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作秀、山寨与抄袭:艾未未有辱乃父英名?

独家网   2014-06-04 15:01  

 艾未未,中国左翼著名诗人艾青之子,一位著名的前卫艺术家,看看百度上的简介:

艾未未,(1957年8月28日~),生于北京,现居北京。当代艺术家、中国前卫艺术代表、社会活动家、诗人艾青之子。曾经担任前卫艺术刊物《黑皮书》、《白皮书》、《灰皮书》主编,"中国艺术文件仓库"艺术总监,"鸟巢"设计者赫尔佐格和德梅隆中国顾问,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副导演。研究领域涉及建筑、雕塑、绘画、家具、图书、影视、策展等多个方面。曾在美国、日本、瑞典、德国、韩国、意大利、瑞士、比利时、威尼斯等多个国家举办个人艺术展。

然后还可以看到百度后面附着艾未未长长的代表作和个人作品展及群展的信息。看到这些成就和经历,应该说从能耐上讲,艾青甚不负乃父之名,但是关于艾未未的风波一直以来却是此起波伏,似乎让人们看到了这位著名左翼诗人后裔的另一面。

艾未未

具有前卫艺术家名号的诗人之子:艾未未

英雄还是作秀?

有人认为艾未未的成名有赖于“政治正确”,也就是对共产党政府的批判和对西方价值观的认可。因为政治上的正确,所以艾未未便获得了西方世界的赞扬和支持,于是在西方艺术世界发展和参与的机会也多了起来。我们不好断言,艾未未获得西方艺术界认可和支持的原因一定就是“政治正确”,但是艾未未对于国内政府的批判却是显而易见的。2012年5月,艾未未获选为美国人权基金会首届“哈维尔创意异议人士奖”的得奖者,这个所谓的“人权基金会”颁发的奖项似乎意在肯定艾未未的“政治正确”。于是在国内,艾未未就成为了一个著名的已见艺术家。因对政府口无遮拦的批判,导致了当局对其漏税进行了最重的惩罚,——1500万元人民币,并驳回其上诉。

于是艾未未一时成为了粉丝心目中的“英雄”,同时获得了众多粉丝对其捐款缴纳漏税罚款的支持。无论艾未未是英雄还是作秀,即使政见不同,对政府口无遮拦的批判终究有失一位艺术家的涵养和风范,同时所谓的“政治正确”也让他处在了一个敏感和刺头的境况。不知艾未未“左翼”的诗人父亲若依然在世,那么对其儿子又会作何感想?

山寨欧美艺术家作品?

德国柏林艺术大学艺术理论系博士生朱苓先后撰写数篇文章,披露和批判艾未未模仿、山寨欧美艺术家作品,并且将双方的作品进行了鲜明对比。

首先朱苓博士将抄袭分为了三种情况:一种是暗中抄袭/模仿,稍做修改,以为能够瞒天过海(如蔡国强的《撞墙》模仿博伊斯的《狼群》);另一种是公然的抄袭/模仿,抄袭/模仿者公开承认他的榜样是谁,美其名曰是用当代手法“演绎”,仿佛这样就能将他挪用他人劳动果实的行为合法化;还有第三种情况,很多朋友称之为 “撞车”,也就是说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纯属冤枉。那么艾未未的作品是否就是和欧美艺术家的作品偶尔撞车呢?

 

上边是艾2007年的作品,下边是英国地景艺术代表人Richard Long 1988年的作品。

上边是艾2007年的作品,下边是英国地景艺术代表人Richard Long 1988年的作品。

一位油画领域的专家李伟先生则认为艾未未的作品质量本身参差不齐,甚至部分作品非常糟糕,但是不能忽视他是位爱折腾的家伙,他就像所有设计师一样,对结构与材料有一种难以抗拒的折腾兴趣,如艾未未的“家具”系列作品就说明了他对摆弄结构的迷恋,他进行拆解、置换,翻来覆去全是好玩而已,在艺术中享受一种好玩的乐趣。而同时,不否认艾未未对艺术史内部线索的窥视,但要说他是在抄袭他人作品则不免误会。这位专家通过塔特林的《第三国际纪念塔》和艾未未作品《光线喷泉》对其山寨欧美艺术家一事进行了个案分析。

