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的恐怖分子最怕什么?

王大豪   2014-06-09 12:38  

“公开刺众型”犯罪分析及对策

在众目睽睽之下砍杀没有直接仇怨的人,这是新疆暴力恐怖犯罪的主要特点。近几年来,这类案件再度呈现出上升趋势,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和国际影响,大有随时续发的可能。这种“公开刺众型”犯罪现象形成的原因是什么,如何防范和减少此类犯罪,如何避免大面积长期蔓延,这是当前反恐维稳工作最迫切需要研究和解决的重大课题。

一、“公开刺众型”犯罪3起典型案例

(1)喀什“7.30”案

2011年7月30日23时45分,两名犯罪嫌疑人在喀什市美食街路口劫持一辆正在等候红绿灯的单排座卡车,持刀杀害一名司机后驾车冲向人群,并下车持刀砍杀路边群众,现场造成6名无辜群众死亡,28名群众受伤。周围群众奋力抓捕,搏斗中一名犯罪嫌疑人死亡,一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2)喀什“7.31”案

2011年7月31日下午4点20左右,新疆喀什市人民西路香榭大街步行街发生砍杀事件,4名行凶歹徒被抓。

(3)叶城“2.28”案

2012年2月28日上午,主犯阿布都克热木•马木提在其家中召集恐怖组织成员,确定实施暴力恐怖行动,进行编组、分工,分发刀、斧等犯罪工具,演示实施恐怖袭击的方法。当日下午18时许,带领恐怖组织成员(全部9名)到达叶城县幸福路步行街,持刀、斧疯狂砍杀无辜群众,当场致13人死亡,16人受伤(其中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阿布都克热木•马木提被当场抓获,7名暴力恐怖分子被击毙,另1名被击伤后抢救无效死亡。在事件处置过程中,1名联防队员牺牲,4名公安民警受伤。

二、“公开刺众型”犯罪方式与一般暴力恐怖犯罪对比

“公开刺众型”犯罪方式与一般暴力恐怖犯罪有重要不同。

1)一般暴力恐怖犯罪特点

一般暴力恐怖犯罪,实施犯罪时均避人耳目,选择无人或人少的时候、天黑的时候动手,有时还要化妆,避免被众人发现。造成伤害后,尽快脱离现场、迅速隐藏,只有在成功逃跑的概率很高的情况下才会实施犯罪。另外,一般暴力恐怖犯罪很多时候有确定的危害对象,知其姓名或职业;典型犯罪方式如:暗杀、绑架、纵火、安装爆炸装置等。

2)“公开刺众型”犯罪特点

“公开刺众型”犯罪,实施犯罪时不仅不避人耳目,而且专门选择人群密集的地方(如:行人集中的街市),在光天化日之下持刀行凶。若有阻止,继续顽抗,不把保障自身安全作为第一选项,因此不急于逃离现场,甚至已决定死在现场。另外,“公开刺众型”犯罪没有确定的危害对象,不知其姓名、职业,被害人与罪犯之间没有任何具体的仇怨;典型犯罪方式如:喀什“7.30”案、叶城“2.28”案、乌鲁木齐“7.5”后针刺事件等。

从发生的这类案件来看,“公开刺众型”犯罪使用的凶器基本是刀具,主要是由于其获取其它杀伤力更大的武器非常困难,并非不愿使用枪支、爆炸物等危害性更大的武器。

三、打击“公开刺众型”犯罪的难点

打击“公开刺众型”有“三难”:一是难以提前预知,二是难以即时反击,三是难以避免危害。

“公开刺众型”犯罪,事前不需要严密的组织策划,不需要很多的人力物力,不需要特殊的凶器,不需要远距离作案,不需要寻找特定的对象,不需要顾忌被抓获的后果(因而不需要做好逃跑和隐藏的准备)。只要想干,弄上几把刀,就可以很快决定,很快实施。因为准备时间短,使公安机关很难事先发现。

“公开刺众型”犯罪,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对手无寸铁、没有个人仇怨的普通群众实施突然袭击,致被害人当即失去反击能力,无法自卫。

