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 中美未来将“低烈度广泛对抗”

联合早报网   蔡永伟   2014-05-22 10:08  

中国学者认为,中国已经调整与美国的新型大国关系发展模式,改以某种程度的斗争来寻求合作的可能;美国则在方方面面向中国施压,最终将导致中国在各项国际事务的“脱美化”。美国学者则指出,亚太多国仍然乐见美国在区域内发挥保障安全者的作用,并对中国感到“非常焦虑”。

中美两国近来互动频繁,但无论是外交、经济,还是最近冒出的新一轮网络安全争议,双方的动作都在剑指对方,并且已然发生正面冲突。

受访中国学者认为,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中美“低烈度的广泛对抗”或将成为两国错综复杂、胶着关系的发展趋向——中国已经调整与美国的新型大国关系发展模式,改以某种程度的斗争来寻求合作的可能;美国则在方方面面向中国施压,最终将导致中国在各项国际事务的“脱美化”。

但受访美国学者指出,亚太多国仍然乐见美国在区域内发挥保障安全者的作用,并对中国感到“非常焦虑”;中国须证明它有意愿维护让大国小国都能繁荣发展的公平、和平、讲规则的地区秩序。

就在上月底,美国总统奥巴马刚结束亚洲之行不久,中国分别与菲律宾和越南在存有主权争议的南中国海再掀波澜,引发中美直面交锋。美国批评中国“挑衅”,中国反指美国“一系列罔顾事实不负责任的错误言论助长了有关国家危险和挑衅的行为”。

在中美因南中国海局势升温而对峙互批的背景下,美国财长雅各布·卢以总统特别代表的身份在本月中访华时,先后当着中国总理李克强和副总理汪洋的面,敦促中国放宽对人民币汇率的管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为表达对美国在人民币问题及南中国海争端中批评中国的不满,罕见地拒绝与雅各布·卢会晤。

没多久,在美国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离美赴港、揭露美国也对中国进行网络监控的一周年之际,美国本周一又在网络安全问题上向中国发难,以网络窃密为由起诉五名中国军官。中国当晚便中止双方网络工作组活动,并召见美国驻华大使博卡斯提出抗议。

口头交锋已升级为正面冲突

中美过去三周的上述互动,意味着两国原先的口头交锋已升级到当前的正面冲突,使这个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陷入紧张。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王湘穗教授接受本报访问时说,美国其实早就想在网络问题上对中国“保持一定的压力”,只是因斯诺登事件陷入尴尬而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在美国看来,现在正好是可以高调提出的时候,它也就着手进行了。

王湘穗认为,美国的连串举动源于国内政治对中国的焦虑,其中包括担忧中国近年与日本、韩国和亚细安推进自贸区建设和货币互换,将使美元体系及美国利益受到极大挑战。美国因此在所有事务上向中国施压,期望中国能让步,但中国作为一个长期受到帝国主义威胁的国家,觉得美国不断打压非但是不愿合作的表现,而且还导致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之间的矛盾深化,所以中国不会就范。

王湘穗进一步分析说,美国现在所做的一切,恰恰离它想追求的利益更远,最终将导致中国在经济、政治、安全等国际事务的“脱美化”。

中国已开始在安全领域“脱美化”

事实上,中国已开始在安全领域试图推进“脱美化”的工作。官方近来不断倡导亚洲新安全观、强调亚洲事务应由亚洲国家主导解决,过去两天又高调通过上海举行的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简称亚信)第四次峰会,对外发出推动亚信成为覆盖全亚洲的安全对话合作平台,并在此基础上探讨建立地区安全合作新架构的呼吁。

王湘穗认为,中国这么做,是因为美国近来为日菲越等国站台,不但没有在亚洲发挥稳定作用,还扮演“拉偏架”的角色,导致这个区域出现安全乱局、军备竞赛、紧张局势。“时间长了,大家都能看明白了,觉得美国(在亚洲)不受欢迎。那怎么办?我们就自己谈。”

对此,美国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亚洲事务资深研究员葛来仪(Bonnie Glaser)持保留态度。她告诉本报,中国对亚信给予高度关注,但它究竟是否是个重要的平台还得检验会议的成果。

也是美国政府东亚事务顾问的葛来仪,引述一份该研究中心即将出版的调查结果指出,几乎每个亚太国家仍希望美国在区域内扮演保障安全者的角色,并对中国感到“非常焦虑”。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任韩磊(Paul Haenle)同意说:“在中国近日在南中国海采取挑衅行为的背景下,我认为中国领导人将难以说服亚太各国,它们再也不需要美国的领导来维护和保障亚太的安全。中国的举动正让邻国日益担忧其意图,促使它们希望看到美国在亚太区域发挥更大而非更少的作用。”

韩磊曾从2007年至2009年于前美国总统小布什及现任总统奥巴马任内,担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内主管中国等事务的主任。他认为,中国须要证明的是,它不仅要为亚洲经济发展提供动力,也有意愿维护让大国小国都能繁荣发展的公平、和平、讲规则的地区秩序,唯有这样,才能让各国支持它在亚洲安全方面扮演更重要的领导角色。

中美近来的连串摩擦,也让外界质疑中国所提出的“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为核心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究竟将如何继续发展下去。

王湘穗分析说,中国对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目前来看已经发生转变,它原先设想双方能承认彼此核心利益并避免对抗,但美国显然“不接这个口号”,现在倒是中国和俄罗斯渐渐形成了中国所谓的新型大国关系。既然没能与美国避免抗争,中国只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放弃强调共同利益来实现合作的方式,改以某种程度的斗争来寻求合作的可能。

但王湘穗强调,中美虽然正在发生正面冲突,但烈度比较低,局势仍然可控,双方并将在广泛的博弈中试探彼此的利益边界。“现在的中美仿佛是两只豪猪,正在慢慢通过相互刺探,来找寻安全边界。”

然而,他不认为中美之间的冲突会失控,因为两国在交锋期间将会更了解彼此的利益底线,也会抛掉“一些幻想”,知道哪些事可实现、哪些事办不成。

韩磊则认为,中美双方已对建设新型关系展示决心,这种关系摆脱了过去崛起强国和现有强国之间的战略竞争模式,需要时间和努力实现,而且必须在一套曾为中国及其邻国的发展提供和平环境、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制度下建立起来。

韩磊又指出,中美元首必须针对彼此间的分歧,坦率找寻建设性方法加以管控,同时继续在涉及共同利益的区域及国际问题上,扩大实质合作。

葛来仪则相信,尽管中国对美国的再平衡越来越有意见,美国也指中国对邻居进行威胁和恫吓,但这不会影响中美关系的大局,两国领袖仍有意愿在利益重叠的领域上加强合作。

责任编辑:江上客 关键词: 大国关系 发展模式 正面冲突 利益重叠 合作对抗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