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象: 当前法律职业伦理的困境及重建

独家网   冯象   2014-06-20 20:38  

主讲人:冯象(清华大学法学院梅汝璈讲席教授)

时   间:2010年5月14日下午

地   点:中国政法大学明法楼306

方流芳:冯老师上次来到这个教室是去年11月,谈的是法学教育和法律职业伦理,时间过去了整整六个月,冯老师再次来到中欧法学院。本学期,冯老师在清华大学开设“法律与伦理”课,而我本学期主讲的课程恰巧是“法律职业伦理”,机缘投合,因此,今天下午的课,就请冯老师上,希望大家借此机会和冯老师交流、互动。

冯象:去年跟大家见过面,很高兴,那次的讨论也很活跃,今天咱们再试试。刚才听方老师介绍,同学们已经读过许多材料,包括案例,做了些题目,有所思考,挺好的。我想从一个不同的侧面谈谈法律职业伦理,以及基于职业伦理的政治伦理所面临的困境。我在清华也讲这个,但一些想法在理论上还不成熟。当然,成熟了,就会写出来,也就没有必要在这儿同大家一起讨论了。这一点理论的不成熟请大家包涵,也请大家提出问题,批评质疑。

一、伦理的消解

以中国的职业伦理为基础的政治伦理的消解,是很多年来突出的现象,造成公众对目前法制建设、社会和市场秩序、政府工作和权威、国家司法、都是很大的困扰。可以说,这是在中国近代以来,从清末、民国、抗战、六十年代……一直到现在,都从来没有过的。

要是过去,比如在帝制时代,他有他传统的国家思想、宗法制度,伦理道德为基础,在此之上建立的法律制度,王权权威为基础,是个很稳固的结构,每个人在结构中间的行为,不管从事什么职业,他知道他的名分,其他人对他有什么期待,他的社会关系,从官员到吏,从幕僚到商,士农工商,商在那个时代的地位不高,他的伦理意识相对薄弱。这就是为什么同学们读瞿同祖的《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他开头不是说法律,而是五服,就是中国传统的亲等制度,我跟父母,父母的父母,兄弟姊妹之间的子女关系之类,一层一层往上讲,在这个基础上再谈中国传统的法律制度。这个是非常有道理的,因为这套五服为基础的伦理责任正是中国古代法律制度的基础。

到清末,西方的思想进来,有了体用之争,从康有为和梁启超开始,呼吁建设伦理,他们是现代中国伦理论述的先锋先驱,道德革命,组建制度,论述的非常多,果然就出了很多新的制度,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法律制度。就是我们今天陈设的这一套的法律制度。但是从此关于伦理的讨论从此就没断过,尽管如此从清朝末年,包括进入民国,种种新思想,职业伦理和政治伦理本身还是相对稳定。

五四先驱有非常激进的思想,也有非常激进的作为,但是他们许许多多人的伦理意识还是蛮全的,包括鲁迅,他尊重很多传统的东西,包括忠义孝之类,在他个人生活和工作伦理方面都体现出来。不像今天,一个大的变革其实还是四九年以后,新的社会制度的建立,列宁主义的政党,先锋队政党,这个政党转化为全能执政党之后,这个政治伦理呢,变成一个涵盖一切的社会主义伦理责任制度。

伦理责任制度是跟社会主义的建设、革命、意识形态有关,它一方面是非常政治化的,政治渗透到生活当中去,它不必伪装成非政治的东西来跟你去说。就是政治直接面对老百姓、干部、各行各业的人。除了要求全社会统一遵行同一个伦理标准,至少在日常工作和公开场合必须如此。不论你是售货员、公交车司机、掏大粪的工人、学校里的教师,他对你的要求区别不大,你都得学雷锋,一样的,你都得参与某些活动。这样子一个体制是和当时的社会文化和经济制度贯彻一致的,在这之上,是一个先锋队政党转化为一个全能政党,领导整个社会建立政权,巩固政权的一个历史过程。

上一页 1 23456...13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潘瑞可 关键词: 中央财经小组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中央财经小组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