“公开刺众型”犯罪,在几分钟之内就能刺死多人达到制造恐怖事件的目的,待警方接警赶到现场时已无法避免既成的危害,其影响极其恶劣。

四、“公开刺众型”犯罪现象的成因与宗教因素

长期以来,境内外“三股势力”一直对新疆进行极端主义思想的渗透和蛊惑,暴力恐怖犯罪分子几乎无不受其影响,这是各类暴力恐怖犯罪多发的根本原因。

以下是境内外“三股势力”的宣传鼓动语,是极端主义思想的典型反映:

——建立维吾尔国家,坚决走暴力革命的道路;

——圣战是每个穆斯林应尽的义务;

——汉族滚出新疆去;

——真主不可能派天使降临为我们拿下异教徒的头,要靠我们自己去捅刀子;

——杀死1个汉族人,吓走1000个汉族人;

——杀死异教徒可以进天堂。

对于有宗教信仰而仇视社会的人,很容易受到极端主义思想的毒害。“为真主献身是民族英雄”的煽动很容易使极端分子满怀骄傲自豪的“正义感”,“殉教可以进天堂”的蛊惑很容易使极端分子充满视死如归的“无畏感”。

基于以上极端主义的思想根源,防范“公开刺众型”这种特殊类型的犯罪难度极大。

对于很多信仰伊斯兰教的人来说,进天堂是人生最大的理想。为了进天堂,甚至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对他们来说,世界上没有比进不了天堂更可怕的事了。不能进天堂比死亡都可怕,这就是很多人不怕死的根本原因。

1945年3月,“三区革命”军队试图攻占国民党军驻守的乌苏县城,但久攻不下,半个多月死伤几千人,死伤最多的是维族士兵,这与奉行伊斯兰教规有重要关系。当时军中每个排有一名阿訇,每当部队预备冲锋时,必须由阿訇念经高喊“阿敏!”(为上帝献身)才能发起冲锋。当维族士兵攻到国民党军工事附近,在没有把握冲锋的情况下,阿訇却自顾念经高喊:“阿敏!”士兵只好站起来冲锋,相当一部分倒在了国民党军密集火力下。这项伊斯兰教规,实际上只有维族士兵坚决执行,其它哈族、蒙族等士兵并不执行;“三区革命”军的军歌中有伊斯兰教规:“敌人子弹打进我胸脯而死阿拉力(光荣)!打进脊背而死哈应(叛徒)!”所以在该撤退的时候,一部分士兵怕子弹打到背上变成叛徒,只好面向国民党军倒退着走,结果有很多士兵因此死伤,当然这些士兵都是维族。(“三区革命”的亲历者,原新疆兵团副参谋长格尔夏的回忆录《历史的回声》,兵团出版社2008年出版)

因为害怕子弹击中后背而倒着走撤退,这在古今中外军事史上极为罕见。如果不从宗教方面认识,这种阿訇指挥冲锋以及倒着走的撤退方式就很难被人理解。

实施“公开刺众型”犯罪,公然在行人众多的街上持刀杀人,这种极其疯狂的亡命徒式的犯罪,在任何现代文明国家都是非常罕见的,这对很多热爱生命、富有理性的人来说难以理解,不可思议。“公开刺众型”犯罪看似难以理喻,但只要了解了罪犯的宗教极端思想根源,不仅不足为怪,而且还能找到打击“公开刺众型”犯罪的突破口。

1949年,埃及安全机构专门针对某些穆兄会秘密组织成员的宗教极端思想,在审讯室里悬挂了一幅写有《古兰经》章节的横幅,上面写着:“敌对真主和使者,而且扰乱地方的人,他们的报酬,只是处以死刑,或钉死在十字架上,或把手脚交互著割去,或驱逐出境。这是他们在今世所受的凌辱;他们在后世将受重大的刑罚。”(马坚译《古兰经》5:33)这种做法收效很大,不少极端分子在神圣的《古兰经》的教诲下,最后一道精神防线被击垮,终于低头认罪。(《伊斯兰激进组织》,时事出版社2010年出版)

宗教信仰对很多人的影响非常巨大。是否善于利用宗教因素,是决定很多事情成败的关键。深刻了解宗教的价值标准并加以灵活运用,对打击暴力恐怖犯罪、对征服有宗教信仰的罪犯往往能收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要想从根本上遏制“公开刺众型”犯罪,首先要打掉极端分子实施犯罪的“正义感” 和“无畏感”。

