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妖魔化公务员?

郑永年   2014-05-27 10:56  

QQ图片20140527104653

一提起公务员,人们马上就联想起“干部”、“当官”、“权力”等一系列牛气冲天的词汇,每年气势磅礴的公务员考试,就足以证明这个群体是多么的炙手可热。可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这个群体里不断发出矫情和抱怨的声音,出现了新的焦虑症,有的甚至指责社会,说自个被妖魔化了。

据媒体报道,一些带长的公务员表示,每个月5万块的奖金不见了,超市卡也取消了,公车还装上了定位系统,这哪是在当官?只要公务员养老金并轨,他们就会立马辞职。还有一些公务员抱怨,这些年社会上对他们冷嘲热讽,部分民众偏执地认定稍微掌握了一些公权力的公务员都是贪官,对于那些抱着“为人民服务“宗旨考进公务员系统的干部来说,太不公平了。

每月5万元的奖金没了,原来他们在焦虑这个。明明是哭着喊着要去为人民服务,却被当成了贪官。冤枉啊,公务员被妖魔化了。

那么,究竟是谁在妖魔化公务员?

在一个法治社会里,公务员只是一种职业,履行行政工作,不影响一方的福祉,所以并不重要。只有在人治社会,公务员成为了官儿,他们工作的能力好坏直接关系地方人民的幸与不幸。所以在中国的文字里,官和僚一直是合在一起的,称为官僚。不管有没有职务、带长不带长,在老百姓心目中就都是官儿。

西方媒体对公务员大多是批评的,影视剧里的公务员大多是反面角色;而我们的媒体和影视剧中的公务员大多是高尚大,是被歌颂的。那么,为什么西方的公务员没有被妖魔化,而我们整天被歌颂的却反被妖魔化?

不管是官还是僚,相信他们也曾有过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只是沦陷于不合理的体制和弥漫于整个社会的拜金主义当中,既厌恶贪腐不公,又对现状感到无奈乃至心理失衡,继而接受,同流合污。等到自个有了权力,就卯足了劲贪够捞足。这种贪官最了解中国政治,也是危害最大的。比如国家能源局,本应是掌控战略资源的国家机器,如今却成了贪腐大鳄的孵化器。从前任局长到现任副局长,从核电司司长到煤炭司副司长,数位手握审批大权的官员先后落马,仅从家里搜出的现金就有一个多亿。

真金不怕火炼。是人,就不怕妖魔化。一份无需创造力、只要按部就班工作就能从收入到医疗、教育、养老等远高于普通民众的职业,一定是炙手可热的。高高在上的,不是神仙就是妖魔,自个把自个摆上了神台,还能怪别人妖魔化你们吗?不是谁在妖魔化公务员,而是部分公务员妖魔化。公务员不是妖魔群体,但是公务员群体中有妖魔。妖魔化公务员的,其实正是公务员群体中的妖魔。

公务员队伍在民众眼里被“异化”,是整个社会的悲哀。公务员想要不被妖魔化,必须要清除群体中的妖魔。经过精兵简政淘汰过滤之后,政府肯定会对剩下的公务员队伍进行安抚,逐步提高他们的待遇。但是如果体制不变,权力还在笼子外头晃荡,仅仅寄希望于官员的自我约束和自我救赎,那反腐就无异于痴人说梦,民众的期盼也必然成为望梅止渴。那个家藏一亿现金的贪官魏鹏远,不也是从普通公务员一路走过来的吗?体制在那儿摆着,一些人早早晚晚都会成为魏鹏远。

认为腐败是必然的,谁上去都会腐败。如果这种观点成了民众的共识,其杀伤力比腐败本身还要可怕!

责任编辑:何美 关键词: 公务员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