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官员独董离职,无阻“利益政治时代”大势

独家网   潘维   2014-06-23 12:06  

图片1

今年5月后,发端于2013年年末的官员独董离职潮,进入高峰。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自2013年10月中组部18号文发布后,截至目前,118名前官员主动辞任独董,其中前省部级官员25位。统战部前副部长尤兰田离职民生银行、国税总局前副局长许善达离职招商银行、证监会前主席周道炯离职光大银行……

中组部有关负责人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披露,自中组部相关意见下发后,我国共清理党政干部在企业兼职4.07万余人次,其中省部级干部兼职共清理229人次。被清理的党政干部,不少就是上市公司独董。

强力反腐下的离职井喷

2004年中小板开闸,特别是2009年创业板推出之后,A股上市公司数量出现井喷,按照每家上市公司平均3位独董(部分公司有5名独董)计算,目前A股公司提供的独董岗位多达8000位,涉及人数至少3000人,这为许多退休官员提供了“再就业”的绝佳机会。

国企聘请前官员担任独董司空见惯,一些民营企业亦当仁不让。如浙江宁波的上市公司雅戈尔,此前5位独董全部为退休官员。对民营企业而言,官员独董之所以大规模“上位”,一是为了感谢他们在任期间对公司的照顾,二是希望借助他们的人脉和余威,在今后继续支持公司的业务。独董对此也心知肚明,对一些老领导来说,到公司参加董事会,基本就是免费度假和联络感情,他们需要做的,仅是在相关文件上签个名而已。

2013年7月26日,港股上市公司中国重汽迎来了三位“重量级”独董:贵州省原省长石秀诗、山东省原省长韩寓群、国税总局原副局长崔俊慧(同时任中国石油、正泰电器独董)。三位独董任期为3年,年薪为18万。被媒体曝光后,8月14日,三位独董闪电离职(公开说法为三人“不受聘”),在任时间不到20天。这或可视为此轮官员独董离职潮的先声。

石秀诗等3位官员独董离职两个月后,2013年10月19日,中组部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俗称18号文,下称《意见》),要求各地限期对党政领导干部违规在企业兼职(任职)进行清理。18号文对离退职官员在企业任职资格、期限、年龄和薪酬等方面作出详细规定,被业内视为“史上最严厉整顿”。其基本内容包括:现职党政领导干部不得在企业兼职;辞去公职或退休3年内,不得到所在地区或行业企业任职,确需任职需审核或备案;更致命的是,按规定经批准在企业兼职的党政领导干部,不得在企业领取薪酬、奖金、津贴等报酬。

利益政治时代与思想界话语的龃龉

由是有学者评论说:官员独董的黄金岁月,至此戛然而止。民众也在为中央加大反腐力度而欢呼的同时对抑制政治与利益挂钩的前景深感乐观。其实无论是学者们还是民众们,其观察问题的视角还未达到鸟瞰的程度。殊不知,无论思想界还是大众的话语体系,都与我们身处的现时代存在一定脱节。思维方式上的落后,也导致方法论上的苍白。这就是某些专家学者所建之言所献之策缺乏效力的原因所在。

其实,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的政治生态和思想生态发生了很大变化。其最大特征是公共政策和利益话语争论的兴起。每一项政策的出台,都与每个人的实际利益调整紧密相关,意识形态争论通过利益话语的转化,形成新的复杂结合方式。激情化的意识形态阵线不再是政治的中心话语,公共领域争论转变为技术性语言、官僚政策制定、民众参与的分散呈现。意识形态争论逐渐失去现实指向性,阶级分析方法丧失吸引力,一个“去政治化的时代”正式到来。但是,这种“去政治化”丝毫不影响它以一种新的方式“再政治化”。社会收入分配、财税体制改革、金融制度调整、贸易政策争论、新型法律出台、审批机制简化,包括住房、教育、医疗、计生改革方案引发的广泛争论,在这所有方面,都把每个人的命运卷入其中,塑造并强化不同人群的价值分歧与阶层定位,并反之强化政治争论的断层线。在舆论中频繁制造的“高富帅/穷矮丑”、“土豪/丝”等话语,也隐射了利益政治时代新的话语特征。 

图片3

在革命时代,公开的利益计算是被禁止的,在改革时代,个人利益获得了正当性,而到利益时代,国家或公共利益甚至也不再具有天然的崇高性和正当性。所有利益现在都必须集中到同一个竞技场上证明自己的合法性。实际上,利益政治的挑战不仅存在于强势分利集团的政治、经济与文化霸权,也存在于“既得利益”阶层的内部争夺,它以中央--地方冲突、部门条块分割等种种矛盾形式在当代中国政治集中呈现。利益政治既包含了利益分配的不平等维度,也更多地直接表现为利益的不同本身。

平等主义的利益分配诉求与不断碎片化的利益诸神之争,已使其超越了简单的利益集团垄断、收入公平分配的经济调整范畴,而进入到更为复杂而微妙的政治艺术领域。与改革范式的渐进主义乐观预期相反,从革命政治到改革政治再到利益政治的嬗变,丝毫没有弥合政治倚赖于强力的脆弱性。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超越利益与激情,进行深思熟虑和自由选择的政治创造的紧迫性。

从毛泽东时代的革命政治到邓小平时代的改革政治,再到一个新的利益政治时代的到来,这意味着中国思想界面临一个全新的挑战。在思想学术界,对此还缺乏起码的敏感度和解释力,要么斥之为“去政治化的时代”,要么满足于“改革政治”的陈词滥调,要么停留于“左右话语”的意气之争。虽然高度利益化的再政治化时代已然形成,思想界却依然隔膜于这惊心动魄的历史大转型。正如改革政治时代对于“革命”话语的逐渐抛弃,利益政治时代同样必然要告别上一个时代的陈旧话语。它或许也意味一代旧的思想群体的淡出,一代新的却尚未呈现清晰面目群体的凸显。

图片2

由此我们发现,官员独董现象只是利益政治作为时代语境的一个小小注脚,面对因外界强力而出现的官员独董井喷式离职的现象,我们着实应该有更深邃的透视和更具现实性高度的建言。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大势 官员 利益 政治 时代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