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说中国的高增长粗放低效?

观察者网   杜建国   2014-05-19 16:35  

“中国的高增长粗放低效”说法很粗放

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已经持续三十余年了,成就巨大。不过最近却有越来越多的人看低甚至否定这一高增长的意义,他们认为这一高增长只是片面的粗放式的增长,只有量的扩张,缺乏质的提升,导致中国各产业未能得到转型升级,至今仍徘徊于全球产业链的中低端。

我认为该论严重低估了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并不符合中国的经验。事实上,与该论断相反,长期高速增长下的中国经济不仅有规模的扩张,而且也有质量的提升,中国产业正在完成从劳动力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或资本密集型的升级,在许多领域已达到世界一流水平,有的甚至已经实现“由追赶变超越”。

目前,全球最好的火电厂(超超临界机组)、水电站(最大单机容量)、核电站(第三代与第四代核电站)、电网(特高压电网)以及最好的炼化厂之一(镇海炼化)等都建在中国。另外值得强调的是,这些厂家所使用的大型成套生产设备,包括其中最为核心的部件,也都是由中国的装备制造企业提供的,这意味着中国的高端装备制造业已跃居世界一流水平。除此之外,中国还拥有全球最好的煤制油工厂,最好的石油开采技术,最好的雷达与预警飞机(之一),最大的模锻压机,最好的大件铸造技术,最大规格、最大承重的数控机床,首台智能化数控机床,等等。

继高铁产业之后,中国的航空业以多款隐形战机、大型运输机接连面世、新型发动机研发进展顺利为标志,可能正在实现又一个产业大跃进。中国的陆工机械、海工机械、造船业的水平,也都已处在世界先进行列。许多人总认为中国虽是世界工厂,但是只能造“壳”,不能造“芯”,其实这都是老黄历了。就拿造船业来说,燃气轮机、大型低速柴油发动机曲轴、大型螺旋桨这三种重型精密设备的制造技术最为高端,为极少数国家所掌握。齐重公司研发出数控重型曲轴复合加工机床后,令中国得以告别大型发动机曲轴依赖进口的历史;武重集团攻克了数控螺旋桨机床的难关,让中国潜艇螺旋桨的噪音大大减小。燃气轮机方面,中国也正在完成从引进到消化吸收的过程,制约中国新式军舰大规模量产的发动机瓶颈已被突破。

长期以来,中国的小汽车制造业因过于依赖外资而为人诟病,并被视为中国产业水平低的标志,不过令人振奋的迹象也出现了。目前,济南二机床集团生产的全自动汽车冲压生产线的效率全球最高,比如福特在堪萨斯、底特律和杭州的工厂就都已采用了济南二机床的设备。国际巨头的生产线都依赖中国装备制造企业了,中国小汽车制造业的前景恐怕不会灰暗。

中国的4G通信技术标准已被国际接受,全球五大通信设备制造商,中国占有两席。中国的生物医药业,也在快速发展。据报道,中国高端通用芯片、基础软件、核心电子器件、大型集成电路装备的研发未来将取得重大突破。

中国不仅是世界工厂,还是世界工地。中国的工程施工技术,无论盖高楼、架桥梁、挖隧道、修公路、铺高铁、还是建港口、筑水坝、架管线,现在大都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中国的铁路运输效率和中国的港口装卸效率,也是全球最高的。

遗憾的是,时至今日,上述重大进步并没有得到舆论应有的重视,而中国制造等同于劳动密集型产品这一印象还依旧占据着大多数人的大脑。其实早在2006年,中国就已经超越欧盟和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高科技产品出口国了。2012年上半年,纺织品、服装、箱包、鞋类、玩具、家具、塑料制品等七大类产品合在一起,占中国出口总值的比重也就勉强达到五分之一,而机电产品则高达五分之三。中国不仅拥有全球最为完整的产业链,而且正在抢占这一链条上的各个环节的全球制高点,可谓是呈全面开花之态。

2012年两会期间,科技部部长万钢坦言中国越来越不在乎西方的高科技封锁了,因为现在“没有我们造不出来的东西”。

粗放论者另一理由是中国的高速增长只不过是依靠超量投资来支撑的,这一理由也很片面。其实,不只是中国,所有经济体的增长最后都得落实到投资上面,没有投资,就没有扩大再生产,就没有增长,一个经济体的高增长依赖于投资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因此,问题不在于中国的高增长是不是依赖投资,而在于中国的投资效率的高低与否。近十多年来,中国投资占GDP40%(被高估),就可以带来10%的增长,这远远高于同期多数发达国家。可见,中国不仅有高投资率,同样还有样很高的投资效率。

综上所述,那种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无比粗放、只是规模上的扩张而非质量上的提升、中国依旧处在全球产业链低端的观点,是不符合事实的。

这一点其实很容易解释。经济长期高速增长而又没有伴随产业升级的,只能是以资源出口为主的那类国家,比如海湾国家,甚至是澳大利亚这样的越来越依赖出口铁矿石和天然气的国家。作为资源相对匮乏的国家,中国经济以制造业为主,其长期的高速增长,肯定离不开劳动生产率的大幅度提高,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则与产业水平的提高是一体两面。换个说法,中国经济规模不断扩大的过程,只能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不断被技术和资本密集型产业所替代的过程。长期高速增长与粗放低效并存,这对于中国经济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

毋庸置疑,中国经济需要进一步提高质量和效益,但是这不应该以否定过去的基本面为前提,而应该以肯定和继承过去为前提。另外,如今成天指责中国经济粗放低效的那些势力,恰恰才是中国经济进一步升级的障碍,是最应该被淘汰掉的。回头笔者将详细阐述对这一问题的看法。

635049282195058945中国模式专题

欢迎您给我们投递稿件进行交流:pr@guancha.cn (编读往来投稿请随信附上您的姓名、住址、邮编, 我们将会在10个工作日内通过平邮给您寄出一份最近一期的《社会观察》杂志)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牟一天 关键词: 低效 中国 说法 增长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