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宁、吴兵兵:伊斯兰现代化危机对中国的启示

观察者网   房宁   2014-06-16 13:41  

【观察者按:1979年,在经历巴列维国王十五年“白色革命”之后,伊朗的主要社会经济指标得到极大提高,GDP超过十年以上实现两位数增长。在每年200亿石油美元的刺激下,伊朗工业化和现代化进展神速: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高速公路和电气化铁路不断延伸。德黑兰从一个破败小城发展成一个现代化大城市,富人和中产阶级的吃穿用度几乎与西方国家无异,社会文化空前开放,德黑兰的女大学生可以身着迷你裙头戴太阳镜。华黎明大使回忆说:“1973年我初次陪同姬鹏飞外长访问伊朗时,看到200万辆小汽车使首都的交通拥挤不堪。这一切对于我这个来自当时温饱还成问题的国度的外交官着实有点眼花缭乱。”

然而此时伊朗社会奢侈浪费、贫富差距现象严重,西化的中产阶级满腹不满,底层蠢蠢欲动。伊朗社会对国王的不满和伊朗经济同时到达顶点:毛拉们反对他,左翼知识分子反对他,中产阶级反对他,底层民众反对他,甚至连卡特政府也抛弃了他,忠于他的只有军队。

这位自小在瑞士接受教育、最喜欢西式军礼服的国王与其父亲一样,一心西化,以求完成伊朗现代化,却没有结合伊朗国情全盘考虑问题,最终导致社会动荡,政权被一举推翻。一个资源丰富、国际环境优越的国家,高速现代化却为何终结于民粹?一心西化,最后却为何得到一个神权国家?面纱取代了短裙?

巴列维王朝两代国王的努力付诸东流,在今天中国高速现代化的激荡起伏潮流中,中国的政治思想者们,无论左右、无论民间官方,都隐约看到了危机的影子,但他们给出的解答则莫衷一是。房宁团队通过调查研究,从政治学角度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值得关注。】

原文如下:

尽管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伊朗就时常引起世界的关注,“白色革命”、“伊斯兰革命”、“两伊战争”以及伊朗与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对抗和由此导致的西方对伊朗的制裁与封锁,每每把伊朗推上世界政治的风口浪尖,但在中国人的心目中伊朗仍然是一个多少有些神秘的国度。

2008年以来,为了给中国的现代化建设提供可资参考借鉴的国际经验,我们从亚洲开始展开了国外政治发展比较研究,选择不同类型的国家,系统考察研究它们的工业化、现代化及其政治发展进程,总结经验、寻找规律。5年来我们的研究主要集中于亚洲,特别是东亚。随着研究工作的进展,包括伊朗在内的西亚地区也进入了我们的视野,排上了研究的日程。几年来,课题组成员多次赴伊朗考察调研,2011年在伊朗方面的热情邀请和安排下,课题组组织了一次对伊朗政治体制的专题调研。几年来,我们的研究在原有基础上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对伊朗以及伊朗独特的伊斯兰共和国政体的认识更加全面和深入了。

一、从白色革命到伊斯兰革命

人类历史是持续的社会进程,社会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是联系在一起的,有人说:阳光下面无新事。社会发展、国家成长要受过去历史的制约与影响。在这个意义上,人们的主观选择与建构十分有限。但漫漫历史长河中,也有一些特殊情形。18世纪后期,诞生于独立战争的美国,在很大程度上割断了宗主国与旧大陆的羁绊,在一片新大陆上建立起了一个新的国家。在构建新国家过程中,一个新生民族获得了很大的自由,少的是历史传统与既定结构的束缚,多的是按照理想与理性建构制度的可能。从民族解放和人民革命的战火烽烟中走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曾有过与美国建国时相似的建构制度的自由空间。当然,自由地建构新制度要以打烂旧制度、老传统为代价,这种代价昂贵而痛苦。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建立有着与美国、中国建国相似的历史背景,她也诞生于一场革命——伊朗伊斯兰革命。

伊朗伊斯兰革命是以伊斯兰信仰与准则为意识形态,以什叶派穆斯林的宗教组织为社会基础,以富有牺牲精神和组织能力的伊斯兰教士为先锋骨干的广泛的社会革命。这场发生于1979年的革命,推翻了巴列维王朝的统治,终止了巴列维王朝后期效仿西方工业化、现代化的发展道路,建立起了一个全新的现代伊斯兰政体,改变了伊朗发展的方向和道路。

