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女记者迟疑中印谁更好?中国读者不服来辩

观察者网   高原   2014-05-21 16:19  

网友观察者:印度女记者迟疑中印谁更好?中国读者不服来辩

帕拉维·艾亚尔(Pallavi Aiyar),这位“一半婆罗门一半泰米尔血统”的高种姓印度女孩,在完成牛津大学、伦敦经济学院的学习后,2002年,她住进了北京雍和宫附近的一个四合院里,成为了印度第三大英语报纸——《印度教徒报》的驻中国记者。

5年的生活和采访,艾亚尔写下了《烟与镜:亲历中国》,为自己赢得了印度新闻界的普利策奖:普莱姆·巴提亚最佳新闻成就奖。这本在印度乃至西方颇为畅销的书籍,被西方读者近乎清一色地评价为“客观”。近日,观察者网微博转发该书片段后,也在中国网友间引起巨大反响。读者大量转发并对作者观点提出了异议。

艾亚尔写下了《烟与镜:亲历中国》,为自己赢得了印度新闻界的普利策奖:普莱姆·巴提亚最佳新闻成就奖。

艾亚尔写下了《烟与镜:亲历中国》,为自己赢得了印度新闻界的普利策奖:普莱姆·巴提亚最佳新闻成就奖。

文中,艾亚尔努力比较着中印两国政治、经济、社会的不同,试着回答“中国好还是印度好?”她惊讶于中国底层人民仍保有尊严,却也置身事外地说,在印度“只要你有钱,就能活得很滋润”。这位中产阶级女孩极力为印度民主辩护,但也意识到民主在印度延缓了决策过程。在这一点上,“中国不拘泥于意识形态的条条框框调和各种矛盾”,远比“印度那些共产主义政党对创新之举的陈腐态度”引人注目。她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和印度政治进步都堪称“史无前例”,她呼吁“民主与公路兼得”,却也意识到“如果中国有了印度的政体,或许就没有这么多马路”……

印度被英国殖民长达190年,在印度首都长大的艾亚尔来到了中国的北京。从一个害怕“狗吠”般中文的精英女孩,到“穿着睡衣、趿着拖鞋”自称“被胡同同化”。中西方冲突在她身上浓缩成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试问中印谁更好?艾亚尔回答“我擅长‘质疑’,却不擅长得出肯定性的结论”。那么这位犹豫的女孩,与中国读者狭路相逢又会怎样?

当中国的穷人,印度的富人

在艾亚尔的文章中,即便是戴着手套的垃圾工人都让她感慨“至少让他们得到了一点点尊严”。她意识到,当“半数的印度女性不能写出自己名字”时,中国底层民众的读写能力已经“足以避免最恶劣的盘剥”,“他们的子女基本都在学校接受教育”。为此,艾亚尔在斩钉截铁地表明“如果我是印度那数百万保洁员、清扫工、门卫或者掏粪工作者中的一员,我恐怕更愿意通过命运的轮回投胎成为中国人”。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艾亚尔在上述表态之后竟然轻描淡写地说:“哪怕生在一个中等富裕的家庭,我大概都会选择印度而不是中国”。“尽管政府所提供的服务一直不佳”,“大多数的德里家庭,只要负担得起,都会购买家用发电机以及在花园配备自用管井,以备停电、停水之需。警察工作不力,所以许多家庭都请了私人保安。”——富人用金钱弥补了公共服务的匮乏,这一切在艾亚尔看来理所当然,却令任何一个普通中国人嗔目结舌。

@鱼游游求钱钱直言:“感觉记者在中等富裕的条件下选择印,是因为有广大底层文盲提供超级廉价的服务。”而精英女孩的居高临下也被网友@懒猫英雄一语道破:“从这篇文章其实可以看出,一切观点和言论都是代表着自己阶层的利益的。作为高种姓贵族阶层的(婆罗门)女记者喜欢印度的民主,感觉在印度生活舒服。”艾亚尔前后态度的反差,在@咱们攻人有力量看来,“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问题是偌大的印度,恐怕还是底层穷苦人民占大多数,无尊严甚至连命都难保的情形下,能说民主更重要?”@淡淡C的反问也引起了@小兽猊猊的共鸣:“女人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随时有被强奸的危险,北京的环卫工戴个手套收垃圾她就感叹比印度有尊严多了,印度下层到底怎么活的??”@茶_墨_愚在评论道,“文明程度的标志之一就是地层人民的生活,越是发达国家地层人民的生活越有尊严。”

宁要“自由”争辩 不愿“压抑”思想

或许艾亚尔在“中国穷人”和“印度富人”间的取舍,印证了@京城拾玖所说“这个记者其实看得蛮清楚嘛,西式的民主架构在殖民时期累积的财富之上。”但另艾亚尔眷恋印度的,显然远远不止特权阶级的惬意生活。

中国“缺乏对思想的热爱,缺乏争辩本身所带来的快乐,缺乏虽刺耳但不乏理性的异议,这些都是最令我想家的原因”。“身为一个好辩的印度人”,艾亚尔在文章中坚称不愿“忍受中国精神生活的压抑和单调”。

