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权和空权的呼唤(四):新式战争已改变

独家网   刘临川   2014-05-28 10:41  

今天,我们从当代历次战争中可以清晰地看到,现代战争的模式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从海洋方向来的敌方,可以根本不急于采取传统的大规模两栖登陆入侵,而先停留在对方海岸线以外较远距离,先以强大的空中力量和海基各种导弹对目标国沿海和纵深各重要目标发起强烈空中打击。敌海上火力打击范围远远超出海岸地面火力和岸对舰导弹的回击范围。传统飞航式岸对舰导弹射程最大不过300公里左右,地面部队的火炮射程更短,即使是新式远程火箭炮也不过在200公里左右。然而敌方航空兵和巡航导弹的打击范围却可达1500公里,远远超出地面岸防火力的打击范围。按这种情况发展,战争将形成一种海洋进攻方对陆地单纯防御方进行单向攻击的局面

——即敌方可以在我海岸火力范围之外打击我方沿海多个重要目标,而我方却不能有效打击敌方在海洋上的重要目标,而只能最多击落敌来袭的一些战机和导弹,对敌杀伤效果远远不如敌方对我沿海重要节点目标进行打击的效果。这一点不但在传统飞航式岸对舰导弹时代如此,在我国研制成功具有突破意义的弹道式岸对舰导弹之后,虽然射程和突防能力大幅度提高,具备了在同样范围打击敌方舰队的能力,但仍不能完全扭转保守的战略思想带来的不利局面。其主要原因是

1)我方沿海重要节点目标大部分是地面固定目标,诸如重要发电厂、核电站、港口、机场、铁路枢纽等目标不可能变成随时灵活转移的机动目标,我国的上海、杭州、南京等大城市更不可能从沿海地区移动走。敌方可以通过事先侦察圈定我方大部分目标位置,而且一经确定就很少有改变。而敌方航空母舰编队和舰艇却是机动目标,可以随时不断改变位置,我方获得的敌方舰队位置情报信息随时有可能过时。如果情报信息不准,敌方舰队已经根本不在原有位置,那么岸对舰弹道导弹也可能找不到目标而失效。

2)如果敌方掌握了我近海的制空权,则可利用飞机随意侦察我方沿海目标,不断掌握最新信息。而反之,我方飞机却无法有效侦察敌方舰队最新情况。在世界海军军事规律中,有一条世界各军事大国、不分东西方阵营都公认的定律:在飞机可到达的海区,没有制空权就没有制海权。如果我近海的制空权被敌方掌握,则我方舰只也无法有效地遂行侦察监视敌舰队的任务。即使是隐蔽性较高的潜艇,如果我方失去制空权,敌方可以派出大量反潜机密集巡航,撒布大量声纳浮标,防止我潜艇掌握其准确行踪。尤其是由于水下通讯技术的限制,即使发现敌舰队踪迹,我方潜艇在向后方指挥部通讯报告敌舰队行踪时仍需上浮到较浅深度才可进行,而且无线电通讯或水声通讯都会发出敌方可探测的信号,可能引敌前来搜索攻击。如果我方完全丧失海区制空权,敌反潜机可以肆意搜索攻击我潜艇,我潜艇的行动也将面临极大困难。而在茫茫海洋之上,不可能依赖传统的侦察员化装抵近侦察。如我方派出侦察船冒充民用船只抵近侦察,敌方可采取直升机大范围外围警戒,禁止一切船只靠近舰队的策略保证行踪安全。实际上,在各次战争里,以美国舰队为代表的强大海上力量也已经展示了这一做法。至于用卫星监视敌方舰队行踪,的确是一个较好的、受敌方反制相对较少的办法。但是,太空中的卫星侦察受云层厚度和卫星自身运行轨迹影响更大,灵活性略有不足,存在一定的盲点,更重要的是在信息实时传送回地面上存在一些重要难点,难以做到后方指挥中心随时掌握敌情,信息传递有一定滞后性。

所以,事实是非常清晰的:如果沿海方向制空权被敌掌握,我方对敌舰队位置情报信息的获取将非常困难,面临信息权失手的问题。如果这样,在情报信息失灵的情况下,我方岸对舰弹道导弹也难以及时有效地知道敌目标在哪里。

由此可见,如果敌方掌握了我近海制空权制海权,就可以长时间较为自如地向我方发动单向打击型的空中突击,将造成我国实力一步步被削弱。在这个过程中,海岸上的大量飞航式岸对舰导弹和海岸地面守备部队难以打击到海上之敌,相反,敌方不但可以在我海岸火力范围之外从容打击我国沿海C3I系统、通讯基础设施、防空重要节点、政府领导机关、电力设施、交通枢纽、国民经济重要设施等重要目标,封锁我对外海上贸易道路,还可以通过高强度的空袭不断削弱我方海岸防御部队和岸基导弹部队。我方海岸防御部队和岸基导弹部队将处于难以打击敌人、只能干挨打的状态。尤其是我方位于大陆海岸线以外的各列岛和群岛要塞区,许多自身都无淡水供给,依赖海上运输船只定期补给。此时如果敌不马上登陆,我方地面部队不但无法对敌海上部队进行作战,而且还面临着严峻的敌通过空中遮断打击我运输船只、切断我守岛部队补给的危险。守岛地面部队人数越多,对于定期补给依赖越严重,运输船只被敌空中遮断击沉的风险越大,守岛地面部队断水断粮危险越大。敌有可能仅通过长时间空中遮断、切断补给,就迫使我军处于不战自乱的困境。

如果敌通过长时间空中战役达成此阶段目标之后,对我国发起大规模两栖登陆入侵,但此时我方海岸防御部队和岸基导弹部队有可能已受到严重削弱。并且由于海岸守御体系不可避免地分兵守御沿广大海岸线的各个节点,仍存在战线过宽而可能被敌集中兵力突破一点、随后实施包抄迂回、向纵深发展的危险。日俄战争里,俄军固守坚固的旅顺口要塞区,但被日军从辽东半岛后侧登陆,切断了后援和补给,经过激烈血战后,最终俄军仍战败;日本侵略中国的甲午战争里,清朝军队虽然在威海等地修建了完善的炮台和要塞设施,北洋舰队龟缩刘公岛基地以保存实力,但仍被日军在威海要塞区范围以外的荣成湾实施登陆,包抄切断了威海的后路,最终威海失守,清朝北洋舰队全军覆没。这都是必须借鉴的历史教训。

现代战争中空军和海军机动力的大大提高,使掌握制空权制海权一方在选择沿海登陆突击点和突击时机时具备更强的主动权和突然性。如敌具备高优势的空中力量保证,则敌在我海岸线一点处集结兵力登陆入侵的速度,可能快于我陆军部队在毫无空中优势的情况下在陆地上调动驰援的速度。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将是极其危险的。面对变化的新形势新特点,必须有新思考新策略。

对此有效的应对策略,应是建立一支强大的空军和海军,同时保持一支拥有强大作战部队(而非过大规模的机关)、并且具有高效快速反应机动能力的陆军。如果强敌真的突破了我海空防御线,进行了登陆,我陆军仍可在我空军的竭力支持下以部分沿海重要防御支撑点为依托,与敌登陆部队在沿海地区鏖战,同时迅速调集强大地面部队,对敌登陆地点实施快速机动阻截、分割、包围、反击,将其在登陆点或沿海省份浅纵深予以歼灭。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中国海权 空权 战争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