李伟先生认为艾未未的《光线喷泉》装置作品与塔特林的“第三国际纪念塔”设计模型,它们在造型构成上几乎是百分之百的雷同,但以此就简单地判定艾未未抄袭塔特林的《第三国际纪念塔》作品,可能面临一个巨大的认知误会。首先,稍有艺术史知识的人一定清楚艾未未《光线喷泉》的出处,没有人能够把塔特林的“第三国际纪念塔”据为己有,或者说对其进行抄袭剽窃完全是徒劳的。为此,艾未未也没有避讳《光线喷泉》借鉴了塔特林的“第三国际纪念塔”,但只是把它当作创作的材料语言。当代装置艺术有别传统艺术,它的开放性就是将一切现成品进行解构与重置,使它们在相应语境中生效,不再是传统意义的演绎和修改。最鲜明的例子如杜尚的《L.H.O.O.Q.》在《蒙娜丽萨》复制品上涂鸦一样,算是对古典主义艺术的一个戏弄式回应。同样,艾未未的《光线喷泉》利用“第三国际纪念塔”这一蕴涵的材料信息,对共产国际、社会主义、斯大林、塔特林开了历史性玩笑,使象征着“第三国际纪念塔”这一充满宏伟理想的建筑,成为一个日常休闲的景观装置。

上图是艾未未2007年的作品,下图是俄国著名建筑师Vladimir Tatlin 1920年未建成建筑“第三国际纪念塔”的模型。艾未未毫不避讳他是引用Tatlin的模型。

 

上图是艾未未2007年的作品,下图是俄国著名建筑师Vladimir Tatlin 1920年未建成建筑的“第三国际纪念塔”模型。艾未未毫不避讳他是引用Tatlin的模型。

因此李伟先生认为怀疑艾未未《光线喷泉》抄袭塔特林的作品,简直是疯狂的联想;同时批评朱苓博士对艾未未一系列作品的抄袭质疑全然建立在作品与作品的表面形态上,如《一吨茶》、《永久》、《球》,完全忽视作品的材料语言与外部语境。如她指证艾未未《永久》是抄袭Rauschenberg的自行车装置,不考虑到自行车只不过是一种艺术材料,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别说Rauschenberg 1998年的作品,早在达达主义艺术那里,日常现成品作为艺术材料就已司空见惯。如果不尊重它们在相应语境下产生的特殊意义,仅仅甄别它们是否“抄袭”或“撞车”便变得毫无意义。

如果说艾未未山寨欧美艺术家的作品在艺术批评的争议中还不好说是抄袭,那么总是把玩别人的艺术作品这件事总归说来有失一位前卫艺术家的名号;以艺术爱好者的身份来把玩这些艺术品则可,对于严肃的前卫艺术家则似乎有所不妥,因为前卫的艺术家需要创造自己的艺术品,而不是把玩别人的艺术品,否则如此下去无论如何也会让自己的作品有抄袭的嫌疑的。那么艾未未自己真的有没有抄袭呢?

抄袭风波

网上艾未未抄袭西安艺术家岳路平作品一事炒得沸沸扬扬的,暴出这件事情的是一位参与过岳路平作品的艺术爱好者写的一篇文章,他的文章想要极力证明艾未未的抄袭行为,但是因为其中使用大量专业术语,一般人不太容易完全明白。

岳路平在上海的一个展览上面,用博客公开征集免费艺术航班幸运者。在现代艺术界,岳路平这种把观众用飞机转移到目的地的展览创新模式从来没有出现过。但是,由于经费有限,岳路平的计划仅仅运送了3位幸运观众。虽然人少,但是岳路平的独特的创意已经公开发布,应该得到尊重和保护。2007年,艾未未用3000万元人民币来放大岳路平的这件作品,实际上是一种严重的艺术侵权行为。艾未未不但用资本放大了岳路平的艺术航班的创意,而且更加无耻的是,在选择的人数上也抄袭了岳路平另外一件作品《1001夜》。岳路平在2004年就跟著名摇滚乐手张楚一起合作,在911之后的第1001天,在西安做了一个《1001夜》的展览;2005年,岳路平在伦敦再一次以《1001夜》为主题实施他的另一件作品:收集1001位普通人的故事。公开发表的新闻对岳路平作品的介绍不断提到“童话”的概念。艾未未的抄袭作品竟然也大胆明确地使用了“童话”这个词作为他的作品标题。

从2004到2006年,一共三年的时间里,岳路平始终在围绕童话主题“1001夜”在进行创作,而且他还在深夜深入穆斯林的葬礼仪式,长期跟西安的穆斯林社区保持良好关系;2005年更是参加了英国文化协会的“中英艺术连接计划”,在伦敦考察童话主题的对象:伦敦的穆斯林,进而创作了新的作品《1001夜》。而艾未未在回答记者询问他的抄袭作品《童话》思路的时候,竟然答不出来,用“他在走路的时候,突然之间想到了”来进行搪塞。

一向爱放炮的王朔对艾未未毫不留情地进行了批评,“一方面是艾未未败坏了他父亲的一世英名,更重要的是暴露了中国现代艺术的寡头现象。象艾未未这样的艺术寡头,垄断了中国现代艺术参加国际展览的几乎所有机会,垄断了收藏家资源和艺术赞助的来源,以此来圈养他扶持的一大帮艺术低能儿。使得他的圈子以外的艺术家永远无法得到机会。”

责任编辑:江上客 关键词: 艾未未 艾青 前卫艺术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