯·伯恩哈姆无法接受这样的立场,认为莫斯科对待波兰和芬兰的做法“伤害了两国的阶级弟兄”。他们还对辩证唯物主义学说表示不满,受到托洛茨基的严厉斥责。最后,在1940年4月,沙赫特曼被开除党籍,伯恩哈姆不久后亦辞职。

沙赫特曼接下来的所作所为,超出了绝大多数人的意料——他积极倡导所谓“第三阵营”,既拒绝苏联和德国,也拒绝反对共产主义和纳粹主义的美国和英国。沙赫特曼认为,苏联的政治体制已蜕变为“官僚集体主义”,但在某种意义上仍是“工人国家”;同时,他强调西方帝国主义同样值得谴责。如此四面树敌的态度,吓坏了传统托派分子。

沙赫特曼及大部分追随者于1957年投入社会党门下。此时的他已经与托洛茨基决裂,摇身一变成为新保守主义的“教父”。1972年社会党分裂后,沙赫特曼的信徒成立了社会民主党,其成员包括里根时期的驻联合国大使珍妮·柯克帕特里克。

总之,提到最善于转换阵营的美国政治人物,沙赫特曼不应该被漏掉。

哈利·海伍德等主张在美国南部建立黑人国家

哈利·海伍德等主张在美国南部建立黑人国家

詹姆斯·伯恩哈姆

上文提到,沙赫特曼遭社会主义工人党除名后,伯恩哈姆也于1940年辞职。与沙赫特曼不同,他辞职后直接走上了否定马克思主义的道路,这点在其著作《管理革命》中一目了然。他认为,纳粹主义、意大利法西斯主义、列宁主义和罗斯福新政,“全部朝着社会(主义)的方向迈进”;新政是最温和的形式,但它仍然破坏了资本主义的根基。

伯恩哈姆在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进一步滑向右翼,成为热衷冷战的鹰派人物,并帮助创办《国家评论》杂志。1983年,里根政府授予他总统自由勋章。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翟帅 关键词: 美国共产党 左派 右派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