伊朗伊斯兰革命是对巴列维王朝为实现伊朗工业化、现代化而发动的“白色革命”的否定和反动。从白色革命到伊斯兰革命反映了伊朗社会发展两条道路之间的斗争和选择。

实现工业化、现代化是19世纪以来非西方世界面临的一个根本性问题,是19世纪以来非西方世界一切重大历史进程的基本动因,它像一只“看不见的手”拨弄着19世纪以来非西方世界的历史时钟。伊朗也是如此。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英美等西方势力的扶助下巴列维王朝重归伊朗王座。20世纪60年代初,年轻的沙阿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发动了一场雄心勃勃的工业化、现代化运动——以王室颜色命名的“白色革命”。白色革命是一项目标宏大、内容庞杂、行动草率的社会改革运动,它像是一场飞来的革命,充斥着对西方社会的向往和对本国历史、国情的忽视甚至蔑视,以强制性的、一揽子的手段推行一切被认为是“好东西”的改革。

635138833369220916Shah Mohammad Reza Pahlavi speaking about the principles of the White Revolution

伊朗国王巴列维向民众宣讲白色革命基本原则

1962年国王拟定了19项重大改革措施,准备在15年内实施。1963年1月26日举行过公民投票后白色革命拉开了序幕。白色革命的主要措施有:

土地改革、废除封建土地制度:政府从封建地主手中收购土地并以低于市场价30%的折扣售给佃农,用于购买土地的贷款可以以较低利率在25年内付清。这项改革一度使150万个佃农家庭拥有了自己的土地,涉及人口占伊朗人口的40%。

森林与牧场的国有化:颁布众多法令,保护国有森林与牧场资源。在干旱的伊朗推行植树计划,创建了环抱城市和主要高速路的7万英亩的“绿带”。今天你在首都德黑兰的街道上可以走在当年播下的树荫里。

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将企业按股份出售给地主,进而创造一个新的工厂主阶层。

分红制:给予私有企业员工本企业净利润20%的股份,并保障奖金发放。

妇女选举权:给予妇女选举权。这项措施在当时引起了极大争议,受到伊斯兰教职人员严厉批评。但这项改革措施却作为白色革命为数不多的遗产被保留了下来。

开展扫盲运动:成立识字军团,规定有高中文凭并需要服义务兵役的人员,可以选择在山村从事扫盲以代替兵役。

推进国民卫生健康运动:成立健康军团,在3年中,成立约4500个医疗小组,支援山区和农村地区的卫生工作。

推广现代农牧技术:成立复兴与建设军团教授现代耕作方式和畜牧技术。从1964年到1970年伊朗农业产值提高了67%。

发展水利,保护水资源:白色革命时期伊朗广兴水利,建筑大批水坝等水利设施。伊朗农田灌溉面积从1968年的200万英亩增长到1977年的560万英亩。

发展基层民主自治制度:成立民间公平议事厅,由人民选举产生的仲裁组织调解民间矛盾。到1977年在伊朗全境分布着一万多个公平议事厅,为超过1000万民众服务。

实行免费义务教育:免费义务教育覆盖从幼儿园至14岁的所有儿童青少年。1978年,有25%的伊朗人在公共学校登记就读。

建立社会保障和国家保险制度:为所有伊朗人提供社会保障,实行退休制度全民覆盖。

依今天中国的观点看来,巴列维国王的白色革命真可谓:充分吸收了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它将东西方现代制度中的各种有益的制度与政策都吸收和应用于伊朗的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中。为期不到20年的白色革命,在推动伊朗工业化、城市化方面起到了显著的作用。我们在伊朗调研的途中,从首都德黑兰到中部重要城市伊斯法罕,依然可以感受到白色革命期间伊朗建设和发展的成就。

但是,这样一场自上而下的工业化、城市化运动却搞得天怨人怒,激发了广泛的社会抗议,最终引发了另外一场革命——伊斯兰革命。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zs 关键词: 伊斯兰 教义 民意 中国 启示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