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皮书”是如何诞生的——出版往事(二)

观察者网   陈昕   2014-05-09 11:04  

“黄皮书”是如何诞生的——出版往事(二)

在中国当代文化思潮中,读者对于引导潮流的出版物有一种俗成的约定,就是将封面颜色作为简约的称谓。积淀在中国当代阅读史长河里的就有“灰皮书”、“黄皮书”、“黑皮书”。很显然,能享有这样的称谓,一定是开风气、领风骚、引新潮的大型丛书套书。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北京、上海有两套“灰皮书”,分别由人民出版社(三联书店)、上海人民出版社内部刊行。所收的图书大多是西方当代重要学术思潮的代表性著作,如汤因比的《历史研究》、悉尼·胡克的《历史中的英雄》、约翰·杜威的《人的问题》、伏尔泰的《哲学通信》等。出版“灰皮书”的目的当时是为了供高级领导干部了解和批判资产阶级学说,但客观上也成为文化封闭时代中西思想与学术隔而不绝的“气孔”,成为那个时代先醒者与先知者的思想养料。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这场史无前例的文化浩劫把这两个小小的“气孔”也给堵上了。

改革开放之初,出版界作为思想激荡的先锋爆发出新的强烈的启蒙热情。80年代初期,一套名叫“走向未来”的丛书风靡全国,这套丛书的封面采用黑白构图,以展示思想的清浊激荡,可能是因为国际上“白皮书”带有官方政策性发布的特定含义的缘故,这套书并没有被思想界称为“白皮书”。这套丛书虽然在四川出版,策划班子与编辑委员会都在京城,汇集了中国思想界诸多新锐人士,因此,思想新潮,视野宏阔,为改革开放之初的思想者、探索者注入了许多鲜活的精神元气。当时,我在学林出版社担任编辑,因为与四川人民出版社参与此套丛书编辑工作的邓星盈同志(后任四川人民出版社社长)相熟,常常可以在第一时间读到这套丛书的最新刊本。我一直认为,“走向未来”丛书是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出版界在解放思想方面最重要的成果之一,开一代风气之先。但是,在惊叹这套丛书的气势与新锐的同时,也隐隐察觉到它的某些不足。譬如丛书的整体结构有些随意、将就,触及改革开放核心的经济学选题相对偏少;由于出版周期的急迫,许多选题缺乏必要的打磨与积淀,因此,一些品种题重文轻,可以看得出来,有的图书是作者的急就章,真正的“干货”只是一篇论文,《西方的丑学》就是如此;毕竟是大风乍起的年代,不少新知睿识来不及雕凿就被催生成出版物了;一些译作的翻译质量比较粗糙,马克斯·韦伯的名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只是一个粗糙的节译本。总的看来,这套丛书的启蒙意义大于学术积累,而且,编辑的职业介入程度似乎不深,基本上是编委会操盘。这一切都必定会折损其市场的生命周期和传播、收藏价值。于是,一个念头盘恒在我的心头,那就是要以上海学界为基础,由编辑主导,策划出一套兼顾思想启蒙和学术深耕的丛书来,满足思想界的热切需求。这才有了后来的“黄皮书”——“当代学术思潮译丛”。

6349428246317963601586Jyr50_n

确定了立足中国、立足当代,思想启蒙与学术深耕并举,只收译作,不收原创,注重新学科、新思潮、新观点,具有学科标志性、代表性,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学者和作品等策划原则之后,1985年起,我开始了全面的学术调研与走访,沪上的青年学人是我走访的重点,因为这之前,我参与编辑了“青年学者丛书”,结识了一批思想活跃、学养厚实的学术新秀。我首先找到了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系的研究生杨鲁军,他是一位思想极为活跃的青年学者,大学本科期间就已经在报刊上发表了多篇有影响力的论文。杨鲁军对我的设想极为赞同,帮助我联系上了复旦大学哲学系的博士研究生张汝伦、新闻系的博士研究生武伟、外文系的博士研究生汪耀进,后来我又叫上了华东师大经济系的青年教师陈琦伟和历史系青年教师王晴佳。我们在一起检索当代西方学术文献、分析当代学术思潮的流派和走向,经过深入地调研,一个完整的丛书结构和轮廓开始凸显出来。之后又经历了几次争锋和激辩,确定了最初的20本书目。第一批20种书目的突出特点是选题布局比较讲究,体现了较好的结构感,其中有西方当代政治学的扛鼎力作,有经济学的最新流派,也有现代心理学的先锋之作,新史学的最新进展,还有科学哲学、横断学科的协同论、突变论、混沌学说,以及传播学、未来学、生态哲学与环境科学的前沿之作;出场的有学术大师,如政治学的亨廷顿,科学哲学的普利高津等,也有学术新秀、思想野狐禅拉洛兹、里夫金等;体裁上既有经典笔法的学术专著,也有作为公共知识的思想综论、学术普及读物,还有文笔轻松的名家访谈。

完成第一批选题的策划和确定译者后,重要的工作就是繁重的案头编辑与加工,由于这批选题涵盖的学科领域广,涉及语种多(英、法、德、俄、日),而当时我所任职的学林出版社组建不久,学术编辑的团队尚在建设之中,学术素养深厚、懂多种外语、能娴熟处理书稿的编辑人数不足,为尽快成系列地推出该套丛书,我想到被称为“中国翻译图书出版重镇”的上海译文出版社。我一直的好友石磊此时刚刚出任上海译文出版社副社长,他是当时上海最年轻的出版社领导,我们经常在一起纵论出版改革的大趋势和阅读讨论一些重要的图书。我拿着策划书与第一批译稿寻求石磊的帮助。听完我的介绍,敏锐的石磊立即意识到这是一套可能在思想界、学术界划破星空的丛书,当即提出在上海译文出版社立项出版,此事还得到了时任上海译文出版社社长、著名翻译家孙家晋先生的支持。为加强出版推进力度,上海译文出版社经研究由分管社会科学著作出版的副总编辑、著名翻译家汤永宽先生担任丛书主编,我与杨鲁军担任副主编,译文社抽调精干编辑队伍投入译稿的编辑与加工环节,保证丛书以最优秀的译校质量推向市场。我作为副主编和策划人,通读了大部分译稿。在封面设计环节,我们特别强调将丛书策划书中的核心意图设计在封面上,同时加强色彩、构图的标识性,以形成丛书鲜明的风格。在石磊的指示下,著名装帧设计家陶雪华担任了这套丛书的设计师。陶雪华属于对内容有一定悟性的装帧设计家,她以鲜艳的明黄作为封面封底的底色,策划要点与书名顶天立地,夺目、大气中透出秩序。这就是后来被读者高度认同的“黄皮书”明快简洁的装帧特色。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牟一天 关键词: 出版往事 黄皮书 陈昕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