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经济学是否是科学?(三)(6)

观察者网   陈平   2014-05-08 16:43  

九、陈平:一切有待展开(11月3日)

茅于轼,

同意茅于轼意见。邹至庄的数学太深。不适合在网上讨论。

茅于轼讨论的价格,投机,食利问题,是新古典的核心问题。我们放到孙涤的分配问题一起讨论。

委内瑞拉我没去过。我去过巴西,见过阿根廷的财政部长。拉美的问题是个好题目。

华盛顿共识,休克疗法,中低收入陷阱,主要是依据拉美问题来的。可以和中国问题一起讨论。

转型问题,中国可以和苏东比较,发展问题,中国可以和拉美比较。

茅于轼有时间可以展开一下。你的文章都像是格言警句,我学不来你的文风。我讨论问题都是先想经验例子,再分类,再对比不同类的代表理论。最后才去想政策和应用问题。

所以每次你提一个问题,我的答案总是一长串案例和文献。我的学生经常抱怨信息量太大,但是我养成习惯了,改不了。

真是对不起。

谢谢茅于轼。

陈平

【本期讨论者简介】

孙涤,1979年跳级考入上海财经大学研究生院。1984年就读奥斯汀德州大学商学院;1988年获管理学博士学位。1995年越级晋升为加州州立大学(长堤)商学院终身正教授。1997年当选为加州州立大学长堤分校商学院信息管理系系主任,并任上海交通大学顾问教授(1993年)、上海财经大学兼任教授(2002年),在北京大学、上海财经大学、南京大学等兼任教授。1999年起任中国建设银行总行总经理、战略规划委员会首席顾问。2005年起任深圳发展银行的首席信息官。

茅于轼,1929年生,经济学者。1946年毕业于重庆南开中学,同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机械系。1986年赴美国哈佛大学任注册访问学者,1993年从中国社会科学院退休,与其他四位经济学家共同创办天则经济研究所,任所长。代表作有《择优分配原理》、《中国人的道德前景》等。2012年3月,茅于轼获得米尔顿•弗里德曼自由奖。

陈禹,原中国人民大学信息学院教授,现已退休。1965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数学系,在中学教数学多年。1978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信息管理系,攻读计算机应用硕士学位。1981年获硕士学位,留校任教。2009年退休。由于工作中大量接触经济管理实际工作,对于系统科学、经济科学、复杂性研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参加了中国系统工程学会、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多年来的活动。代表著作有《信息系统的分析与设计》(1986)、《信息经济学教程》(1998)、《关于系统的对话》(1989)等。

陈平,自号“眉山剑客”,别号“寂寞求错”。1968年毕业于北京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1987年获得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校区物理学博士。原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退休教授。现任复旦大学新政治经济学中心高级研究员,春秋综合研究院研究员。研究领域为复杂系统和演化经济学。北大网页:http://www.nsd.edu.cn/cn/article.asp?articleid=6255,北大邮箱:pchen@nsd.pku.edu.cn,观察网专栏:http://www.guancha.cn/chen-ping/list_1.shtml。

(进一步讨论将在下一期刊登)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牟一天 关键词: 陈平 茅于轼 逻辑经济学 新古典经济学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