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蒙:不容外部势力干涉香港是底线

观察者网   德斯蒙   2014-06-13 16:02  

两周前,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部国务大臣施维尔(Hugo Swire)在香港媒体上撰文,称英国“随时准备提供任何支援”来实现香港“普选”。该文一经发表,立即引来中国外交部,中联办等中央政府机构的严厉批评。事件的过程初看起来似乎有些突兀,英国人为何高调介入,中国政府又为何迅速强力反击?但如果对历史有足够了解,会发现其中蕴含着必然的逻辑。

熟知英国殖民历史的人都清楚,大英帝国从遍布全世界的殖民地撤退实在是种不情愿的行动。为了维护自身既得利益,每一次都会想尽办法给当地留下大堆麻烦,以便日后能够有机会再次介入。例如在英属印度殖民地独立前,一手炮制了蒙巴顿方案,仓促的不合理的边界划分导致印巴两国发生严重冲突,至少50万人死亡,1200万人无家可归。从此两个国家间矛盾再也无法缓和,60多年中经历两次战争至今仍严重对立。

再说说香港,英国人1997年的退出显然也并不情愿。早在1982年谈判时,英方就提出了以主权换治权的变相延续殖民统治方案。在遭到中国政府强有力的反对后,才不得不签署了基本符合中方要求的中英联合声明。然而在随后的过渡期中,英国政府并未放弃制造麻烦的意图,不断挑起事端。通过给予香港居民英国国籍,制定违反基本法的本地法律,大肆消耗财政储备等手段,最大限度地增加中国政府管治香港的难度,扶植自身代理人,维护自己在香港的殖民利益。

正如香港《成报》所言,英国委派的总督虽然离开了香港,但英国资本仍在香港享有特殊利益。最大的英资财团汇丰银行现在仍是香港的四大发钞行之一,近于垄断了香港的金融业;英资“怡和”洋行是香港最大的地主,同时也是零售业两大寡头之一。为了保护这些资本,英国政府不断寻找机会干涉香港内部事务也就不足为奇了。

事实上,以民主为借口干涉正是从香港回归前就流传下来的老花样,虽然在一百多年的英国殖民时期里,除开最后注定要撤离的十几年,英国统治者从来没有考虑过任何民主改革。香港立法会的前身定例局早在1843年即已成立,但其后的140年里,其成员全部由殖民地政府高级官员和港督委派产生,仅仅作为一个殖民政府与英国当地资本的协调机构而存在,完全没有代表哪怕一点点香港本地中国人的意愿。直到中英联合声明确认交还香港的4年后,才仓促地在1988年开始直选了少量议员。由此就可以知道向香港派遣了28任总督却从未哪怕象征性征求过港人意见的英国政府,为何会突然在移交前由最后一任港督(仍然是由女王政府直接委任的)提出所谓民主选举计划了。无非是在自身统治必然结束的情况下为中国恢复对香港的治理制造困难,为英国继续保持摄取香港利益预埋伏笔罢了。

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主打金融服务业的英国经济遭受重创,反而是留在香港的资本借中国大陆扶持香港之机迅猛发展,已经从普通的海外利益集团变为堪能解救本土危机的关键力量。正如总部设在香港的汇丰银行资本已经远远超越经营范围局限于欧洲的英国本土银行,来自香港的英资财团外围企业不断收购英国公共服务事业一样,从东方明珠源源而来的资金血液正在成为维持英国经济必不可少的强心剂。在此背景下,高调干涉中国内政以保卫殖民时代特权带来的经济利益也可谓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了。

同样,面对如此赤裸裸的干涉内政,中国政府强力回击也属必然反应。“随时准备提供任何支援”,潜台词里已经不排除使用武力,毕竟第一次鸦片战争最初的起源就是英国贸易商无法获得更多的中国市场,从而采取贩毒这种卑劣手段。只要帝国主义有足够的实力,它是不会放弃以任何借口来使用武力。面对这种威胁,不强硬显然不足以断绝敌人的痴心妄想。

在国家交往当中,必要的强硬是维护自身利益不可缺少的手段,很多时候也能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近如总设计师在中英关于香港回归的谈判中明确提出“如果达不成协议,中方就另外考虑收回香港的时间和方式”,迫使英国政府放弃了所谓“主权换治权”的痴心妄想;远如印度政府在1961年12月18日出动3万余军队,对果阿地区的葡军发起猛烈攻击,经过三天彻底收复有“南亚香港”之称的果阿,结束了葡萄牙400多年的殖民统治。在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实力大幅衰弱的今天,“西方殖民者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线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更何况现在的大英帝国哪怕连一条能够到达南中国海的大型军舰也拿不出手。中国政府显然没有必要也不可能会容忍这种露骨的干涉和威胁,果断打消前殖民者的侥幸心理才是正道。

正是基于不能任由外部势力干涉的原因,中央政府能够容忍香港本地反对派挑战国家主权的行为,甚至能够允许十几万持英国等外籍护照的香港永久居民参与决定香港的政治,但绝不可能允许外国政府的直接或间接介入。无论这个外国是作为前殖民统治者的英国,还是作为世界头号军事强国的美国。也许部分香港人尚不能理解这种维护国家利益的决心,仍然停留在对殖民统治的美好幻想中,中央政府却已经预见到了最坏的可能,提前做好应对措施并严正警告了任何妄图浑水摸鱼火中取栗的敌对势力。或者我们会遭遇局部的损失,短暂的挫折,但正如前文所言,为了维护国家主权,保障全体国民的长远利益,必要的强硬永远是国际交往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zs 关键词: 香港 干涉 底线 势力 德斯蒙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