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学系列”十一:发达与不发达的分界线

观察者网   边芹   2014-06-13 13:38  

边芹“解剖学系列”之十一:发达与不发达的分界线 ——微权力落于谁手 关键字>>权力微权力对权力的控制发达国家发达与不发达的分界公共职能

【大权力被侵吞,平民百姓是无所感觉的,那是史料上的一笔,普通人时时处处切身体验的恰恰是微权力,一国国民的幸福指数很大一部分来自微权力被私利侵蚀的程度。看一个国家发达与否,只看国库里有没有银子,那是还不明白“发达”的真实含义,发达国家与不发达国家的一条界线,就是对权力的控制能否直达细枝末节。】

五月我去了一次天坛公园,这次去与很多年前的感觉大不相同。为了让北京市民购买的公园年票降至绿地过路证的水平,各种围栏、围墙、检票口把京城曾经最平坦、最让人一览无余的园子分隔得零零碎碎。

我记忆中的天坛不复存在。拿着并非免费的公园年票,不要说进祈年殿,就是接近的权利都没有,远远地就被拦在外面,只能遥望穹顶。问一位穿着制服、把守其中一处另收费景点的公园工作人员:年票能看什么?他回答得干脆:基本什么也不能看。这让我想起不久前去地坛公园,园子不大,却也圈了另收费的园中园,令市民买的年票只能在树与花草间走一走,古迹是不给看的。如果说天坛还有名声在外、游客太多的借口,地坛又是为了什么呢?保护文物?以谁的名义?

635375895185152041

记忆中的天坛不复存在

出于保护文物将古迹圈起来收费并不为过,门票、年票的目的不就在此吗?但买了门票、年票,进去等于只是绿地过路费,看古迹还要另收钱,那就是滥用权力。城市绿地本来就应该免费向市民开放,像天坛、地坛这类把园内古迹一个个再围起来另收门票的公园,花园根本就没有理由再收费。法国凡尔赛宫、卢森堡宫等各类名胜,凡国家管理的都只有室内收门票,花园是供市民免费游览的。

两百多元钱的公园年票对平民百姓来说并不是免费的,普通市民购买的目的也不都为就近锻练身体,而是想看看那些先人留下的遗迹。既然住在这座城市,又交纳了优惠年票的费用,为什么连站在天坛祈年殿前(并不要求进入殿内)或摸一下地坛祭坛石栏杆的权利都没有?更何况在这拜金、消费、洋风肆虐的年代,若不是热爱这些文化古迹、只为了能更经常地走近它们、欣赏它们,有多少人愿意每年花钱购公园年票?还有什么比这些历经岁月、饱含历史、浸着先人汗水和眼泪的遗迹更好的爱国教育素材?

有一天我进景山公园,看见关公庙封着不让参观,心里便想当局为什么这么傻,在这享乐至上、数典忘祖、人心背离的时代,唯这些古迹逃过岁月和灾难,躲过时髦和遗忘,不为背弃者所移变,默默承载着我们文明的灵魂。还有什么比这些幽灵般守护着我们文明的古迹更现成、更直接的文化教育素材?它们咬着牙一路坚守到现在,难道就为了有人以保护它们的名义封起来不让人看或圈起来谋利?

中国社会一个很突出的问题就是让小人物的私欲侵蚀权力那些微小的、看去只是细节的角落。国人时常生在福中不知福,觉得哪儿都比自己国家好,就在于无处不在的微权力被转移、被滥用。以京城公园园中园的圈划和收费来说,国家法律法规显然没有细到直触这些微小权力,国家行政管理能力发达的国家与不发达的国家的差别就在于,前者彻底杜绝替国家管理园子的人有一丝权力以园吃园,而后者则难以阻止或时常放任这些代为管理的人据园为己用。为己用不光表现在以园吃园(一旦打开以园吃园的口子,蛀虫就会越来越多),还表现在占公为私、为所欲为。

我在南京参观中山植物园,下午四点,盆景园的管理者(一个看园的乡下女人)就要锁门回家。见我质疑她此时关园的权利,才勉强让我进园转一圈,自己则拎着钥匙在园门口守着不让人进。我进到里面,发现园子破败得很,角角落落都疏于打理,一望而知园子已被一群只把它当一口饭来吃的蛀虫占据,而让正常人很容易就变为蛀虫的原因是微小权力的散落。站在园门前不耐烦地等着尽早关门回家的女人,不过是一个普通工作人员,很可能只是个打杂的临时工,派给她看园锁门的工作,她便占公为私,不光把园内小屋据为己有(里面乱七八糟堆放着私人物品),还尽可能方便自己早早地关门拒客。这样一个小人物为什么突然权力如此之大,可以阻止很多远道而来的人参观著名的中山植物园的一个景点?究其根源,就是权力的细枝末梢落点太低,任其下落的理由是以为这些微小权力无碍于世。其实微权力落于谁手,在广泛的范围内决定了一国之面貌,高超的管理水平其要点就是将职能行使者与微权力隔绝,因为微权力落点越低,国之面貌越差,致使一国国民时时处处感觉不幸福的致命因素,就是他无处不遇的微权力被私利盘据。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zs 关键词: 边芹 分界线 解剖学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边芹 分界线 解剖学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