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启德:中医不是科学,但不科学不代表不正确

Da-xue   2014-05-27 10:36  

中国科技界的领袖级人物、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韩启德在云南昆明与大学生做了场对话,其中不少话相当实诚:

就我的了解中医是好的,但不一定是科学的,科学并不在于正确。

我最反对学习解剖学。大学生应该多看小说。

我觉得大学生刚刚毕业的时候,即使收入比部分农民工还要少一些的话,我觉得也是合情合理的。恕我直言。

u=1478307403,2372769066&fm=11&gp=0

 

以下是韩启德讲话摘录:

我不太同意中医是科学,可是不科学不说明不正确

我开始说雷话了。中医是科学吗?说老实话,我不太同意中医是科学。中医是人的艺术,是我们要大力推崇的,中医能看好病,无可非议;中医要大力推广,要继承发扬,毫无问题。但是中医是科学吗?这值得探讨。

我们讲的科学是一科一科的学问,现代的学问必须包含要素,必须是可质疑的,不断地靠向真理,不断地纠错,必须是能实证的、量化的,必须用逻辑学的方法等等,科学的要素,有很多我们中医是达不到的。中医凭感觉、凭经验,但是说有没有经过实证?有。经过两三千年绵延不绝,中华民族繁荣昌盛,大量的病都看好了,这是事实。但是它并没有符合科学里面的很多要素。

我在农村当医生的时候,也学了中医,我给人看病,学了九个月就用中医,后来找我看中医的人不比找我看西医的人少。就我的了解中医是好的,但不一定是科学的。科学并不在于正确,不科学不说明它不正确,不好。如果硬要把我们的中医跟现代科学去靠,永远使人觉得你不如现代科学,跟现代科学没法儿去比。

2008116234215886_2

 

我的一个核心的意见是我们对科学要有正确的理解,不要把科学跟绝对正确联系起来。科学只是我们人类文明发展到公元1500年以后,在这几百年里面,一部分地球人所认定的一种体系。而中医是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来所认定的体系,为什么一定要把两个体系去完全等同起来呢?我们应该有这个自信,也应该吸收互相之间的长处。中西医结合是一个非常好的道路,可惜两个体系、两个哲学体系要把它合在一起谈何容易。

我们现在的西医几乎已经不碰病人了,裘法祖先生在世的时候提到一个故事,说一个病人肚子疼,找到他,他让到检查床摸了一下他肚子,这个病人就感动得掉眼泪,说你是我看的第六个医生,前面五个医生都没有碰过我一下肚子。我们西医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完全靠设备,完全靠人为确定的指标来解决问题。

尽管有它很好的能解决问题的地方,但是确实离开病人越来越远,这就容易造成矛盾。我们不说别的因素,中医来说首先要把脉,医生的手搭到了病人的手,如果再加上一个笑容,病人的感觉跟我等了几个小时,看到医生头都不抬,化验单一开检查去,感觉很不一样。

我看中医的体会就是中医容易跟病人搞好关系。西医来问你怎么不舒服?我也不知道怎么不舒服,就是难受。西医看所有检查都没有问题,然后说你没病,病人不生气吗?我要你干吗?我就是难受,你说我没病?

中医不会这样,我当中医,病人刚走进来我就知道他大概是什么问题,然后坐下来,在农村的时候,妇女坐下来给你一个胳膊,什么也不说,我就知道她要我把脉是不是怀孕了。中医的怀孕的脉是很好把的,我学了9个月,掌握的非常好,滑脉就像钢珠子在手底下滑过去,你就问她你月经过去了多长时间?她说我已经有两个月了。恭喜你!你是神医!

