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昕:《中国震撼》的出版及其价值——出版往事(三)

观察者网   陈昕   2014-05-09 10:41  

陈昕:《中国震撼》的出版及其价值——出版往事(三)

张维为著《中国震撼——一个“文明型国家”的崛起》一书自今年1月出版以来,引起了较大的社会反响,包括《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在内的全国几十家媒体均在突出的位置,用较大的篇幅刊登了专家学者的书评文章和对作者的采访报道,一时间好评如潮,市场对该书的反应也很热烈,几度断货,六次加印,累计印数已高达14万册。作为该书的组稿人和决审者,我想谈谈这部著作的出版过程及其价值所在。

《中国震撼》的出版缘起

我与张维为相识于2009年第61届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上。那一年为向全球市场推介我们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与美国圣智学习出版集团合作出版的“中国改革30年研究丛书”(英文版),我们于书展期间在法兰克福举办了一场题为“中国的经济改革与发展(1978-2008)”的大型论坛。举办这个国际论坛的目的在于向全世界表明,西方主流经济学推崇的“华盛顿共识”并非解决一切发展道路问题的灵丹妙药,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大国,必须探索具有自身特色的发展道路与发展模式。出席这个国际论坛的中外嘉宾有近200人,包括德国前总理施罗德,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菲尔普斯,世界银行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伦敦经济学院教授阿塔·侯赛因,法兰克福大学教授何梦笔,复旦大学教授史正富,北京大学教授陈平在内的中外政要和著名经济学家在会上作了精彩的讲演。身为瑞士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的张维为应邀从瑞士赶来参加论坛,并提出了“中国式学习、创新路径”的问题与讲演嘉宾一起讨论。会后,我和维为相谈甚深。维为曾走访过100多个国家,他告诉我,发展中国家照搬西方模式是有沉痛教训的。西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在非洲推行了所谓的“结构调整方案”,大力削减公共开支、减少政府的作用,结果使非洲的国家能力变得更加脆弱,一般认为这是导致非洲国家经济和社会危机、艾滋病严重失控的主要原因。博茨瓦纳是非洲经济增长记录最好的国家,一直被西方赞美为非洲大陆上一块民主制度的“沙漠绿洲”,但它离现代化的目标依然是那么遥远,47%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人均寿命只有40多岁。俄罗斯推行“休克疗法”,今天被很多俄国人称为俄罗斯历史上出现的第三次“浩劫”。“华盛顿共识”要求发展中国家,不管条件成熟与否,都推动资本市场自由化,结果引来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后来的阿根廷金融危机,使不少国家的经济倒退了20年。维为的这些观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在法兰克福期间,维为、陈平、史正富、石磊和我还在一起讨论“中国道路”、“中国模式”的一些基本特征,如政府主导、实事求是、实验区方式、渐进与增量改革、对外开放、利用资源优势等,大家对“中国道路”、“中国模式”充满着期待和信心,认为这已经不再仅仅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它开始具有了世界意义。由此,我产生了请维为撰写一部通俗介绍“中国模式”的理论读物的想法。维为告知,正有这样的打算和计划,于是就有了《中国震撼》这样一个选题。

《中国震撼》的基本立论是,中国今天的崛起不是一个普通国家的崛起,而是一个五千年连绵不断的伟大文明的复兴,是一个“文明型国家”的崛起。这种“文明型国家”崛起的深度、广度和力度都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见的。它不会跟着别人亦步亦趋,不会照搬西方或其他任何模式,它只会沿着自己特有的传统轨迹和历史逻辑继续演变和迈进;在崛起的道路上它可能经历挫折和困难,但其崛起的轨迹和方向已清晰可见,且不可逆转;这种“文明型国家”有能力汲取其他文明的一切长处而不失去自我,并对世界文明做出原创性的贡献,因为它本身就是不断产生新坐标的内源性主体文明。从这一基本立论出发,这部著作通过对100多个国家或地区发展道路的观察,特别是对印度、东欧、东亚等国或地区采用西方模式所导致发展困境的分析及与“中国模式”的比较等,说明了我们走中国自己道路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牟一天 关键词: 中国模式 中国震撼 张维为 陈昕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