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权和空权的呼唤(三):那难忘的曾经往事

独家网   刘临川   2014-05-23 14:59  

从1991年海湾战争开始,人们就可以清晰地看到,巡航导弹和航空母舰、舰载机的巨大发展,使得海洋战场已经呈现出一种强烈的趋势:海上力量的打击距离之远,已经远远超出了传统的岸对舰导弹的打击范围,更不用说岸炮了。海上力量的打击范围和能力,已经对传统的近海防御甚至近岸防御造成了严重的单向打击能力——即海上力量可以在传统的近海防御范围之外很远就发起强烈的打击,而传统的近海防御甚至近岸防御却对这种新式海上打击缺乏像样的防御和反击能力。海洋,对邻海国家已经成为更具有战略意义和新的机会及威胁并存的方向。海上力量与空中力量的结合,可以不依赖过去那种大规模两栖登陆作战就可对敌方造成战略性的破坏和打击。而这,正是美国提出“空海一体战”的重要内在原因。

在这种情况下,国防战略思想必须因应武器装备的发展而发展,今天不应再以传统的近海防御和近岸防御的战略思想来指导新的国防形势,军队的编制和结构也应该有所因应调整。我们的海军应该更加注重在强大空中力量支援下争夺较远距离的海权,而不应总是逡巡于家门近处,满足于担任“海岸守门员”。我们的航空军兵种,应该把远海、甚至跨海(即打击东海对面的战争策源地——日本)当做自己必须的任务区,而不应再局限于当个“国土顶盖看家队”除个别战略要点以外,各军种岸防守备部队的比例应随着国防新战略形势的需要而分步下降。否则,就难以利用有限的军费更好地应对未来的反侵略反干涉战争。

其实早在1950年代,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功卓著的将领、国防部长、杰出的军事家彭德怀元帅就在发言中指出过:

海防,归根结底要靠舰艇和飞机在海上防,而不是靠陆军守备部队在海岸上防!

但是,囿于当时中国的国家经济、技术、科研水平的限制,彭德怀元帅这一想法长期未能在我军完全实现。中国海军当时的实际情况,决定了只能作为一支以快艇和潜艇为主在中国近海岸边实施海岸防御的力量。而当时中国空军的实力同样有限,以及“重视国土防空、轻视攻势防空”的保守思想,也使得中国空军缺乏在海上遂行作战任务保卫中国海洋方向的能力。广大海岸线的防卫,实际上仍不得不依靠广大海岸守备部队来执行。海军也为此建设了大量海岸炮兵部队和后来的岸对舰导弹部队来执行海岸守备任务。1959年庐山会议错误地将彭德怀元帅批判为“反党集团头目、反社会主义活动阴谋家”之后,极左的空气在军内发展起来,在毛泽东军事思想基础上进一步完善发展新时代新形势的军事战略思想和新的海洋防御思想更成了噤若寒蝉的禁区。

林彪出任国防部长和中央军委副主席后,采取了大力发展沿海地面守备部队和海军岸防部队的战略思想。在东部沿海各重要地区如旅顺大连、青岛等地,先后成立了多个要塞区,要塞区的级别当时竟达兵团级(高于野战部队军整一级。一个兵团通常包括三个军加兵团直属队),部署了大量地面部队,并以此作为中国沿海防御的重点发展方式,掏山挖洞,地下筑城,为此投入了大量国防经费进行海防要塞工事建设。此后,在中国外海的一些群岛和列岛也先后建立了多个要塞区,驻有重兵把守,意图以此拱卫中国海岸线。那个年代中国在沿海各要塞区建设和沿海国防工事建设上投入的国防经费,是相当可观的,足以让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羡慕不已。

然而,从现代战争的战略角度来看,这种重视海岸防御而轻视制海权制空权建设的战略思想,是完全错误的。这种指导思想,完全无法保护中国的国家海洋权益,等于拱手将广阔的大海让给别人做为对方肆意活动的空间,在现代战争下更丝毫无法阻止敌方强大舰队和航空力量从我海岸以外对我国纵深发起大规模打击,根本无法保护新形势下中国的国家安全。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中国海权 空权 海洋斗争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