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旭:中国应就叙利亚提案投反对票

观察者网   戴旭   2014-05-12 15:21  

联合国安理会行将就叙利亚问题投票。俄罗斯明确表示将投反对票,成为西方舆论的众矢之的。中国应支持俄罗斯,也投反对票。

由阿盟发起的安理会决议草案,受到西方的鼎力推动。它为外部军事干预叙利亚局势埋下伏笔。中国要考虑同阿盟的关系,投反对票有一定外交风险。尤其是叙利亚现政权被最终推翻的可能性相当高,中国为支持它而不顾其他,看上去不太值。此外拥有否决权的俄罗斯一旦投反对票,中国投弃权票并不影响投票结局。

但是中国投弃权票,会陷俄罗斯于孤立,而现在是莫斯科最需要外交支持的时候。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对两国的重要性都因西方的进逼,变得逐渐紧迫。叙利亚问题是中国以付出一定代价,主动给中俄战略关系加入一根钢筋的机会。北京应敢于同莫斯科结为在安理会的投票同盟。

中俄成为完全的盟友不现实,也没必要。但美国对中俄两国的态度,以及西方不断增加的压力,在逼中俄将彼此关系做实际的升级。两国必须在关键性国际问题上,特别是在安全问题上,形成准盟友的协调能力。这将是两国未来安全的基石。

叙利亚已是中东地区不受西方控制的孤岛,尽管它有可能被西方最终攻克,但叙局势远未走到尽头。安理会决议草案虽以阿盟名义提交,但阿盟内部的态度并非真正一致。此外,阿盟并无左右大国行为的野心,我们应有勇气在阿盟面前保持在安理会投票的自主性。

俄罗斯对中国的期待,远比阿盟的高,因为俄罗斯的朋友比阿盟的少。中国是否支持,对阿盟的意义是能否通过提案,对俄罗斯的意义则是是否能打破孤立。中国投什么票,必然影响莫斯科对俄中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究竟有多少含金量的评估。

其实无论怎么投票都很难,中国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当权衡都不好做的时候,就应另换角度思考。

中国越难投,越说明我们这一票重要。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实力大。只要中国的实力越来越大,我们对各方的重要性今后只会增加,即使有谁今天对我们不悦。对中阿关系和中俄关系,道理是一样的。

莫斯科的特殊性是,中国今后有可能需要俄罗斯关键性的战略支持,甚至需要它在某个时刻同中国结为共同对付美国的力量。从现在开始,我们应当为那个时刻未雨绸缪。

国际政治的结构性宏观变数,说到底跟中国崛起有关。西方围绕中国的紧张,比围绕俄罗斯的紧张要深刻得多,未来西方围绕中国的战略布局,也会是最活跃的。中国今后需要战略上借重俄罗斯的时候会越来越多。

阿盟也是中国的朋友,对中国很重要。但中国投反对票是基于反对强行用外力改变一个国家基本政权的原则。中国的反对票不应是安理会的意外。

相信阿盟能够理解中国投反对票的外交合理性,世界也会因此对中国的自主外交有更多认识。说到底,中国无论怎么投,都谈不上它能决定我们的命运。我们是有力量并能制造各种回旋空间和机会的大国。我们别看轻自己。

(戴旭,空军上校军衔,中国著名军事专家,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代表作有《太空战》、《海图腾》、《C形包围》、《盛世狼烟》等。

戴旭,空军上校军衔,中国著名军事专家,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代表作有《太空战》、《海图腾》、《C形包围》、《盛世狼烟》等。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牟一天 关键词: 叙利亚 反对票 提案 中国 戴旭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