对于受到宗教极端主义思想洗脑的犯罪分子,最怕的不是警察和死亡,而是不能进天堂。

无论犯罪分子有怎样的极端思想,当他在实施犯罪的时候,如若各族群众人人都一拥而上,齐心协力共同制服凶手,不仅能将危害降低到最低限度,而且会使凶手的“正义感”产生动摇,并因此而心生畏惧。对暴力恐怖犯罪,全社会一旦形成了群起而攻之的局面,极端分子制造恐怖的目的就很难实现,他们会因为担心“进不了天堂”而感到莫大畏惧。当“公开刺众型”犯罪既不不能使自己产生强烈的“正义感”,又无法产生“无畏感”的时候,他的犯罪欲望就会丧失。

五、建议立法制定《反暴力恐怖犯罪奖励办法》

“三股势力”的渗透和影响将会长期存在,其极端主义是“公开刺众型”犯罪的思想基础。只要这个思想基础存在,完全避免“公开刺众型”犯罪是不现实的,但最大限度减少此类犯罪的发生则是完全可能做到的。

“公开刺众型”犯罪之所以屡屡发生,跟社会意识漠然有密切关系。从很多案件可以看出,凶手实施犯罪时,多数人的反应是旁观和躲避,这很容易使犯罪分子产生一种自己具有“强大威慑力”的“正义感”、“无畏感”,因此变得更加有恃无恐,更加疯狂残忍。

我们一方面要继续改进和强化反对“三股势力”的思想教育,继续加大情报信息获取力度,同时还应采取奖励制度鼓励群众共同参与打击犯罪。

古今中外历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奖赏协助打击犯罪的行为,是世界各国普遍采用的方法。重奖见义勇为者是发动群众共同打击犯罪的最有效的办法。

目前,新疆为了打击犯罪,对见义勇为者也时有奖励,但表彰奖励的随意性强,同时奖金数额过低,诸如此类种种原因,致使激励作用微弱,各族群众见义勇为的积极性受到很大遏制。

如果我参与打击犯罪,我会得到奖励吗?怎样的义举会得到怎样的奖励?如果致凶手死亡是否有刑事责任?如果自己受伤或死亡会得到怎样的补偿?孩子、亲属会得到怎样的抚恤?等等这些十分现实的具体问题,都需要有统一而明确的专项法规才能让各族群众放心地、勇敢地站出来重拳出击制止犯罪。

我与“三股势力”的斗争是长期地、复杂的,有时是非常尖锐的。暴力恐怖犯罪现象将长期存在。因此,建议政府尽快制定出台《反暴力恐怖犯罪奖励办法》,以明确的立法形式规范和完善奖励办法,充分体现出明确性、完整性、统一性和保障性,对见义勇为者重金奖励,鼓励全民参与打击暴力恐怖犯罪,形成群起而攻之的社会风气。只有把各族群众都发动起来,才能打掉犯罪分子的“正义感”、“无畏感”,才能从根本上遏制“公开刺众型”犯罪。

出台《反暴力恐怖犯罪奖励办法》,是当前打击暴力恐怖犯罪、特别是打击“公开刺众型”犯罪的迫切需要,对新疆实现长治久安具有非常重大的特殊意义。

、美国反恐不惜重金悬赏

2005年2月4日,美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在巴基斯坦的一家乌尔都语的报纸上刊登了通辑广告。广告称,抓获本拉登和他的副手扎瓦希里将获得2500万美元的奖金,抓获阿富汗前塔利班政权头目奥马尔的奖金则为1000万美元。在通辑广告的下面则标有免费电话号码、电子邮件地址和网址。它还承诺将那些提供重要信息的人和他的家人安排到第三国居住。

自从美国悬赏2500万美元(后涨至5000万美元)缉拿本·拉登后,许多来自美国的“赏金猎人”纷纷涌入阿富汗,希望能抓获拉登和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等人,领取丰厚的赏金。

2011年5月1日,美军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附近的阿伯塔巴德发起针对拉登的“定点”行动,本·拉登被当场击毙。

2012年1月27日,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在接受采访时,公开承认在去年5月份击毙本·拉登的行动中,一名巴基斯坦医生向美方提供了重要情报。

