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胡适:“五毛”还是“伪公知”祖师爷?

独家网   2014-06-18 14:53  

untitled

不知什么时候,“五毛”、“公知”这样的字眼频频地出现在了互联网上,而且时不时地可以看到双方代表性的人物之间所进行的激烈辩论,甚至还可以发展到线下约架或者烧你家报纸的出格地步。焚书焚报纸的事中国历史上似乎也就秦始皇干过。

不知什么时候,“五毛”、“公知”之外,又出现了所谓的“伪公知”这样的称谓,并且依据相关人士及其相关方面的标准或者理论,“伪公知”的祖师爷竟然被认为是胡适之先生。本文对相关事件初步做了了解,原来相关人士认为胡适是“伪公知”的祖师爷大约是因为吴国桢事件。

那么我们先了解了解两位先生的历史。

胡适之(1891—1962),安徽绩溪人,留美哲学博士,回国后成为北京大学教授,因提倡文学改良而成为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之一,也同时是五四运动的核心人物之一。著有《中国古代哲学史》、《白话文学史》、《胡适文存》、《尝试集》、《中国哲学史大纲》等书。在文学、哲学、史学、考据学、教育学、伦理学、红学等诸多领域都有深入的研究。1938年,被国民政府任命为中国驻美国大使;1939年还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1949年1月14日,胡适赴上海。4月6日,在上海坐船前往美国。寄居美国,致力于《水经注》的考证等工作。1962年2月24日,胡适在台北参与中央研究院第五届院士欢迎酒会,于会议中突发心脏病去世 ,享年72岁。胡适兴趣广泛,著述丰富,作为学者他在文学、哲学、史学、考据学、教育学、伦理学、红学等诸多领域都有深入的研究,这些研究成果不仅成就了他卓越的学术地位,甚至有些著作成为了现代学术的开山之作。

u=4186786094,3835701136&fm=23&gp=0

胡适先生最为著名的论调便是那句“有一份证据,讲一分话,有九分证据不说十分话”,这句名言说明了作为学者的胡适在学术上严肃性和严谨性,这句名言和他的学术成就一同成就了他的学术声望或者学术地位。但是胡适先生在吴国桢事件中的表现,却被认为不讲证据,有失其学术大师的身份,并且认为吴国桢事件是胡适先生一生似乎无论如何也无法抹去的一个污点。那么吴国桢又是何人?

吴国桢(1903-1984),字峙之,湖北建始人。除了留美背景和胡适一样外,他和胡适都是通过清华考试留美的。吴国桢赴美前就听从一位美籍教授的劝告,放弃了美东的常春藤盟校而选择爱荷华州的格林内尔大学读经济,两年后毕业,吴也转向美东的普林斯顿大学直攻政治学博士学位。对政治感兴趣是胡吴的共同特点,不过,胡适的政治兴趣始终是业余段位,而吴国桢则是因兴趣而变成专业。由于他热衷美国宪法,最初博士论文的选题就是“美国宪法中的总统”。可是,他的导师后来又要他做“中国政治思想”,因此,后来吴是以中国古代政治思想的题目获得了该大学政治系的博士,但博士学位却是哲学的。

吴国桢早年政坛得志,后因与蒋家父子的恩怨,最后远走美国客死他乡,并被开除国民党党籍。

吴国桢早年政坛得志,后因与蒋家父子的恩怨,最后远走美国客死他乡,并被开除国民党党籍。

胡适与吴国桢最相同的地方的是,他们都有在美国生活的经历,都欣赏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明,都受过英美自由主义的熏陶,都认同美国宪政下的自由民主制度,而且都愿意把这种制度移植到中国,甚至也都为这一目标的实现在不同的领域内做出过不同的努力。而两人最大的不同就是胡适对政治感兴趣,但是却除了被国家征用当了几年驻美大使外,几乎就没有担任政府要职,在学术领域的要职自然是不算在政治领域的;而吴国桢则相反,博士出身的他,长期以来,不但是个官人,而且是国民党的政要。留美回国后,不到三十岁便从汉口市的土地局局长先后升迁为湖北省财政厅厅长和汉口市市长,其间还担任过蒋介石的侍从秘书。抗战时任重庆市市长,后又曾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抗战胜利后,出任上海市市长。1949年底,国民党大陆失利,吴国桢又任“台湾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一直到1953年离台赴美。

大陆失利后,国民党政府当局为博得美国的好感与支持,在人事安排上大量起用有留美背景的人才进入政府部门工作。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有两人,武为孙立人将军,时担任陆军总司令;文为吴国桢,继陈诚后担任“台湾省主席”。然而可悲的是,孙、吴二人与蒋介石的合作都没有得到善终。孙立人遭“兵变”牵连后软禁终身,直到垂垂老矣的晚年才获平反;吴国桢与蒋氏父子交恶后,远走美国客死异乡,未能再回台湾。

从胡适对吴国桢的毫不客气的批判来看,并不是因为吴是国民党的高官,替国民党做了那么多事,而是在批他和蒋介石闹翻后来到美国却反过来揭发自己的“国家”。这个时候的胡适,按照现在的网络术语和政治逻辑,其实胡适倒更像是应该被称作国民党的“五毛”。

陈正茂先生认为“孙、吴二人的下场,不是表面上个人权力斗争的关系,而是国民党政府在台站稳脚跟后,于强人威权体制下,不容自由主义,而欲压抑扼杀的结果。这当中,尤以“吴国桢事件”最具代表性;此事件亦充分说明,在那专制独裁恐共的年代,一位典型自由主义者从政的悲剧。” 吴国桢就任省主席始,即提出四大施政方针:(1)、彻底反共,密切配合军事;(2)、努力向民主途径迈进;(3)、推行民生主义,为人民谋福利;(4)、实施地方自治,发扬法治精神,大量起用台籍人士。由这几项施政方针看来,吴在台是颇思有所作为,以戮力台湾省政。但可惜的是,在当时特殊的时代氛围下,“军事第一、反共至上”的环境背景,使吴向往于西方民主政治之政风,根本无从落实实现,而与蒋氏父子的冲突,也就在所难免了。这也就导致了吴和蒋氏父子摩擦的导火线。

