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峰:数据回归和币值修正

观察者网   魏峰   2014-05-08 16:17  

狼终于来了?

4月10日,海关总署依例发布了上月全国商品进出口的各项统计快讯,其中最重要的3月(当月)进出口商品贸易方式总值表,公布的数据让无数经济分析家们都大跌眼镜。3月的中国进出口额与去年同期相比,不但没有如多数预测的那样小幅增长,而且出现了相当剧烈的下跌,其中出口下降了9.2%,进口下降了13.8%,降幅之大甚至远超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剧烈冲击世界经济的时期。以至于把整个一季度的进出口贸易同比数据也拖累成了负数。

数据一出,唱衰中国多年的一些机构和人士如获至宝——有了中国自己刚公布的官方数字佐证,再加上前一段时间另一些宏观数据也有所回落——似乎终于等到了他们预言将要实现的一天,中国经济真遇到什么大麻烦了?

但是,除了这些媒体和媒体上的专家之外,在真正的市场上,对中国最新经济速报的反应却同样非常“异样”——国内外的各个金融和商品交易市场对于世界最大贸易国,第二大经济体如此“自由落体式下降”的新闻,却基本都波澜不惊,国内股指还因为“沪港股市通”的政策正式获批而逆市上涨。很显然,国内国际的绝大多数市场参与者,并不认为这组进出口贸易的数据昭示了中国经济正受到严重的冲击,遭遇短期内难以克服的困难,所以才会如此淡定。

也确实如此。

3月全国进出口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出现大幅下跌,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正遭受严重打击。

3月全国进出口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出现大幅下跌,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正遭受严重打击。

数据是如何被扭曲的

如果只粗看一季度的进出口数据与去年同期对比,如此深幅的下跌确实是经济,至少是与进出口密切相关的那部分经济出了大问题的表现。但是,只要分析海关同时提供的另一份一季度进出口统计数据——《进出口商品主要国别(地区)表》——就可以发现,造成一季度进出口贸易额出现负增长的原因,主要是与香港、台湾等少数贸易对象的进出口陡然下降。一季度与香港的贸易额下降了33%,与台湾贸易额下降了20.4%,而这个趋势其实更早前就已经很明显——1月和2月与香港的进出口贸易额同比分别下降了18.4%和23.6%;与台湾也分别有7.8%和8.4%的降幅。而中国与其它大多数贸易伙伴的进出口却仍然保持了稳定,或者还有一定的增长。

对这种奇怪的特殊情况出现的解释,直接浅表的解释是因为去年同期与港台贸易基数特别高,于是在今年形成了强大的放缓效应。但如果进一步细究根源,则可以发现去年同期高基数的形成,才是真正不正常的。在2013年前几个月内,在中国(大陆)与其它主要经济体的贸易状况变化都不大的情况下,唯独与香港、台湾的进出口贸易出现了超常增长。据海关统计,2013年一季度对港贸易额的增长幅度竟高达71%,对台贸易也有30%以上的增长,相当反常,当时就引发了普遍的怀疑。现在对港台贸易额统计数据出现深幅回调,实际应当是向着真实贸易状况回归。

如果按贸易方式分类进行分析,可以观察得更加清楚。依据贸易方式分类后的数据,影响一季度进出口贸易额大幅下降的主要因素,高度集中在“海关特殊监管区物流货物”类别。在这个类别下的进出口额,3月期间同比下降了55%,而整个一季度同比下降了43%,减少的贸易额高达3100亿元左右。而在2013年1季度,该类别下的进出口额增长率竟高达173%,仅广东省辖下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物流货物进出口就达到703.6亿美元,增长了6.4倍(商务部数据)。这种高到不现实的增长速度,早就被国内外许多分析指出过,必定是由于其中掺杂着大量的虚假贸易。而编造虚假贸易关系,除了一部分性质恶劣的是为了骗取退税,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输入或输出热钱套利。

去年年初,趁着中国正处于十年一届交接的最繁忙时,大量热钱借助贸易途径流入中国套利,而“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物流货物”由于可以暂不通关、暂不缴税,正好最符合虚构贸易的要求,甚至可以循环进口-出口-进口,所以不幸沦为了重灾区。而这波热钱流入的规模之大更是近年来罕见的,以至于只要略微留心外汇占款、外汇储备与进出口数据的异常就能发现不妥,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