2012年4月3日,美国国务院所属的“正义奖金”网站发布公告,悬赏1000万美元,用于奖励有助于逮捕和审判赛义德的重要信息提供者。

——2008年11月,印度金融中心孟买遭到连环爆炸、枪击的恐怖袭击,造成包括6名美国人在内的166人死亡。美、印两国反恐部门经调查认定,此案系多次对印实施恐怖袭击的巴基斯坦激进组织“虔诚军”所为,而该组织的创始人和主要领导人就是赛义德。

“正义奖金”是美国国务院专为悬赏缉拿国际恐怖主义要犯设立的反恐项目之一。1984年以来,美国政府已通过该项目向60多人支付了总数逾1亿美元的奖励,并根据举报线索抓获了1993年纽约世贸大厦爆炸案主谋拉姆齐·尤塞夫等一批恐怖嫌犯。目前在列的重要涉恐通缉犯包括“基地”组织头目扎瓦赫里、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等,悬赏金额从2500万美元到50万美元不等。

1195186_13627059724299

(乌鲁木齐二道桥,一维族妇女出售国旗。摄影 王大豪)

七、恐怖分子最怕各族群众齐心协力

如果没有各族群众的有力支持,没有各族群众的广泛参与,任何事情都干不成、干不好;只有把各族群众发动起来,依靠各族群众的力量,才是取得胜利的根本保证。

2009年“7.5”后不久,乌鲁木齐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了数百起群众被针刺事件,激起群众极大义愤,他们积极举报、奋起协助打击犯罪,形成了强大气势,使针刺犯罪的猖狂势头很快得到根本扭转,显示出群众威力无比巨大;如果没有群众的强势参与,针刺事件不可能很快平息。

2012年6月29日,和田发生一起以劫机为手段的极其严重的暴力恐怖事件。当天上午,从和田飞往乌鲁木齐的天津航空GS7554航班起飞不久,机上6名暴徒突然暴力冲击驾驶舱,持械袭击乘客,图谋劫持飞机,制造暴力恐怖事件。危急时刻,机组人员以及各族乘客人人置生死于不顾,毫不畏惧地与暴徒展开了搏斗,迅速将6名暴徒全部制服(其中两人在制服过程中受伤,后医治无效死亡),成功粉碎了暴徒的劫机图谋。当飞机安全降落时,机上所有乘客齐声高呼“团结就是力量!”“我们胜利了!”

这次劫机事件致24名乘客、机组人员不同程度受伤,造成财产损失2858.3万元。

7月2日下午,自治区党委、人民政府举行大会,隆重表彰成功处置“6·29”劫机事件的有功人员,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向每位有功人员颁发获奖证书。

7月6日,民航局在北京举行“6·29”反劫机斗争表彰大会,表彰奖励“6·29”中国民航反劫机英雄集体和个人;民航局同时对参与反劫机斗争的23名乘机旅客表示慰问和感谢,并给予奖励。

张春贤同志对这次事件做了非常深刻的总结。他说:“6·29”劫机暴恐事件的成功处置,是广大人民群众与专门力量同仇敌忾、共同与暴恐分子生死搏斗的结果。……这次反劫机斗争的重大胜利,展示了团结的力量、正义的力量、群众的力量,是新疆各族人民群众团结起来保护我们大好局面的重大胜利。

在这起事件中,如果没有各族群众群起而攻之,后果不堪设想。这起反劫机的成功案例给我们的启示是:各族群众齐心协力是决定反暴力恐怖斗争胜利的根本保障。

结语

群众的力量是巨大的,群众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恐怖分子最怕的不是警察和死亡,他们最怕的是各族群众齐心协力。各族群众齐心协力是对“三股势力”的最大威慑。

重金奖励见义勇为者,才能最有效地激发出各族群众的威力。对暴力恐怖犯罪,只有形成全社会、各民族人见人打、群起而攻之的局面,才能彻底打掉极端分子的“正义感”、“无畏感”,把犯罪成功的概率降到最低,让他们难以“进天堂”,使他们不想干、不敢干。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遏制住“公开刺众众型”犯罪的势头,才能将危害控制在最低程度。

新疆各族人民团结一心,任何敌对分子破坏不了的。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新疆 恐怖分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