438174_121725916000_2

 

我最反对学习解剖学。大学生应该多看小说

我们医学现在缺乏人文,离人文越来越远,离开它医学的宗旨也有点渐行渐远,这一点我觉得我们特别应该要注意。

人文素养不是上音乐课、艺术课学得到的,人文渗透在人的血液里,大学生要多看小说,看经典的文学著作,包括18、19世纪的外国名著,包括现在中国好的文学作品。我经常给学生推荐好的小说,长篇的、短篇的都有,如果有同学有兴趣,我给他很大的鼓励。

我们(北京大学医学部)现在又推出了一项举措,当八年制最后一年的时候,要求每一个学生都写出人文病理,我们现在叫叙事医学,除了写疾病规范的病理以外,必须写出病人患病以后的心理、家人的反映、看病过程当中有什么心理活动,你自己是怎么沟通的。

我最反对学习解剖学,学了那么多,等到你当医生的时候能记得多少呢?我自己的经历,我学解剖学是1963年,那个时候正式进入教学主编的解剖学,大书非常厚,从头到尾全部要背出来,才能考5分。我们有一批同学学解剖学,学到神经衰弱,还没有考过。

考我的一个题目我到现在都记得,因为是口试。说一颗子弹从这个地方打出来,从那儿出来,会打到哪些组织?你看我要下多少功夫?这个学完了到我当医生的时候有用吗?一点用都没有,我很快就忘记了。

1728_1335234236Woq0

 

大学毕业生收入比农民工低是合理的,恕我直言

刚刚大学的毕业生和一个从事了多年建筑工地上的工人,到底应该谁拿得多?我认为你刚毕业的大学生,什么本事也没有,什么事儿也干不了,你凭什么能够比盖那么好房子的人收入多呢?

你同样工作了像他这么多年的时候,你如果专业知识发挥作用多了,你对社会贡献大了,你的收入自然会比农民工多。我们农民工如果满足于现状,不学习,不长进,他的收入只能跟着平均社会的收入往前走,他是要依靠别人、整个社会的收入升高而升高的,但是大学生掌握的专业知识,经过你的努力,后面你可以使你的收入不断地上升。这个情况是不一样的。

大学只是给你一些书本的知识,在你没有变成你的实践能力的时候,你对社会的贡献是不多的。当然,你说我们现在读大学要有成本,我要交学费,但是国家在你身上花的钱更多。所以,我觉得大学生刚刚毕业的时候,即使收入比部分农民工还要少一些的话,我觉得也是合情合理的。恕我直言。

凭什么你号召我,我就要去呢?

我跟中央领导开座谈会的时候,包括中共中央、包括国务院、包括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我多次提出这个观点。像我们这样60年代的大学生,我们毫无代价统统到大西北去,有一个红头文件规定,必须到县医院以下,所以我到了公社卫生院,一工作就是十年。

但是我们对现在的年轻人不能这么要求,时代不同了,环境不同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我们现在是市场经济了,人也是要在市场中流动的,人都往高处去,你们想想我们的子女现在是什么要求?

所以,我觉得政策要讲究实际,拿医学毕业生来说,如果留在昆明医学院的附属医院和下到红河州下面一个乡镇卫生院,钱少拿了,地位低了,本事也小,凭什么要去?凭什么你号召我,我就要去呢?

所以,我觉得我们政府出台了很多的政策,但是不够,如果今天总理在这儿,我也会这么讲,现在这点政策没用,必须作出大的调整,要一级一级把收入倒过来,越到基层收入越高,越到基层职称越高,职称怎么能越高呢?单独给他立农村基层医生的序列,在昆明当五年医生以后可能还是主治医生,但我到农村去可能已经是副高职了,你不平衡吗?你来!

最近有一个建议,就是省、县、乡要建立人才机制,乡镇医院的医生跟县医院的医生人事上要统一,要流通,所以到乡镇去的人,你的人事关系是在县医院,县医院的人随时到乡镇,是一盘棋流通的。

财政上省和县要打通,而且要倒挂,只有在人、财、物各个方面都向基层、向农村倾斜的情况下,我们才能扭转现在这种不好的局面。现在是恶性循环,人才越留在上面,病人越往上走,越往上走,越没有人到下面去,我觉得要扭转这个,必须要下大的决心,我附和你的意见(现场医学生提问,建议待遇向基层倾斜),也把你的意见记下来,我将来再提意见的时候就有了依据了,我说,我在和学生对话的时候,昆明医学院的学生跟我反映了这个问题。

责任编辑:江上客 关键词: 中医 针灸 临床实践 科学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