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名昭著的麦卡锡主义

奥利弗•斯通 彼得•库茨尼克   2014-06-09 11:36  

面对如此危险的劲敌,尼采认为,只有增加核武器与常规军备,加强武装力量,巩固军事同盟,提高开展秘密行动和心理战的能力,美国才能保国安民。在接下来的5年里,美国的军事开支将翻4番,高达500亿美元,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0%。杜鲁门虽然赞同NSC-68号文件对整体战略形势所作的评估与得出的结论,但在军事开支的问题上却裹足不前,因为此前他已经¬宣布要在下一财政年度削减国防开支的计划。艾奇逊和尼采辩称,大幅增加军事开支能够刺激经¬济发展,避免再次出现经¬济萧条。但国务院首席苏联问题专家乔治•南和查尔斯•博伦对此表示异议,认为斯大林既没有决心也没有能力谋求艾奇逊和尼采宣称的全球霸权。令艾奇逊和尼采感到失望的是,如此大幅增长的军事开支从1950年初开始就停滞不前了。

日益恶化的国际局势触发了国内新一轮的“扣红帽子”攻势。杜鲁门于1947年开展的“忠诚度安全调查”也为此大开方便之门。人们开始对间谍罪和叛国罪进行公开指责和大肆控诉。1950年1月,前国务院官员阿尔杰•希斯遭到了众议员理查德•尼克松的无情声讨,最终被以伪证罪判刑。同月下旬,物理学家克劳斯•福克斯由于向苏联人提供核机密而被捕。福克斯一案暴露了一个更大的间谍组织。同年7月,埃塞尔和朱利叶斯•罗ɬ伯格也身陷囹圄。

1950年2月,此前名不见经传的威斯康星州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很快变得臭名昭著。他曾向西弗吉尼亚州惠灵市俄亥俄县的共和党妇女俱乐部扬言:“我手里掌握着一份205名共产党员的名单,且已告知国务卿。这些人仍在开展活动,并影响着国务院的政策。”次日,在盐湖城发表演说时,他将这一数字减少到57人。尽管这个数字时常变动不定,但他荒诞不经¬的指控还是迅速登上了各大报纸的头版,引发了新一轮万众瞩目的听证会。国务院数名亚洲问题专家也被指控援助毛泽东在中国取得胜利,从而沦为麦卡锡的受害者。这些人的罢黜导致美国在随后的几十年里对亚洲的理解出现了严重偏差。

为了进行自我标榜,这名无耻的威斯康星州参议员经¬常信口雌黄,并被人们戏称为“追击机尾炮手乔”。虽然麦卡锡在这场迫害行动中臭名昭著,但真正能够呼风唤雨的是联邦调查局局长J。埃德加•胡佛。胡佛建立了一份国会议员的罪证档案,但凡需要这些人循规蹈矩时,他就会将这份档案拿出来进行恐吓。在谈到这件事情时,胡佛的一名心腹助理说:“一天晚上,我们偶然得知,某个参议员酒后肇事逃逸,还和一个漂亮女人厮混。不到第二天中午,这位道貌岸然的参议员就会知道,我们已经掌握了有关信息。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在拨款问题上找过我们的麻烦。”

官方和媒体警告民众,邪恶而狂热的共产党正致力于摧毁美国的生活方式,他们无孔不入,潜伏在这个国家的每一个角落。杜鲁门的司法部长警告说:“今天美国有很多共产党。他们无处不在——工厂、办公室、肉店、街角和私人企业。”大批科学家、作家、演员、导演、艺术家、教师以及各行各业的人们由于政治信仰而遭到迫害,全国上下笼罩在一片恐怖的气氛之中。数百人锒铛入狱,1 200多人失去了工作。在一项港口安全政治审查行动中,海岸警卫队开除了近3 000名码头工人和水手,据称是为了在朝鲜战争期间保卫国家的海防安全,以免遭到敌人的蓄意破坏。但实际上,这项行动意在铲除共产党领导的海事工会。

很多嫌疑人接到了国会委员会的传讯,调查人员要求他们指认其他共产党员及其同情者。作家玛丽•麦卡锡表示,召开这些听证会的目的不是为了与颠覆活动作斗争,而是为了让美国人相信“出卖同胞才是良好公民的行为准则”。记者I.F。斯通也对这种“将全国人民都变成密探的风气”大加鞭挞。很多人因为拒绝做证而被列入黑名单,遭到解雇或者入狱。由于拒绝配合反共调查,100多名大学教师被校方开除。好莱坞著名剧作家达希尔•哈米特因为拒绝说出“人权代表大会”保释基金捐款者的姓名而遭到监禁,他是该组织的一名荣誉理事。作家丽莲•海尔曼后来透露,哈米特“并不知道任何一位捐赠者的姓名”,但他不愿在法庭上作此回答。因为在他看来,当局无权勒令他提供此类信息。