因为无法认同国民党政府的专制作风,特别是国民党特务的无法无天让吴国桢感觉自己无法在这个专制的政治系统中苟且了,于是向蒋介石提交了辞呈,然而蒋退回了吴国桢的辞呈,但准假一个月休养。在日月潭休养期间,一场未遂的车祸,使吴国桢误以为蒋氏父子欲对其不利,台湾已是凶险之地。通过宋美龄,吴国桢以养病及接受母校普林斯顿大学赠与荣誉博士学位为由,于1953年5月24日离台赴美,从此客巨美国。

1954年2月,积怨未消的吴国桢,趁台湾召开第1届第2次国民大会,欲改选第二任正、副“总统”之际,上书“国民大会”并致函蒋介石与胡适 在“上国民大会书”中,吴国桢痛陈台湾国府当局专制之弊,并举出六大弊端,分别为:(1)、一党专政。(2)、军队之内,有党组织及政治部。(3)、特务横行。(4)、人权无保障。(5)、言论之不自由。(6)、思想控制。 为此,吴国桢提出六点建议:(1)、彻底查明国民党经费来源(即反对把国库当党库)。(2)、撤销军中党组织及政治部。(3)、明白规定特务机关之权力(即限制之)。(4)、公开接受无辜被捕者亲友之控诉,以保障人权。(5)、彻底查明过去言论,何以不能自由。(6)、撤销青年团,并不得再有变相之组织。吴国桢的公开信函,严重影响国民党政府形象,在台湾引起强烈的反弹,朝野咸认为其“叛国”,群起而攻之。而这个时候的胡适则通过斡旋,让这次隔空交火暂时偃旗息鼓。

然而以西方的民主制度为政治理想的吴国桢想到台湾沦为国民党的专制之地,这里的同胞必定难免专制带来之弊端与痛苦,便在美国《Look》(展望)杂志,用英文发表了一篇旨在给美国人看的《在台湾你们的钱被用来建立一个警察国家》的文章来批评在蒋氏父子专制独裁的统治下,利用美国人的钱,建立一个毫无人权保障的警察国家。此文一出,除给国民党政府极大难堪外,也引起同在美国的胡适之反弹。胡适除发信给吴痛加谴责外,也针对吴文的内容逐一批驳。胡适甚至动气地骂“国桢的毛病,是他没有常识(C om m onSense),而且在若干情况下,他缺乏道德感(M oral Sense)。”

这个时候倒真像是现在的网络上“五毛”、“公知”的论战开始了。

胡适批评吴国桢“污蔑你自己的国家和你自己的政府”,而学者殷海光则不同意胡适的看法,他认为吴国桢批评的是蒋家父子,是在台湾倒行逆施实行特务专制的蒋家父子或者按照我们的说法,就是蒋家王朝,这当然不能代表我们“自己的国家”,也不能代表“我们自己的政府”。令殷海光不满甚至愤怒的是,胡适将自己批评吴国桢的信函寄到了蒋经国处,这自然被认为是对蒋家父子的讨好,也自然被认为是失去了一位自由主义大师应有的风骨和节操。

陈正茂先生认为胡适不满吴国桢的主要有两点:一是在外国人面前,骂自己政府总不得体;二为即便国民党犯了那么多错,你吴国桢在国民党,担任高官多年,难道没有责任吗?为何当时不进言规劝呢?如今在外国骂政府,岂不丢人现眼?

胡适考虑的党国的面子,吴国桢考虑的是国民党的专制统治给台湾带来的灾难。

吴国珍事件发生后不久,国府又发生“总统府秘书长”王世杰遭免职案,时蒋为拉拢吴,曾嘱人赴美力邀吴回国任该职,但吴以“政府年来措施,并不与桢之一贯主张相同”而婉拒。吴的一贯信念为何?简单说就是自由主义与民主自由的信念。当吴认为台湾已是“一人控党,一党控政,以政治控制军队,以特务控制人民”时,吴国桢身上自由主义的因子,已不容其继续在蒋政权下工作。故其辞职远走美国,与其说是政治斗争的结果,不如说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在强人政治下从政的必然悲剧宿命。

反观胡适,则除了被征用担任几年驻美大使之外,一直保持了远离政治的明智之举;不仅如此,当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时,他是置国家于自由民主之上的,在国家依存的框架内,缓慢推动民主自由,这是胡适晚年的基本态度。所以在吴国桢事件上,能够发表《台湾是多么自由》一文,为国民党政府说话。

陈正茂先生对此事件和对两位先辈的论述似乎最为精辟和深刻:作为自由主义者的胡适,其晚年心态是保守的;也因此,其暮年的若干举措常遭非议。但其实这是胡适老成谋国的苦心,毕竟“覆巢之下无完卵”,国家没了,一切信仰的自由主义又有何用。换个角度想,这何尝不是自由主义者的另一悲剧?而胡适晚年悲凉的心境,实是此悲剧的最佳写照。

这种悲剧值得现在所有激进的“五毛”、“公知”们来思考。陈正茂先生这种通观全局的冷静而深刻的认识似乎也是大陆所谓的“五毛”、“公知”们在偏激的论战中从来没有的,也应该是我们需要学习的了。

(本文参考百度百科,陈正茂先生《“吴国桢”事件始末》等相关文章资料)

责任编辑:江上客 关键词: 胡适 吴国桢 五毛 公知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