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何不愿意承认经济规模超美 成为世界第一

观察者网   高连奎   2014-05-09 10:16  

“中国经济规模在2014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日前,世界银行发布2011年“国际比较项目”报告,通过购买力平价法(PPP)计算作出预测称,今年中国可能超越美国,一跃成为全球头号经济体。这一新论点引起全球各大媒体热议。

对于这一来之不易的好消息,参与这份报告研究的中国国家统计局并不赞同,并且坚定地拒绝这一结论,也不希望这样的统计数据被公之于众。据透露,双方在世行ICP项目内部争执了足足一年。甚至导致最终出炉的报告中有这样一个注解:中国国家统计局对本报告采用的方法论的某些方面持保留意见。以至于有媒体甚至用上了“中国痛恨最大经济体”这样的标题。

635351417453522162

2014年中国经济一季度GDP同比增长7.4%

中国之所以不愿意更快地成为“世界第一”,很多人认为是因为计算方法的问题,比如由于在国际贸易中,必须以汇率作为付款的基础,因此在比较国家之间的经济实力时,汇率法无疑更显重要。而世界银行则是采用购买力平价法,购买力平价理论最早由20世纪初瑞典经济学家古斯塔夫·卡塞尔提出。简单地说,购买力平价是国家间综合价格之比,即两种或多种货币在不同国家购买相同数量和质量的商品和服务时的价格比率,用来衡量对比国之间价格水平的差异。例如,购买相同数量和质量的一篮子商品,在中国用了80元人民币,在美国用了20美元,对于这篮子商品来说,人民币对美元的购买力平价是4:1,也就是说,在这些商品上,4元人民币购买力相当于1美元。以PPP计算,中国的人均GDP在世界上也排在第99位的后列。

美国金融分析师格雷格·麦克布莱德说,虽然PPP消除了一些统计失真,但误差仍然很大。但我们必须指出的是世行的预测采取的是购买力平价计算法,这是一种被认为更科学的算法,而且一直被世界银行所采用,并非单独针对中国,尽管这一算法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但是其科学性也是不言而喻的,因为可以规避汇率被人为扭曲的情况。其实算法不是问题,这一算法已经坚持多年,中国也从来没有抗议过,而本次中国抗议的也不是算法,而是“第一”的名头。

成为“世界第一”一直是近代以来中国人的梦想,所以当外面说我们“崛起”的时候,我们更愿意称为“复兴”,因为世界第一的宝座本身就属于中国。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寻求经济大发展开始,中国经济上升到世纪第一的势头便不可阻挡。但中国的复兴绝不是我们自己一家的事情,我们不能忽视这个转变的历史意义。美国作为全球经济霸主已经超过了一个世纪。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就意味着中国取代美国成为第一,这是一个信号,显示着全球政治经济中心由西方到东方的快速转变。

对于广大中国人来说,成为第一意味着粉碎了西方长达两个世纪来的羞辱,更证明了中国政治的优越性,甚至是中国人的聪明和优越,而丢掉了第一的位置象征着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下降,象征着美国模式的失败,从更大了说,是整个西方的衰落。这些解读一旦发酵,将成为媒体、学术界的持续热点,对生活在中西方人们的震动刚刚开始。中国政府对世行预测的表态,虽然固守在方法论上,但很难说没有这些数据外因素的考量。

当然还有另外一些人,他们从不相信中国自己的数据,不认为中国已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这次面对世行预测,他们也愿意附和说“不可能”。其实,中国的统计数字如果不可靠,恐怕也是偏低而非虚高。如果将2012年各省区公布的GDP加总,中国GDP总量将比国家统计局给出的数据多出5.8万亿人民币!这意味着,中国政府为了挤掉水分,将GDP总量向下修正了11%。在此过程中,也许考虑到了夸大经济总量将在国内外面临的不利局面,而英国《金融时报》称中国在世行国际比较项目(ICP)中花了一年时间阻止这个统计结果公布,似乎多少印证了中国主动调低数字的猜想。另外中国半合法和非法的灰色和黑色经济活动猖獗,这些未能统计在内,中国实际的GDP数据应高很多。综合不同因素考量,中国政府公布的GDP数据,还是基本可靠的。

中国政府显然也会以史为鉴。当年日本超越美国的冲动引来了“广场协议”,在某种程度上,进而导致了日本“失去的二十年”。虽然中国面对美国天然要比日本这个“非正常国家”硬气得多,但在金融方面中国确实需要警惕。

除此之外,中国也应该看到美国在创新方面仍有着坚固的领先优势,在许多领域的主宰地位不会消亡。纽约即使“衰落”,仍将是世界最高级的经济中心之一;美元再疲软,也仍将是最大的储备货币之一。当然,美国人自身也应该反思,当下的美国同样急需一场改革,需要更好的基础建设,更好的免税代码,提升教育系统,缩小收入差距,这些能够稳固经济增长。

其实,中国经济超越美国一直是经济学家们热议的话题,2000年以来,年均10%的增长率使得GDP增加了三倍。这种奇迹般的复合增长意味着,中国注定会超越增长放缓的美国。作为全球廉价商品供应国,中国去年已超越美国成为全球头号货物贸易大国。2013年中国拥有2000亿美元左右的经常账户盈余,美国则存在约400亿美元的经常账户赤字。即使全球经济危机期间,中国经济也保持着大约六七年翻一番的高成长速度,而美国则处于衰退或小幅增长中。中国如果不是在2010年下半年开始紧缩货币,主动放慢发展速度,2014年超越美国不仅仅是按购买力算法了,即使按照真实汇率,中国也将大幅超越美国。自2010年以来的中国货币紧缩和主动经济减速,至少让中国超越美国的时间推后了三四年,而这种推后估计也有中国政府对美国因素的考虑。

但从常识上看,一个贸易量第一、钢铁产量世界第一、汽车产量世界第一、外汇储备世界第一、高等教育规模跃居世界第一、而且人口四倍于美国的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本身就没有什么让人惊讶的。但从早期的“中国崩溃论”,到后来的“中国威胁论”,再到今天的“中国第一论”,国际舆论也越来越从唱衰中国到要求中国承担更多国际义务和责任上来。例如,联合国会费就该多出,国际援助与救灾等更不能太小气,温室气体减排应该承担更大份额,等等,诸如此类,不一而足。而中方则一再强调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人均GDP位居穷国之列。另一方面,中国强调西方一直不理会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决策份额太小的现实,如在IMF(国际货币基金)和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的代表权额度等。如果中国能够在国际社会上迅速享有与经济地位等量的权利,当然中国也愿意承担这些任务,但达到这一点又非常难,这也是中国不愿成为世界第一的一个原因。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经济规模 中国 美国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