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下一波民族骚乱近在咫尺

观察者网   高原   2014-05-21 14:28  

高原:俄罗斯下一波民族骚乱近在咫尺

近来的莫斯科人心惶惶。过去的两周内,俄罗斯舆论严肃地讨论着外来移民问题。10月10日深夜,一俄罗斯小伙儿送女友回家,在路上与一名阿塞拜疆男子发生争吵后被杀害,案发地正是莫斯科南部乱象丛生的移民聚居区比柳廖沃。随后,俄罗斯民众在凶案现场附近集会,进而演变成近年来最大规模的骚乱。

莫斯科警察相应启动了最高级别的应急预案,这是自莫斯科地铁爆炸以来第一次启动该预案。几天后,凶手被捕,警察查明其为非法移民。莫斯科警察开始在街头对非法移民进行清查,检查重点是高加索及中亚面孔,非法移民的消息频频见诸报端。

这又是一次外来移民与本地极端民族主义者的冲突,是2010年马涅日广场事件的重演。

2010年,在市中心克里姆林宫墙边发生大规模骚乱,事件起因是一名俄罗斯球迷在打架中被北高加索人开枪打死,而警察释放了其余参与打架的北高加索人。随后几天,俄罗斯民族主义者以“复仇”的名义在莫斯科市各处殴打高加索人,一名吉尔吉斯斯坦人被打死。

一桩普通的凶杀案,成为骚乱的导火索,引来关于政治、社会、经济、教育等问题的大讨论。然而我们在这里假设一下,倘若被害者与凶手的身份换一换,遇害的是一位外来移民,那么,这样的大骚乱就很有可能不会发生。

民族主义者与外来移民的冲突已经成为俄罗斯政府的一块心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对政府来说,这两者似乎不可兼而得之。当俄罗斯政府试图用民族主义来团结民众之时,民族主义已经朝着极端方向发展;当政府期望外来移民能弥补俄罗斯不充足的劳动力时,类似的大规模骚乱与治安问题却屡屡发生。

10月13日,被极端民族主义者袭击的比柳廖沃蔬菜市场

10月13日,被极端民族主义者袭击的比柳廖沃蔬菜市场

苏联解体后,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实验在俄罗斯失败,俄罗斯民众对西方产生了一种巨大的失望,开始反观俄罗斯历史,回归俄罗斯。许多政客与政党将民族主义作为工具,试图以民族主义来代替爱国主义,弥补意识形态空缺,并利用民族主义的巨大力量来团结民心。这一情形延续到现在。

俄罗斯是个多民族国家,俄罗斯族人占人口总数的80%左右,但苏联解体之后,低出生率给俄罗斯社会带来极大的不安。普京就曾说过:“俄罗斯面临人口问题,我希望看到的不是移民带来的出生率增长,而是俄罗斯各民族的人口增长。”

但极端民族主义在近年发展迅猛,在国内被称为新纳粹、法西斯。

在比柳廖沃事件之后,俄罗斯自由民主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再发言论,称提议对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包括车臣、达吉斯坦等地区)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以此来减少来自北高加索地区的移民。而头号反对派纳瓦尔内也是一名极端民族主义者,将肤色偏黑的高加索人与蟑螂和苍蝇相提并论。

这样的言论与种族主义的纳粹无异。一些俄罗斯人将找不到工作、生活水平不佳、社会不稳定等负面情况归咎于外来移民,让移民每每成为靶子。

另一方面,俄罗斯又需要移民,离不开移民。

2001年,普京当上总统后第一次回答民众提问。在被问及外来移民问题时,普京说,对俄罗斯而言,这些来自前苏联国家的移民是“命运的礼物”。他们会说俄语,与俄罗斯人一样有着同样的历史,同样的文化。这对俄罗斯是有利的,俄罗斯应当将这样的劳动力安排在国家需要的地方。

十二年过去了,移民仍然在涌入俄罗斯。

今年六月,笔者到外高加索地区的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旅游,沿途看到不少废弃的苏联时代的工厂。这些工厂有的坐落于城市,有的在山区里,厂房玻璃窗漏洞百出,偌大的厂子荒无人烟,这些萧瑟的建筑也是两国高居不下的失业率的缩影。

苏联解体后,许多当地人失去了工作,想要去俄罗斯工作的人却不在少数,因为在俄罗斯,就算是一份司机的职业,也比留在当地要有利可图得多,而莫斯科又以其近六万卢布(约一万两千人民币)的平均收入成为了移民的首选目的地。在莫斯科,大量来自高加索和中亚的移民从事着诸如建筑工人、出租车司机、清扫工的工作,城市中大部分蔬菜与贸易市场也被外来移民所占据。

拥有苏联时代生活记忆的人说,苏联时代没有民族问题,所有人——俄罗斯人、格鲁吉亚人、亚美尼亚人、阿塞拜疆人、高加索人、中亚人等等——都是平等的,当然,也没有移民问题。

如今的极端民族主义支持者们大多是年轻人,是苏联解体后成长起来的一代人。

11月4日是俄罗斯的公共节日“民族团结日”,也是众所周知的极端民族主义集会日,“把俄罗斯还给俄罗斯(族)人”的标语将会再次飘荡在街头。莫斯科的惶惶人心刚刚平复一些,下一波骚乱却已经近在咫尺。

10月13日,极端民族主义者在比柳廖沃集会,引发大规模骚乱

10月13日,极端民族主义者在比柳廖沃集会,引发大规模骚乱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牟一天 关键词: 一波 俄罗斯 骚乱 高原 民族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