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家庭主妇也面临“无名痛”

观察者网   戴锦华   2014-05-12 11:00  

戴锦华谈《第二性》、《女性的奥秘》及第二波女性主义浪潮

1963年出版的女权运动的经典著作《女性的奥秘》被视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书籍之一,它“点燃了当代女权运动,并因此永久改写了美国等国家的社会结构”(《纽约时报》),它吹响向传统性别角色分工挑战的号角,同时使其作者美国作家贝蒂•弗里丹成为1960年代晚期女性解放运动的主要缔造者之一。

北京大学教授戴锦华在1980年代就读过这本书,这是她继波伏娃《第二性》之后,阅读的第二本女性主义著作。对于半个世纪前出版的《女性的奥秘》,戴锦华说,她印象最深的就是书中描述的美国郊区生活家庭主妇的“无名痛”,“这本书具体针对着郊区化的过程中,中产阶级白人女性面临的社会性问题。”她认为现在的中国女性也开始面临做职业女性还是家庭主妇的选择,以及这种“无名痛”。

戴锦华,北京大学教授,专攻中国电影史、大众文化研究以及女性文学研究,著有《电影理论与批评手册》等。

电影《革命之路》剧照,该片讲述1950年代一个美国中产阶级白人妇女的“无名痛”

把女性问题上升到文化和精神心理层面

东方早报:谈到女性主义运动第二波浪潮的时候,有的说法是波伏娃《第二性》起到推动作用,有的说是《女性的奥秘》。对女性主义运动的推动,两本书的区别在哪里?

戴锦华:我觉得,简单地说,最表面的区别就是法国跟美国的区别。波伏娃的《第二性》更注重对哲学命题的追问,是对性别哲学的追问。我现在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是波伏娃发现了社会性别的存在。比如说,她认为性别是后天建成的,是一种文化规范。

而《女性的奥秘》面对的是美国社会中的社会学意义上女性和她们所面临的社会性困境。贝蒂对女性问题的讨论,上升到了文化和精神心理的层面。我当时对这本书印象最深的是,书中描述的美国这种所谓郊区别墅生活,也就是郊区生活家庭主妇的“无名痛”。

按照社会规范和标准,这些郊区中产阶级家庭主妇的生活应该是幸福的,但她们陷于焦虑、困惑,有某些生理和心理的症状,这些东西是无以名状的。所以这本书具体针对的是郊区化的过程中,中产阶级白人女性面临的社会性问题。

当年我读《女性的奥秘》时,我对美国还一无所知,对美国白人中产阶级也一无所知,但还是会被书中这种“无名痛”触动。我自己在对女性的观察当中,很多女性的痛苦好像都是“无名痛”,没有语言可以表达,没有文化可以呈现。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牟一天 关键词: 女性主义 第二性 奥秘 浪潮 女性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