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可能很快要崩溃

国外理论动态   格雷戈瑞•威廉姆斯   2014-05-18 11:50  

123451111

由美国社会学协会编辑出版的《世界体系研究杂志》(在2013年第2期刊发了康涅狄格大学学者格雷戈瑞•威廉姆斯对世界体系理论的主要创始人伊曼纽尔•沃勒斯坦的访谈。访谈从沃勒斯坦与英国历史学家、《新左翼评论》主编佩里•安德森在学术思想上的联系与区别切入,追溯了沃勒斯坦学术思想的演进。沃勒斯坦指出,学术范围内学科的划分是当前资本主义世界危机的一部分。他高度评价1968年革命对现代世界体系的重要意义,指出现代世界体系必然崩溃,而实现新世界体系的力量来源于民众。访谈主要内容如下。

近40年前的1974年,伊曼纽尔•沃勒斯坦出版了他的巨著《现代世界体系》的第一卷。同年,英国历史学家和《新左翼评论》主编佩里•安德森发表了关于现代性起源的历史巨著的前两部分。这一出版的巧合,引起了很多对他们的宏观历史观点的比较研究。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位作者都是采用总体性方法研究问题的,而应用总体性方法就是坚持整体主义方法论。沃勒斯坦基于对世界体系构想的总体性,而安德森提倡总体化。这是一个有意义的对比。作为历史体系,世界体系是有起点、终点以及可识别的地理边界的封闭总体。总体化是开放式的,这引起了很多思考。在安德森看来,开始于古代的历史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终点。虽然他们的著作都研究现代世界,但沃勒斯坦和安德森是在截然不同的意义上研究世界的。然而,他们都没有宣称自己的观点是一种独特的社会分析范式。而且,沃勒斯坦还声称世界体系是“一个需要争论的范式”。

在20世纪70年代,沃勒斯坦和安德森熟悉了彼此的研究。他们互提关于著作的建议。安德森甚至接受沃勒斯坦的邀请,在宾厄姆顿大学讲授了几门课程。然而,由于分析单位的不同,他们对于世界历史和当前重大事件的整体观点存在着明显的差异。与安德森不同,沃勒斯坦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还一直怀疑马克思主义对资产阶级革命的重视。沃勒斯坦认为,作为一个整体的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系将会因其自身矛盾的积累而崩溃;而由于它的崩溃,个体和社会运动可能决定下一个或多个世界体系将如何运行。安德森认为,今天的资本主义是强大的,尽管它可能很快就要崩溃。

在我们的谈话中,沃勒斯坦讨论了他的世界体系观的起源和含义。我们的谈话从他对安德森的思考开始,追踪了他的思想演变。接着,我们开始转向了世界体系问题,而其在本质上原是属于生态学(或世界生态学)的分析方式。在如今的4卷本著作中,沃勒斯坦的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系对环境分析是否敏感,人们一直存在争论。今天,沃勒斯坦指出:世界体系的观点与环境史是彼此相容的,因为它正在整体论的传统中发挥作用。换句话说,整体与组成部分是分不开的。经济、政治、社会、环境不能彼此分开。这就是沃勒斯坦为什么从历史社会科学的角度入手,而不只是从社会学的角度写起。

事实上,沃勒斯坦认为学术范围内的学科划分是当前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的一部分。牛顿科学鼓励人们寻求不受时空变化影响的普遍规律。这种知识积累的通则式的观点也广泛存在于社会科学之中。然而,根据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普里高津的发现:看似永恒不变的规则也有其时空条件。沃勒斯坦认为,我们应在知识的各个领域接受不确定性原理。这不是因为我们收集证据有麻烦,而是因为世界体系危机的结果有多种可能。因此,他在著作中批判了这种牛顿式的假设:资本主义是一种天然的、非历史的制度。沃勒斯坦甚至否认通则式的思维方法对资本主义至关重要的观点--最显著的是相信比较世界体系就能揭示世界历史本质真理的思想(这样的比较逻辑只适用于系统转型时期,体系本质上是没有规则的)。还有,沃勒斯坦没有为了迎合通则式世界观而放弃对历史的独特解释。他拒绝赞美案例的特殊性,认为这种特殊性缺乏更宏大的概括力。在沃勒斯坦看来,世界体系分析打破了社会科学研究中固有的偏见。

在采访的最后部分,我们转到了1968年革命。作为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特设专家组成员,沃勒斯坦曾担任过政府与占领大楼的学生之间的谈判代表。后来,他开始意识到当年的运动是现代世界体系危机的征兆。我们的访谈以这一内容结束是很合适的。沃勒斯坦相信,在全球社会剧变的当今时代,我们正见证资本主义的最后表演,看似很小的事件可能产生巨大的反响。现代世界体系的终结是必然的。无论它们将改善还是恶化人类的生存状况,这些挣扎的最终结果在本质上是不确定的。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何美 关键词: 资本主义 世界体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