这种与香港或经香港转口的进出口贸易异常状况,到去年4月份多个机构联合进行整治后,逐渐恢复了正常。时至今日,还遗留的主要影响就是去年同期畸高的“基数”,让今年的相关报表必须付出难看的修正代价,但这种修正本身对经济的实际负面作用微不足道。因此,相关人士才会有信心放言,到5月份后进出口同比数据就能转正。也因此,市场对于今年一季度进出口数据的“坏消息”才会如此无动于衷——即使去年虚报贸易额可能对经济产生不利,“坏影响”也早就过去了。从这个角度出发,唱衰派其实又晚来了一步。

轻度贬值利大于弊

实际上,一季度进出口贸易数据的公布甚至可能还对中国经济略微有利。官方正式的贸易额和顺差数都大幅下降,对本币汇率必然有着一定的贬值压力。而人民币这数年来几乎一直都处在持续的升值通道中。这种持续的升值不但给外贸企业增加了相当一部分成本,而且使得对热钱来说,只要能进入中国就可以获得几乎无风险的套利。以至于尽管中国设立了严格的金融防火墙,但热钱还是源源不断地涌入,而且手段越来越多样,规模也已经庞大到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影响国内金融、资本市场的稳定。

目前,中国正在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以及金融、资本市场的逐步开放。而这种让投机资金几乎无风险获得收益的状况,延续的时间越长,显然越不利于以上目标的平稳推进,所以完全可以想见,决策和管理机构对于能够削弱热钱活跃性,同时又对实体经济有利的小幅贬值,现在是乐观其成的。

可以引为旁证的是,上月央行即去年把人民币/美元汇率浮动区间从±0.5%提高到±1%,再次将浮动区间一次性提高了整整一倍,扩大到了±2%。而几乎在同期,很大程度上正是借力于西方媒体掀起的又一波“中国崩溃论”“影子银行危机论”,人民币的汇率出乎多数机构的预料,在市场上突然转入了贬值曲线,在短短两个月左右时间就将去年一整年的升值幅度几乎完全消化殆尽。哪怕其间美国以财政部高官出面的形式,公开指责中国“干预市场”也不为所动。

在这前一波的博弈中,多方面的消息都表明,由于成功打破了人民币单向升值路径,投机套利的热钱,无论是利用各种手段已经流入国内的,还是利用海外人民币离岸市场的,全遭到了一次痛快淋漓的迎头痛击。无论对于建立中国货币当局在国际市场上的威信,还是人民币迈向全面国际化要习惯的汇率战演练,都可谓是非常成功的。食髓知味之下,不强力干预目前有利于继续轻度贬值的市场气氛,为实体经济和外贸营造一个较好的环境,但不过度竞争性贬值,以避免刺激主要贸易伙伴,显然是管理当局最可能希望保持的格局。

健康的人不用为别人吃药

事实上,尽管唱衰派利用西方媒体在舆论主导权的优势,在众所周知的动机支持下,一而再再而三地掀起对中国经济可持续性的质疑浪潮,包括在国内也得到了一些呼应,但声势虽大,却一直没有真正动摇过中国政府对于宏观经济“可控、可靠”的基本认识。本届政府成立仅一年多,高级领导人就公开多次阐明,中国已经不把绝对增长速度放在首位,而是更在意速度与质量的匹配。李克强总理10日在博鳌亚洲论坛就又再次强调:只要能够保证比较充分的就业,不出现较大波动,7.5%左右的增长速度都属于合理区间。不会为经济一时波动而采取短期的强刺激政策。 实际上尽管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确实一直持续下降,但全球各大版块的经济增长早自2008年就都开始整体下行,无论是与发达经济体还是发展中经济体相比,中国的发展速度仍然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一枝独秀。更重要的是,这几年的发展速度基本满足了中国社会实现比较充分的就业,并且让大多数劳动者收入继续持续提高,这是评判经济增长“够”还是“不够”,最重要也是最客观的标准了,在这一点上,西方任何一个大型经济体都无法与中国相比较。谁的经济基础更加健康,其实根本不用争论。

反而是西方财经媒体和智库,所谓对中国经济状况与前景的分析,仍然极度纠结于中国“失力”的标志是增长速度跌破8%还是7%,然后据此给中国开出一堆“应该如何如何”的药方。有的如《经济学家》几十年不变的套方,类似的“配药”已经放倒过数不清的发展中经济体,自然是如今绝大多数人都知道要绕着走的。不过还有一些开方者,用心其实是担心中国打喷嚏世界就感冒,而自己不得不去吃药。总希望中国再来一次“四万亿”,他们就用不着经历调整产业、平衡财政的痛苦了。只是中国政府的坚定,意味着他们也一定会以失望而告终。归根到底,世界上没有救世主,中国会做好自己的事,这就是对世界最大、最可靠的贡献了。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沙砾 关键词: 进出口贸易额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进出口贸易额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