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经济学是否是科学?(三)

观察者网   陈禹   2014-05-12 10:05  

西方经济学是否是科学?(三)

事关经济学的讨论大家并不陌生,有趣的是理论科学家再次介入经济学讨论。茅于轼、陈平、陈禹、孙涤都有理工专业背景。陈平更是自称研究经济问题的物理学家。茅于轼先生在接下来的几封邮件里,回顾了自己研究历程的转变,再次引出新的话题。这些邮件不仅呈现出一个和以往媒体上改革推动者形象不同的茅于轼,也引出陈平更多关于经济学与科学关系的思考。在以往国内知识界少见的话题浮出水面,想必会给大家的思考带来新风。茅于轼更希望张五常、盛洪等经济学家能加入这个讨论。

【讨论(一)、(二)内容,请点击链接:《检验真理的标准是实验还是逻辑(一)》、《检验真理的标准是实验还是逻辑(二)》】

陈平教授、茅于轼教授、陈禹教授和孙涤教授

一、陈平答茅于轼、孙涤:《实验如何检验收入分配的经济学》问题

【观察者网注:此前孙涤在回应中推荐两本最新著作。并提出一个新问题:经济学所处理的“真理”(利益如何分配的学说),是既不能靠逻辑亦难以通过实验来证明(证实)的。

格林斯潘:The Map and the Territory: Risk, Human Nature, and the Future of Forecasting

推荐著作一:Alan Greenspan 在一个星期前出的反思集,颇有意思的“The Map and the Territory”;(观察者网此前刊载《格林斯潘:我为何没能预测到经济海啸》一文,为格林斯潘就其新书接受的采访。)

叶航、陈叶烽、贾拥民:《超越经济人:人类的亲社会行为与社会偏好》,高等教育出版社,2013年8月版

推荐著作二:《超越经济人——人类的亲社会行为和社会偏好》(浙大的叶航团队所著,九月刚出版)。】

陈平10月25日回应:

孙涤,茅于轼,诸位学友,

茅于轼和我的对话引起许多朋友的兴趣。我和茅于轼商量,同意把我们的对话公开,一则方法论上有新意,二是可以改变国内的学术风气。我们请上海民办的《观察者》网站编辑,帮我们组织讨论。因为我在《观察者》网上有个专栏。大家如同意,以后只要回答我的邮件,就可加入我和茅于轼的对话了。

孙涤的问题非常深刻。西方主流经济学的立场,经济利益分配属于规范经济学(nominal economics), 就是我前面提到的主流价值判断,似乎不属于实证经济学(positive economics)的范围。马克思经济学的说法,就是阶级利益,社会学家放大一点,就是利益集团。这次金融危机,西方主流媒体也看得很清楚,自由化的政策和利益集团有关。好些著名经济学家的立场,如格林斯潘、伯南克、萨默斯,支持自由化,不仅是学理问题,还收了金融界各种利益输送,如离开公职后到大金融集团任高管或董事,加高额咨询费,在职时接受高额演讲费,等等。国内的走穴名家,如郎咸平,显然不是学理出发,而是自己炒作赚钱。

即便如此,我还是认为利益分配问题,可以由实践检验。我是主张经济学是经验科学(empirical science),即是价值问题,也是可以由实践检验的。举例言之。新古典经济学讲社会利益等于个人利益加总,以此论证帕累托最优的价值判断,再证明方法论个人主义的正确。模型只讲鲁滨孙经济,代表者模型。我认为是错误的。

理由两条:

一、个人利益是波动的向量,不是标量。所以,个人利益之和,不是算术之和,是向量之和。以房地产为例,地产商和制造业的利益是冲突的,地价越高,房地产投资者短期利益越高,制造业成本越高,一旦制造业出走,房地产泡沫破裂,长期大家都受损,这里是短期和长期的矛盾,金融危机,债务危机,全是如此。即使我赞成市场经济,不赞成消灭房产私有制,我也可以明确用金融危机的实践否定有效市场理论,支持行为经济学的观察,支持对房地产投机的调控,包括征收空置税和累进房产税。

二、自由化大行其道的是涓流理论(trickle down economics)。他们鼓吹给富人减税,富人增加消费,等于给穷人创造就业。这个理论之荒唐,自然可以用马克思经济学批评,也是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抗议理由。但是,我批评涓流理论,同样可以用经验数据和经济学机制反驳。理由很简单,美国减税后,对美国的投资没有增加,收入差距增大,美国失业率增加了。为什么?因为中国的投资回报率高于美国。给美国富人减税,资本无祖国,投资外逃到中国和新兴市场去了。从长远看,不同道德价值观主导下的经济制度,一定会影响这个国家的经济竞争力、文明生存率和危机应对力。这是为什么我在美国欧洲生活观察多年,越来越觉得中国文明有生命力的原因。这是否属于科学主义?请陈禹批评。

我受爱因斯坦和普里戈金影响,很多观察,是从世界公民的角度出发的,是科学家的角度。某些事实,例如殖民主义的影响,即使我主观不喜欢,也得承认某阶段国际竞争力的事实。我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说良心话,我看到苏联的衰败、西欧的老化和埃及文明的命运,是十分悲哀的,一点没有幸灾乐祸的心情。对日本的老化、台湾的乱局,也是一样的心情。我倒是担忧中国人盖了几百个高楼,就得意忘形,其实研究院和高科技国防,和西方、前苏联比,还差得远。中国的科学理论和哲学,美国、中国和欧洲比,更处在初级阶段,差得更远。

就孙涤提出的分配问题而言,我认为德国的分配模式,比英美模式好的多,莱茵模式的市场经济,强调制造业而非金融,强调利益参与者 stake-holder而非股东利益,强调环境,而非GDP,还有限制高楼,鼓励中小城市,在奔驰汽车厂所在城市的市中心,只许公共有轨电车和自行车,不许开汽车。经济发展,科学领先,而非市场主导,如此等等,都是值得中国学习的。

陈平

2013.10.25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牟一天 关键词: 经济学 科学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