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绍雷:2013年对于俄罗斯的多重含义

俄罗斯研究   冯绍雷   2014-06-16 14:51  

未来历史学家在书写2013年的俄罗斯历史时,大概会发现这一年俄罗斯内政外交以及社会生活所经历的多重特性。

首先,2013年的俄罗斯和以往任何时候相比,似乎表现出了从来没有过的经济发展和对外战略两个方面如此明显的反差:一方面,其国内经济不断传来低迷信息,但是,俄罗斯的外交却反其道而行之,表现出强劲的活力。无论是在全球事务、区域发展、还是各种双边关系中,都表现出一个昔日超级大国的深厚潜能和影响力。

同时,根据权威民调的评估,俄罗斯社会舆论似乎正在从原来的对于恐怖主义的担忧,日益转向对社会贫富差距问题的密切关注。但是,恐怖分子却从来没有忘却破坏社会政治生活的暗中盘算。就在2013年年末,伏尔加格勒传来一天连续两次遭遇重大恐怖袭击的噩耗。

除此之外,2013年俄罗斯政治的发展也显示出扑朔迷离的态势。颇有影响力的评论家达吉扬娜•斯塔诺瓦娅撰文认为,2013年是悲观情绪远大于希望的一年,也是“政治镇压和向反对派施压的一年”。但是,事实表明,正是在这一年,普京不仅重新大规模推动了地区领导人直选的承诺;而且,对于尤科斯前总裁霍多尔科夫斯基等人的大赦,表明了普京不仅敢于直面反对派的挑战,也敢于引领俄罗斯政治走向更为开放的局面。

635282282199792507

未来历史学家书写2013年俄罗斯历史时,大概会发现这一年俄罗斯的内政外交及社会生活所经历的多重特性。图为俄罗斯总统普京。

一、寻求转机的俄罗斯经济

自从2013年9月,各大国际经济组织陆续修正原先对俄罗斯经济发展指标的预测时,舆论就开始表现出悲观情绪。直至年底之前,在每年举行的例行记者招待会上,普京总统公开承认,今年俄罗斯经济发展指标,大约为1.4%-1.5%。

但与此同时,其他一系列数据表明,身处困境之中的俄罗斯经济,也还有不少进步:2013年的通胀率为6.1%,比2012年稍有降低,2012年为6.8%;农业生产增长为6.8%,也比2012年5%的增长率稍好,至少在工业生产陷于困境时,拉动了整个国民经济。国民所关心的住宅建设,2012年增长5.6%,2011年增长6.6%,而2013年的增长率为12.1%。排除了通胀因素的实际工资、而不是名义工资的增长为5.5%。而收入的增长,2011年为0.5%,2012年为4.6%,2013年则为3.6%。在整个俄罗斯经济处于低迷的背景之下,这还是一个过得去的成绩单。特别令普京高兴的是,根据2013年1-10月的最新统计,俄罗斯人口出现自然增长,这是1991年以来首次出现的一个变化。

但是从总体上说,诚如普京自己所坦言的,虽然俄罗斯的GDP总量进入了世界五强,但是,劳动生产率等关键性指标还落后于主要国家2-3倍;知识产权买卖所产生的附加值对俄罗斯GDP的贡献不到1%,而美国为12%,德国为7%-8%,芬兰为20%。俄罗斯经济的“离岸化”,是当前被政府关注的重大问题。2012年通过离岸公司和半离岸公司交易的商品总额大约为1110亿美元,相当于整个出口的五分之一。俄罗斯对他国投资的500亿美元中,有一半也是通过离岸公司进行的,这表明资金流失的现象依然十分严重。关键的问题在于,改变俄罗斯经济依赖能源资源产业的努力仍未见成效,经济的多样化发展还受到很大的掣肘。

从外部条件来看,固然欧洲经济尚未摆脱深陷危机的状况,对于一半出口市场依赖于欧洲的俄罗斯来说,是很大的制约。但是,俄罗斯经济学家的研究表明,从2013年的情况来看,上半年俄罗斯出口和服务业都呈增长态势,而下半年欧洲对于俄罗斯天然气的需求上升更为明显。鉴于2013年能源价格居高不下,因此这一指标尤其重要。这表明,俄罗斯经济急剧下降的原因,主要还是由于内需不振,国内市场依然得不到迅速的发展,包括普京非常关注的远东西伯利亚的开发和开放进展缓慢,牵制着整个俄罗斯经济的前行。