对于艾亚尔的观点,@终南山_42755表示应当分清“异议”和“扯淡”:“中国并非不需要思考,而是不需要你胡乱思考。胡乱思考带来的扯淡结局往往需要让整个社会付出额外的代价。所以有些所谓的‘异议者’必须排除,而不是任由横行。”

事实上,被艾亚尔视如瑰宝的“好辩”似乎并不总是导向一个美好的结果。网友@你肿么还赖着不走亲身体验了这种“好辩”:“印度人喜欢十几个人聚在一起讨论作业,最后一致得出一个错误的答案。说明在智力的领域,团队协作似乎没有多大的倍增效应。”

网友@安澜堂-晒太阳的猫指出印度遏止贪腐之所以止步不前,也与“好辩”密不可分。“2010年提出的反腐Lokpal Bill,自2011年12月提交以来就是一个悲剧。来举个例子,2011年12月29日的国会辩论从白天辩论到黑夜又到白天,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辩论把时间都花掉了没时间投票了。时间嗖嗖地走,Lokpal Bill,2011变成了Lokpal Bill,2013……终于在2014年1月被通过了,……最坑爹的是,这件事基本就被当做这个民主国家的高效率范例了。”

艾亚尔也似乎意识到了这点,她承认“民主强调建立共识,或许它延缓了决策过程”。相比之下,中国政府“对实用主义的信奉,以及愿意尝试新想法的愿望”,“与印度的那些共产主义政党对任何实质上的创新之举所表现的的陈腐态度和意识形态上的对抗相比,中国的做法尤其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不少网友对艾亚尔描述的“自由”心向往之,@墨叶飞舞就感慨:“发展常被局限于经济的繁荣而无关其他,但它是否也应该包括人们的自由表达和自主决定生活方式的权利?”但@@萌萌就是萌萌道出了“自由”不能是无本之木:“思想和权利的自由固然重要,但在中国,这些也没显得比活得舒坦更重要。”

既要中国的公路,也要印度的民主

选择富人或是穷人?投奔“自由”还是“压抑”?艾亚尔都心中有数,但在“公路”和“民主”的岔路上,她却徘徊再三。

她清醒地意识到,“投票权并非必然或者常常产生更好的政府……因此出现的贫民窟甚至缺乏最基本的基础设施”。虽然“中国穷人缺乏政治参与,但中国在基本公共设施的提供方面……是赢过了印度。”

或许网友@狼儒死磕派宪政仁波切的评论能解开艾亚尔的心结:“一个政府如果连控制、稳定、管理绝大多数无争议国土都办不到,我觉得它就不用费心探讨合法性问题了。”网友@天下溺援之以道表示:“民主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与西方舆论对中国的悲观预测不同,艾亚尔敏锐地提出,“未来的数年内,中国很可能继续成功地延续目前经济增长和改革策略,同时伴以小幅度的政治变革。”“中国进行政治改革的基础是法制建设……人民获得的不是投票权,而是一系列的合法‘权益’。尽管法律仍然被视为一个控制工具,但它同时也被视为对政府权力的监督,并且个人权力的保障也得到了加强。”

她对着“实现许诺不如赢得选举来得重要”的印度政府呼吁“不要只盯着选举结果,而要把经济增长和提供公共设施作为最终目标”,高喊“应该是印度向世界证明公路和民主可以并存”——艾亚尔几乎就要点破“加强国家经济主导”的诉求,不过她终究还是在此处戛然而止,重新退回“民主”的框架内寻找答案。

每一个有关中国的“很好”描述后,艾亚尔都精心找到一个“但是”。而每一个“但是”之中,她不断在印度搜寻一个反例。网友@水澹-放假中也看出,艾亚尔“一方面说印度的民主是好的,一方面又承认导致了效率低下,紧接着又辩解说这不是民主的问题只是误解。”“她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了。”网友@country-wu评论。@扫雪烹茗觉察到“字里行间里(有着)不得不承认印度赶不上中国的颓丧呢”。

上文中的比较和矛盾在艾亚尔笔下不时闪现,她也屡屡在现实和民主想象中折返跑、尝试自圆其说。艾亚尔曾自述搬进胡同的原因:“只有在这些狭窄的弄堂里,才能找到北京的灵魂。”但正如网友@Qianqian的记忆碎片所说:“中国大着呢,在北京看不到全部。”尽管去过宁夏、浙江、河南,艾亚尔见识过的中国依旧只是冰山一角。她对中国的理解既清醒也武断,她难以摆脱自己的阶级身份客观看待印度,难以取舍印度民主和中国公路……

——恒河水和黄河水都是浅尝辄止的印度女孩,难道正如你所说,“真想总是难以触及,很少只有一个?”还是像@大雨徐来那样豁达地说:“自己脚下的路是最好的路”?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牟一天 关键词: 中印 观察者 印度 中国 读者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