1947年,著名的“好莱坞十君子”被指控蔑视国会,虽然他们多次上诉并在媒体上进行呼吁,但仍被判处1年徒刑。同年,另外9名好莱坞激进分子也接到了众议院反美活动调查委员会的传讯,但未能出庭做证。这19人成了电影业黑名单的第一批受害者。此外,其他一些著名的好莱坞进步人士也被列入了这份黑名单。1951年,该委员会再次对电影业开展调查。截至1954年,拒绝与众议院反美活动调查委员会合作的黑名单猛增至212人。没有制片厂敢雇佣黑名单上的电影艺术家和制片人,很多人都不幸地失业了。在那些被逐出电影业的人员中,只有10%的人再次找到了工作。很多人通过告发同事逃脱了这种厄运。在1951年春被调查委员会传讯的110人中,有58人进行了“检举揭发”。

上述手段让麦卡锡严重削弱了美国的左派。共产主义运动名存实亡,很多相关组织都销声匿迹。红色恐怖还对曾推动20世纪三四十年代改革的工会、政治组织和文化会造成了沉重打击。除了民权与反核运动以外,左派异议人士和改革论者在随后10多年中不得不处于蛰伏状态,但在20世纪60年代他们再度以新的面貌和方式兴起。工会运动从此一蹶不振,与欧洲同行相比,美国工人在很多方面都处于弱势,且生活水平低下。

美国的黑人民权运动也遭受了重创。迫于当时反激进主义的巨大压力,许多组织都开除了左派成员,其中部分领导人长期以来一直在为争取种族平等而开展斗争。1948年,非洲裔美国人共产党甚至驱逐了民权运动先锋W.E.B。杜波依斯,理由是后者积极支持亨利•华莱士的总统选举和呼吁联合国解决美国的种族主义问题。保罗•罗伯逊也遭到类似的排挤。很多被麦卡锡扼杀的左翼组织都曾将国内的种族主义与等级制度及美国的外交政策联系起来。满天飞的“红帽子”瓦解了民权组织和工会之间的联盟,削弱了工会呼吁种族平等的声音,将民权组织从争取工资和工作权利的斗争中分了出去。随着麦卡锡主义的肆虐,黑人民权运动最有影响力的领导人也偏离了过去较为广泛的宗旨,转而关注司法改革等更加狭隘的目标,并且放弃了深化经¬济体制改革与打击国外帝国主义的努力。尽管如此,仍有一点值得人们铭记:在阻止开展核军备竞赛的整个过程中,非洲裔美国人发挥了重要作用,确保美国不会忽视发动核战争的危险。

致力于社会、经济和种族平等的激进分子和组织不是20世纪中叶政治迫害的唯一受害者。与“红色恐怖”如影随形的还有“紫色恐怖”,在这起运动中,联邦当局对同性恋者进行了清洗。政府部门打着国家安全的幌子,解雇了大批同性恋者或迫使其辞职,理由是“性变态者”最容易受到国内外颠覆分子的敲诈勒索。据历史学家戴维•约翰逊估计,在冷战初期,约有5 000名联邦雇员失去了工作。1953年,国务次卿唐纳德•劳里在对众议院委员会做证时称,仅在他管辖的部门,同性恋者就在以“平均每天一个”的速度被开除。然而,这个数字仅包括了在“紫色恐怖”中失业的部分人员。为了避免使某些雇员陷入尴尬,有些情况并没有被记录在案。还有一些在被发现性取向之前就已经¬辞职的雇员也没有被记录下来。此外,数以千计的联邦职位申请人由于性取向而遭到拒绝。就像红色恐怖一样,反同性恋清洗很快扩大到私人企业。为了揪出包括男女同性恋在内的“不良分子”,一些部门甚至雇用了职业调查人员。

数年来,联邦调查局开展了多方面的活动,并将有关信息泄露给媒体中的“眼线”,以掀起人们狂热的反共情绪,其中包括沃尔特•温切尔、德鲁•皮尔逊、韦斯特布鲁克•佩格勒、小富尔顿•刘易斯等人,还有美联社及《芝加哥论坛报》在华盛顿办事处的负责人。此外,联邦调查局还向一些企业雇主通报了其雇员的政治派别,从而导致数百人失业。大批持不同政见者受到了当局的监视。截至1960年,联邦调查局对有关个人和组织开展了超过43万起调查。1954年,有2.6万人被认定为危险分子,其中主要是共产党员。这些人被列入了胡佛炮制的“安全索引”系统中,一旦出现紧急情况,联邦调查局就可以立即将他们拘留。1956年,联邦调查局启动了“反情报计划”,简称COINTELPRO。这是一套肮脏的把戏,其目的是扰乱左翼组织的活动,而后者的活动本来应当受到司法和宪法的保护。

本文节选《躁动的帝国:不为人知的美国历史》

作者:奥利弗•斯通 彼得•库茨尼克

麦卡锡主义是1950—1954年间肇因于美国参议员麦卡锡的美国国内反共、反民主的典型代表,它恶意诽谤、肆意迫害共产党和民主进步人士甚至有不同意见的人。从1950年初麦卡锡主义开始泛滥,到1954年底彻底破产的前后五年里,它的影响波及美国政治、外交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麦卡锡主义作为一个专有名词,也成为政治迫害的同义词。

责任编辑:江上客 关键词: 美国历史 麦卡锡主义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