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的“嗓门”大了,能有好事吗

观察者网   保罗·克鲁格曼   2014-06-13 11:38  

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5号写了封信给美国各大银行的CEO,希望他们公开向华盛顿的智库提供了多少资金。她说,决策者和公众必须知道,他们是在被大公司—游说集团灌输思想,还是在从真正的独立智库获取有价值的信息。

《Slate》杂志的财经记者Matt Yglesias认为,沃伦的信只是立法者的“推特小报告”(subtweet)而已。但沃伦说的确实有点道理:如果智库只从某意识形态出发,并且所有的结论都与此意识形态相一致,那它简直和“愚库”(derp tank)差不多。另一方面,如果智库享有“独立”的名声,但却悄悄地被意识形态狂热分子操纵着,或被某种议程主导,那么确实有必要引入更多透明度。

然而,如果你担心财经人士控制了华盛顿智库,银行家们却不应是责问的首要目标。相反,所谓“2和20帮”(2-and-20 crowd),也就是私募资本和对冲基金的巨头,倒是人们应注意的。例如,去年Bill Janeway和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分别捐了2500万美元和5000万美元,给一家名叫“经济新思想(INET,New Economic Thinking)”的机构。这激发了INET的雄心,他们宣布将尝试再募集7500万美元。

635222025814795043Bill-Janeway

“Bill” Janeway,本名William H. Janeway

635222027600686179George-Soros2

George Soros

Bill Janeway和乔治·索罗斯看上去特立独行,其实不过是在步Pete Peterson的后尘。Peterson曾投入10亿美元,创建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基金会(观察者网注:PGPF,Peter G. Peterson Foundation,Peter是他的本名,Pete是昵称。),并声称绝大部分资金将被用于财政和经济问题的研究。而本月4日,Glenn Hutchins宣称他将斥资1000万美元,在布鲁金斯学会创立“Hutchins财政与货币政策中心”(Hutchins Center on Fiscal and Monetary Policy)。《华尔街日报》还报道说,作为布鲁金斯理事会的副主席,他还给自己压上为此智库再募集6000万美元的重担。这笔钱将付给无数杰出的经济评论家。《华尔街日报》的专栏作家David Wessel已经决定离职去领导这所新机构。

所有这些来自富人的资金将会在决策圈内产生真正的变化。Wessel在《华尔街日报》时曾评论说,“除了美联储资助的论坛外,几乎没什么地方”能讨论那些货币政策问题。他希望Hutchins中心能够成为填补空白的主力。这对Hutchins来说真是太棒了。他一直想在所有研究或实践货币政策的机构里留下自己的印迹,他好歹已经是纽约的联储董事会成员了。

结果,那些研究货币政策的人——学者、技术官僚和央行的职业银行家们——正得到越来越多资助,并不是来自于国家和学术机构,而是来自于非常富有的一小撮人。这些富人大部分是在金融市场里发财的。富人们对于经济问题是有共识的,没必要区分这一共识是与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更接近。他们首先认为,增税是不好的;而砍掉为穷人服务的项目则更可以接受。正如Hutchins自己所说:“首都华盛顿满是政治失败,以及随之而来的政府债务危机,这些才是大问题。”

人们为了自己的私利花钱当然不是什么新闻,而富人特别确信自己认识世界的方式是真实、正确的。富人对公众生活影响巨大,与他们的人数不成比例,这也不是新闻。“金主”们有着自己的经济愿景,但他们对研究机构的忠诚度要求倒是不同的。INET是一个相当另类的机构:它除了扩大争论外,没有什么特别的立场;它不用刻意复制索罗斯本人的观点,就能表现出和索罗斯一样的、对经济问题天生的好奇心。我更相信,在索罗斯看来,INET不是宣传其思想的媒介,而是一种思想来源。Peterson基金会则截然相反:Peterson完全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并且希望尽力鼓吹他的思想;而Hutchins可能在两者之间的什么地方。

在很多方面,我为Hutchins中心的成立感到高兴。我们还无法充分理解财政与货币政策间的联系,而这绝对是理解当今全球经济运行规律的核心。现在,各国央行行长们需要参考所有明智的分析,如果Wessel和Hutchins中心能提供帮助,这或许是一件好事。(学术机构当然也在研究这些问题,但他们习惯以更慢的节奏工作,而且相对较少以政策研究为核心。)

然而,这仍只是将这个世界“达沃斯化”(观察者网注:达沃斯论坛是世界政界、企业界、社会团体领导人研讨世界经济问题的最重要的非官方聚会之一。)的又一步。巨富的金融玩家对央行行长和其他经济核心决策者的影响已达到了令人吃惊的程度,而这些新智库只是又一种将这些影响制度化的成功模式。Hutchins选择布鲁金斯学会来领取他的巨款,是因为该学会非常善于影响政府,以及引导专业辩论。影响力的争夺本质上是一场零和游戏:如果金融行业拥有更多影响力,那就意味着留给我们其他人的少了。看看金融行业在21世纪头十年的所作所为,我尤其不相信他们这次能做什么好事。

本文原题When the 2-and-20 crowd drives economic research,2013年12月5号刊载于路透社网站,作者Felix Salmon,岑少宇译。点击下一页,查看保罗·克鲁格曼的短评: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zs 关键词: 克鲁格曼 经济研究 富人 主导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