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版“余则成”:去了就再也没回来

现代快报   2014-05-29 11:57  

在电脑上看到父亲被押赴刑场的照片,79岁的侯希贤泪流满面。65年来,他无数次猜测父亲侯文理的去向,没想到最终得到这样的结果。

1935年6月,当时只有19岁的侯文理参军,成为一名地下党,渗透到国民党部队内部。1949年解放,他作为“红色特工”跟随国民党部队撤往台湾。1958年7月8日,侯文理在台湾牺牲。一个真实版的余则成,就这样去了,再也没有回来。

看到父亲被押赴刑场的照片,79岁的侯希贤泪流满面。

看到父亲被押赴刑场的照片,79岁的侯希贤泪流满面。

侯希贤27日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在有生之年,他希望能让父亲获得烈士的称号,“这也是我这辈子能为父亲做的唯一一件事了。”

记忆中的父亲眼神凌厉

今年79岁的侯希贤,住在徐州邳州市体委家属院,退休多年,一直在家照顾卧病在床的老伴。他的家里,保存着唯一一张父亲侯文理年轻时的照片,以及65年前父亲写给他的一封信。

在侯希贤的记忆中,父亲非常严肃,他吃饭时坐姿不正都会挨训,“我和父亲待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但他那凌厉的眼神到现在都记得。”

从65年前的那封家书中,就能看出侯文理的严厉,“一共为我列了六条规矩,每条都是让我好好学习,多帮助爷爷奶奶。”

然而,在收到信的那年春节之后,侯希贤和父亲再也没有了联系。

1935年底,侯希贤出生在当时的江苏徐州萧县(现安徽宿州萧县),在他出生半年前,父亲侯文理离家参军。1945年,侯希贤第一次看到父亲的长相,“他寄回一张照片,穿着军装,模样帅气。”这张照片,如今还保存在侯希贤的家里。

收到照片的那一年,侯希贤的亲生母亲曹氏病故。次年,在部队小有成就的侯文理返乡,“当时他带着继母和一个妹妹,在家待了一个星期,给每个亲戚家送了一匹布。”侯希贤说,父亲此次返乡,一为看望父母亲戚,二是想把侯希贤带在身边。

危机四伏的“潜伏”

按照后来侯希贤子女的考证,当时侯文理已经任国民党辎汽六团少校连长,并化名“侯燦章”。在返乡之前,侯文理先后赶赴缅甸、印度等国参加远征军,归国后随部队在西安定居。“他把我接到了西安,和继母一起生活。”侯希贤说,在西安的平静生活,被胡宗南的一条抓捕命令打破。

胡宗南当时怀疑侯文理及辎汽六团团长曹艺是地下党,下达抓捕令。“我们家很快就躲到了南京,后来又去了上海。”

在上海几个月之后,1948年春天,侯文理和曹艺加入新组建的国民党203师,侯文理任警卫营上校营长,曹艺任参谋长,师部驻地在浙江金华。后来,解放军已经渡过长江,解放指日可待。“当时城里老百姓也无心干活,就怕打仗。”但是203师在遭遇解放军的时候,一枪未发便投降了。

侯希贤认为,当时父亲和曹艺早有策划,就是奔着策反203师才到浙江的。

离开浙江金华后,侯希贤回到萧县。

南京解放后,侯文理任解放军二野三兵团下属汽修厂厂长。后来,敌工部部长袁血卒安排侯文理进入大西南潜伏。由于密探密报,侯文理被特务抓捕,期间受到酷刑,“侯文理始终没有透露过机密。”

因抓无实据,侯文理最终被释放。

65年前的最后一面

1949年,解放军在大陆战场取得全面胜利。也正是在这一年,先后有1500名“红色特工”被派赴台湾,混入数以百万计的迁台大军。侯文理正是其中之一。

赴台前,侯文理回到萧县老家,见了侯希贤一面,父子俩一直聊到深夜。当时才14岁的侯希贤并不知道,这竟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几天后,继母张励凡带着三个孩子在徐州把侯文理送上火车。临上车前,父亲分别亲了几个孩子,还给继母留下六个字——先保国,后保家。

后来,侯希贤考上了东海师范学校,毕业后,他便扎根邳县,曾先后在宣传部、广播站、宗教事业局、体育局等部门任职,直到1998年退休。

“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父亲的直接消息。”侯希贤说,毕业后他每月有38元的工资收入,而继母带着妹妹、弟弟远在西安艰难度日,他每个月寄过去20元。

直到1962年,部队突然传来消息,“给我继母去信,说父亲生活得很好,让我们安心工作、学习。”随着这封信的到来,继母的生活境况有了很大的改观。但一家人却并不知晓,父亲已在几年前被杀害。

英雄子女的心愿

2005年,继母张励凡去世,直到弥留的那一刻,她仍不知丈夫生死。

2011年1月,《环球时报》刊登《追寻在台中共特工遗骨始末,为两岸和平种善因》一文,公布了中共地下党和特工人员的无主骨罐名册,编号124号的正是侯文理。一直到这时,后人才知道侯文理早在1958年就被杀害了。

侯希贤从电脑里调出一张照片,“我一眼就认出是父亲,他昂着头,胸前挂着牌子,上写‘叛乱分子侯文理’。”侯希贤泪如雨下。事实上,这几年,女儿、儿子早已知晓爷爷的事迹,只是一直瞒着年事已高的他。

2012年底,侯希贤的弟弟侯希勇将为父亲申报烈士的材料送到西安民政局等多个部门,此后又将申请材料递交到老家萧县,但一直没有得到追认。

“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让父亲享有烈士的称号,这也是我这辈子能为父亲做的唯一一件事了。”侯希贤说,如今的他,除了每天照顾老伴,就是等待来自西安的消息。“父亲牺牲56年了,应该有个说法。”

昨天,侯希贤的女儿侯媛媛告诉现代快报记者,目前爷爷追认烈士一事出现了转机,西安民政部门已经主动联系家属,沟通此事。

责任编辑:江上客 关键词: 余则成 红色特工 烈士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