按估计,由于实际工资水平增长速度的下降,2014年居民需求依然呈下行趋势,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的增长将从3.8%下降到3.4%。但由于2013年的发展水平较低,2014年基础设施等领域的投资将会增加。因此,这一年的经济增速有望达到1.7%-1.8%,虽略高于2013年,但仍差强人意。总之,俄罗斯经济的全面发展还有待于一个较长时期的努力。

二、俄罗斯的政治与社会发展

俄罗斯权威研究机构曾经提供数据表明:俄罗斯社会关注的焦点,正在从传统对于恐怖主义威胁的关切,逐步转向对于社会差距增大的担心。这也是近年来俄罗斯把反腐败工作提到前所未有高度的一个重要背景。俄罗斯最高领导人已经带头公布个人收入和财产状况。笔者在所参加的国际论坛上,曾亲眼见到反对派领导人可以毫无顾忌地公开质询高官的收入情况,而主管高级干部廉政问题的总统办公厅主任谢尔盖•伊万诺夫也当着几百名国内国际学术与政治精英的面,从容不迫地介绍俄罗斯管理高官收入和治理腐败的工作现状。2012年底,俄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因经济问题被撤职。2013年年末,与普京总统有密切交往的前议员也被抓捕审查,人们感觉得到一个不同于以往的反腐败进程正在深入推进。

同时,社会问题正在成为俄罗斯领导层关注的重点。在2013年的年度国情咨文中,普京总统前所未有地用最大的篇幅来谈论社会领域的工作。他从地方治理问题谈起,谈到了人口、家庭、医疗、教育、文化、体育、住房、生态、就业等各项工作,真可谓事无巨细。普京提出的新概念不仅包括要成为“社会国家”、要加强“社会院”建设、而且还要建立“社会监督评估保障系统”等等。看来普京不仅意在巩固政权的民意基础,而且着意在为未来公民社会的建设进行铺垫。

从地方政治的角度来看,普京重新恢复了地方长官的民选。在莫斯科,在第三大城市叶卡德琳堡以及一大批中心城市,已经通过市民公开选举产生了新的地方行政长官。而且,除莫斯科外,包括叶卡德琳堡等地,也的确有一批真正来自基层的各式“非体制内人士”当选上台。笔者亲眼见到这样一代新人正在令人耳目一新地登上俄罗斯的地方政坛。可以预料的是,2014年将会是地方选举具有更大规模、并且具有更大政治挑战性的一年。

在2013年9月19日的瓦尔代会议上,普京公开邀请反对派的著名领袖人物雷日科夫向自己提问,这在当时被称为是总统与反对派之间的“第一次历史性的公开对话”。到2013年年底,一件更加轰动世界舆论的大事,发生在普京总统和被认为是他的最大政敌——前尤科斯总裁霍多尔科夫斯基之间:普京接受了霍多尔科夫斯基由于母亲的健康原因而请求赦免的要求,同意其前往德国。

后续的信息表明,普京也并不打算把这位最大的反对派人物拒斥于国门之外。俄罗斯有关专家透露,早在一年以前,普京就开始和同事们商议赦免霍多尔科夫斯基的问题。可见,这并非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普京的深思熟虑之举。从最初的国际国内舆论反响来看,人们欢迎普京的这一举措;也有更多的评论认为,这是普京政治自信心进一步提高的体现。从2003年霍多尔科夫斯基锒铛入狱,一直到2013年12月被赦免,普京经历了差不多整整十年与反对派关系紧张的阶段。人们正拭目以待,无论普京此举是否能够引领俄罗斯国内政治走向和谐,但是,与前一阶段“有弹性的威权政治阶段”相比,俄罗斯政治格局显然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值得关注的是,无论是在国情咨文中,还是在年底记者招待会上与公众的互动中,普京都不回避俄罗斯意识形态的保守主义特性。在他看来:强调尊重国家、尊重传统价值标准的保守主义意识形态,并不意味着历史的倒退。相反,在一场历史大变动之后,保守主义的意识形态被指望能够遏制混乱和抵制倒退。

原标题:俄罗斯:2013年的多重含义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zs 关键词: 俄罗斯 含义 冯绍雷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