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经济学是否是科学?(三)(4)

观察者网   陈平   2014-05-08 16:43  

六、茅于轼:详谈经济学是不是科学?(10月31日)

经济学有一门分支称为数理经济学,就是把数学引进了经济学。于是经济学就有了数学的特点,即“放诸四海而皆准”,而且万古不变。

为什么经济学可以应用数学?如果假定经济学的目的是财富生产的极大化,于是数学中的极大化方法就可以应用到经济学里来。但是问题的复杂性在于这个极大化是在一系列约束条件下去实现的。一个社会在人力,自然资源,技术能力等方面都有不可突破的限制。于是我们的问题就是在这一系列限制下如何使财富的生产达到极大。这时候数学发挥了重大的作用。这就是数理经济学。

将数学引进经济学先要设立几个假定。一是“经济人”的假定。实际上就是假定人是一台追求利益的计算机,它对在给定条件下计算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决策。这个假定是否成立关系重大。有许多论文讨论这一问题。它涉及到道德,人是不是也有比自身利益更重要的考虑。尽管议论纷纷,但并没有能完全推倒这个假定,它大体上是能够成立的。

二是人在做选择的时候,有一个优先顺序,称为效用。买什么东西,选什么职业等等都不是抓阄决定的,而是有一个比较和理性的选择的。这个优先顺序各人都不相同,但是确实存在。此外,还有一些别的假定,如边际收益递减,吃第三个馒头的味道赶不上吃第一个馒头。在数学上认定为如投入产出是凹函数(或称上凸)。

有了这些条件,最优解就可以推导出来。其结果就是“一般均衡状态”。这个状态就是所有商品的供求都达到均衡,因此钱可以无障碍地购买一切商品,一切商品也能无障碍地换成钱。这个均衡是通过价格的浮动而实现的。在现实生活中是通过自由买卖,自由定价而实现的。我们能够买到粮食是因为有市场,有自由交换。不是因为有18亿亩耕地红线的保护。在一个市场上钱可以买一切东西,不光是粮食。没有那么多红线保障几千种商品的供需平衡。

一般均衡的最优性和万古不变性,也可以用日常生活中的经验来说明。在一般均衡条件下钱可以衡量一切商品的价值。从而一切经济决策都有了方向。此时不同商品可以还算到同一个单位上来比较(理发可以和打电话比较),这个单位就是货币单位(元)。于是商品可以相加,得出GDP。没有一般均衡是算不出GDP来的。特别是一切经济活动都有了方向。比如企业必须赚钱,而不是生产产品。在一般均衡条件下投入品可以和产出品做比较,知道企业是赚钱还是赔钱。两个技术方案可以比较那个成本更低更可取。可以知道什么商品该出口,什么该进口等等。如果没有一般均衡这一切都迷失了方向。所以一般均衡为最优,而且万古不变。计划经济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没有均衡价格,钱不能度量每一种商品的价值,决策全部陷入混乱。均衡价格能够最优配置资源这一点是万古不变的。所以我写过一篇短文,题目就是“价格万岁”。任何放弃商品交换,用互相服务,不计价格的“理想”社会注定是要失败的。

但是一般均衡的最优性仅仅是静态的。如果讲动态,就要考虑未来的变化。一切设及未来的交易都有不确定性。如果未来的交易能够百分之百地按合同完成,未来的交易和即时完成的交易没有区别,动态等于是静态。但要解决从现在的状态过渡到将来的状态如何选择一条最优径路。我推导出了动态择优分配方法,实际上就是变分法中的Euler方程。不过我用了自己的择优分配的原理来推导它。如果未来具有不确定性,问题进入另外一个随机过程的分支。要用完全不同的方法去解。这些都是经济学中尚未彻底开发的领域 。

另外,我对食利者的看法有所不同。传统的道德观认为食利者是剥削,是寄生虫。但是现代的经济学认为放贷者对经济是有贡献的。他们的贡献是“钱尽其用”。其实,所谓资源配置就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包括钱尽其用。这是财富创造的根本原因。经济学就是研究如何做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整个金融业干的就是钱尽其用。他们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但也冒不确定性的风险。

对投机我也有我的看法。投机包括在空间的投机和在时间的投机。不管是空间或时间的投机,相同的地方是把商品从多余变为稀缺,从而价值提高了。这是真正的财富创造,不是虚无的财富。对食利和投机不创造财富的错误认识来自“劳动价值论”,认为只有生产劳动才能生产出价值。其实劳动对财富创造既不是必要条件,更不是充分条件。劳动如果用得不得当还会消灭财富。大炼钢铁的劳动是消灭财富的。钢炼出来了,国家更穷了。学大寨,以粮为纲,上山下乡,工业化等等都可能消灭财富。通过改善资源配置赚到钱,才是财富的创造。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牟一天 关键词: 陈平 茅于轼 逻辑经济学 新古典经济学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