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克鲁格曼:爱莫能助

中国日报网   保罗·克鲁格曼   2014-06-13 10:41  

在经济行当里,我已经待了相当长的时间。时间长到以至于我还记得,在金融危机以前那些久远的日子里,人们所说的经济正常指的是什么。当时,经济状况正常指的是,每年可以增加100多万个的工作岗位,与适龄工作人口的增加保持一致。除了短暂的经济衰退外,失业率则不会大幅超过5%。经济状况正常是指,尽管总是存在一些失业,但很少有人长期没有工作。

6月7日公布的消息是,美国就业人数比6年前仍然少200万,劳动人口中仍有7.6%的人处于失业状态(更多的人则没有得到充分就业,或被迫从事报酬很低的工作);超过400万失业人士不在工作岗位的时间已超过6个月。在久远的过去,人们对这一消息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我们明白政界绝大多数内部人士的反应:他们认为这是一份很不错的报告。事实上,还有一些人认为这是预算自动减赤并不会带来危害的“证据”,竟然兴高采烈地表示祝贺。

3年多以来,政治精英们破坏性地痴迷于预算赤字,使政府在本来应该加大投资的时候减少投资,在应该优先创造工作岗位之时破坏就业。我们当中的一些人一直反对这种行为,而这场斗争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取得了胜利——事实上,作为政策教条,紧缩经济学在理论这样突然垮台,我觉得从来还未曾见过。

但是,虽然内部人士看来决意不再为错误的事情操心,但这一点还是远远不够的;他们需要开始操心正确的事情——即失业者的命运以及经济衰退引起的持续不断的巨大浪费。这种事情还没有发生,相反,欧洲和美国的决策者似乎陷入一种沾沾自喜与宿命论之中,他们认为什么事情也不需要做,而且什么事情也做不成。我们可以将这种态度称为“大秀爱莫能助”。

最近以来,即使我所认为的好人,那些曾经为疲软的经济状况真正担忧的决策者,也没有表现出多少紧迫感来。例如,去年秋天,我们当中的一些人曾为美联储宣布正在执行新的措施促进经济而深受鼓舞。美联储似乎表明愿意尽其所能,使失业率下降,但没有出台具体政策。最近以来,人们从美联储听到最多的是谈论“逐渐减少”,或者是放弃努力,尽管通货膨胀仍然在目标值以下,尽管就业形势依然可怕,改进的余地仍然巨大。

 

635077141449479778Bernanke

本·伯南克(Ben Bernanke)

正如我前头说的,美联储官员尚属好人。有时候,除了美联储以外,在华盛顿似乎没人认为高失业率是个问题。

为什么不优先制定政策减少失业率?答案之一是习惯惰性的力量十分强大。没有了灾难的威胁,很难得到政策上的变化。只要我们的工作岗位是在增加而不是减少,只要失业基本上处于稳定状态或在下降而不是上升,决策者就会感到没有采取行动的必要。

答案之二是失业者在政治方面没有多少声音。企业利润在刷新记录,股票在上涨,对有权有势的人来说,情况还不错,是吗?

答案之三是,尽管最近以来我们没有听到那些自封为“赤字鹰派”的声音,但是“货币鹰派”——即那些不断警告说低利率将带来可怕后果的经济学家、政治家及官员——的声音则变得更为强烈。跟赤字鹰派一样,货币鹰派在所有方面有着惊人的错误记录(他们所预测的如脱缰之马的超级通货膨胀在哪儿?)但这一点似乎并没有关系。他们又杀了回来,变换了观点(现在他们警告说会出现资产泡沫),但政策要求永远不变:进一步控制货币,提高利率。人们很难摆脱的印象是,美联储受到恐吓,不敢采取行动。

悲剧在于所有这些都是没有必要的。没错,经常听到有人会说到失业率大幅上升的“新常态”,但是这种所谓新常态的所有理由,如所谓工人技能与现代经济要求不匹配,都经不起仔细推敲。如果华盛顿逆转其破坏性的预算削减政策,如果美联储能展示出当年独立经济学家本•伯南克(Ben Bernanke)的“罗斯福般的决心”,我们就会很快发现,这种大规模的长期失业现象其实并不是常态,也并不是必要的。

我对决策者要说的是:原地踏步是不行的。不要再袖手旁观了,应该履行自己的职责了。

原标题:爱莫能助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zs 关键词: 克鲁格曼 保罗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