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将主导G2.5格局

观察者网   陈平   2014-05-08 15:05  

陈平:中国将主导G2.5格局

2013年12月19日至20日,由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和中国光大集团联合举办的“光大·世纪中国论坛”在香港举行,观察者网应邀参加。本文为观察者网专栏作者、春秋研究院研究员陈平教授在论坛的演讲稿。观察者网特此整理(作者已审核文字稿)。

由中国光大集团和上海世纪出版集团联合举办《光大·世纪中国论坛》于2013年12月19日至20日在香港举行。春秋研究院研究员陈平教授发言。

光大·世纪中国论坛在香港举行

光大·世纪中国论坛在香港举行

我非常有幸,是林毅夫的同事,又是史正富的同事。我是在美国拿的博士,我的老师普里戈金是欧洲人,所以我对美国很了解。但是我先要声明,我是物理学家,在到美国留学之前,我是做氢弹和平利用的,我的大学老师严济慈是中国原子弹之父钱三强的老师。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更有信心的是,科学技术是经济发展的动力,中国在科技方面将会引领世界的发展。

我先给大家看一下危机的表现,大家都非常熟悉。在座很多人都是做金融的,我就不多讲了。中国的经济表现,在危机以前,也就是北京奥运会开幕前,西方媒体还掀起一个渲染大波,要挑战,中国繁荣是不是都是假的?金融危机来了之后,全都震住了:中国崛起已经是不可动摇的事实。我来的前两个月,刚刚在美国开一个会,主题是“欧元区能拯救吗?”结论是什么呢?美欧经济学家和政治家都承认:欧元区该拯救,但是很难拯救。原因在于西方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过去的30年,西方不应该把技术和产业大规模移到中国,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我觉得他们讲的是实话。为什么中国应对危机的能力这么强?我最深的体会就是,经济学的问题不仅是科学问题,而且是政治问题。原来我们做经济学的时候,争论了几十年,到底凯恩斯的财政政策有效呢?还是弗里德曼的货币政策有效?这次一看,大伙儿都非常明白,当然是财政政策有效,货币政策无效。货币政策无效为什么还要用它呢?因为财政政策要求有效的强政府,才能推行有远见的结构调整政策。西方号称的三权分立互相制衡的情况下,所有的利益集团都要抱住自己的既得利益,财政政策就瘫痪了。所以美国明明知道降低到零利率是一个吸毒政策,没有别的办法。

这次危机有一个非常震撼的事实,就是中国经验开始走向世界。2008年10月14号,奥巴马上台以前,在纽约开了一个国际研讨会:《给奥巴马新总统建言》。当时请了美国、欧洲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中国请了我一个。当时我的发言就提了几条建议,我的主张比林毅夫推荐的中国经验还要强硬。那时候危机已经来了,即将卸任的小布什政府已经手忙脚乱。我说美国对付危机的话,你们要学中国经验。我讲了三条:

第一条,先增长后改革。外国人惊讶中国30年改革那么快,为什么呢?因为中国先从农业改革开始,大家都没有意见。农业起来以后,再解决国企改革,5000万国有企业职工下岗,后来一亿五千万农民进城。假如先没有经济增长的话,这些人下岗了,如果没有出路,不上街示威游行闹反才怪!当时第一条建议就把美欧的经济学家震住了。说这怎么可能呢?他们至今找不到经济增长点。所以美欧社会动乱有增无减。

第二条,要搞混合经济。危机以前,里根和撒切尔夫人开创了30年的自由化政策,中心思想是私有企业比国有企业有效率。我给他们讲的相反:中国人的经验是混合经济比私有经济还要有效率。因为私有经济有创新有活力,但是短期行为;国有经济有长期眼光,可以占据战略最高点;跨国公司带进来的是新技术;集体经济有助社会稳定。所以中国人多种经济的竞争使得中国社会在过去30年,又有增长,又能保持稳定,又创新得非常快。当时他们觉得这不可思议,现在这种观念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

另外一条,改革要改变思维范式。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们对中国的观察还是非常有远见的。在金融危机以前,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春江水暖鸭先知”。谁是鸭子呢?是欧洲人,不是美国人。美国人特别自大,自以为我们美国处处是天下第一。欧洲人早就有危机感。在2008年6月份,欧盟就开了一个会,主题就是《探索未来思维范式的改变》。因为我是普里戈金(比利时物理化学家和理论物理学家,1977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耗散理论首创者)的学生,但是他已经去世了,所以请我做主题讲演。我当时的标题到现在为止还震撼很多人,请我去的恰恰是个英国人。经济学里对主流经济学的批评,集中在“有界理性”。今年得诺贝尔奖的耶鲁大学的席勒,就是用金融市场的有界理性来否定新古典经济学的完美理性。我的讲题就叫“从有界理性到经济复杂性”,“经济复杂性”的研究我们是用复杂科学研究经济学的先驱,但是很多人听不懂,我们讲复杂性到底什么意思?

我于是给了一个副标题,“Limits of Freedom ,Democracy and Law(自由、民主和法治的局限)”。我用最前沿的复杂科学直接挑战西方的核心价值观,下面的人都震住了。你在挑战西方的核心观念,怎么可能呢?我说道理很简单:第一,有资源限制,就不可能有自由。我生下来就在日本飞机的轰炸底下,从小就学会备战背灾荒,哪里有随心所欲的自由呢?中国人每次动员群众都要说一句话:抓住机遇!所以我们中国人没有可能像美国学生那样晃来晃去,享受自由。中国人一看到机遇来了,是未来的方向,马上就扑上去。你看现在世界上哪个新技术出现后,不是中国人冲在前面学?

第二,有科学就没有民主。我说我是一个科学家。科学是开放竞争的,但不是民主的。科学问题多数人的意见永远是错的!对吧?哪一个企业、大学的运作是多数人决定?真正的难处在什么地方呢?难处是判断哪些少数人代表未来的方向?科学的办法是竞争性实验。社会决策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美国人在议会里辩论,辩论了半天到现在为止还是瘫痪,这边人说要往右,那边人说要往左,辩论到最后原地呆着不算,还往下沉。我们中国人最大的智慧是什么?恰恰是邓小平的智慧。文化革命我是经历过的,这边要左那边要右打得天翻地覆。邓小平说,别争了。为什么?柏拉图都说要争论,你怎么不争了?中国的发明,一是协商,二是分区实验。所以中国的很多改革,又破旧规又立新规,都不是在议会里辩论出来的,是分区实验创新出来的,别人一看,马上跟进。我说,中国的实验比民主效果更好,同意吗?没有争议!

第三个,法律是维持现状还是鼓励创新?德国人最喜欢法律。西方人一天到晚教训我们,你们中国发展这么快,全是坑蒙拐骗偷人家的抄袭人家的,什么时候变成法治国家?我就问他们一个问题,谁制定法律,为谁制定?所有的法律都是上一次竞争的赢家制定的游戏规则,保护他的既得利益,抑制未来的挑战者。如果你片面强调法律,而不让法律与时俱进,法律的制定只按程序来,不看实际效果,你的经济就会停滞不前。如果你运气好,没有竞争者,你可以过几十年的高福利生活,现在碰到竞争者,你就不行了。中国人怎么解决?实验和协商!所以中国在过去30年里,不仅经济发展非常快,也走出了一条不同的发展道路。我的观点引起极大的震撼。

时间过得非常快!去年夏天在墨西哥城开会,还有G20,到今年10月份讨论欧元区危机的时候,有西方学者跳出来说,现在哪有G20?G3都没有了,那有什么?G2.5!因为欧洲本来是德法为首的联盟,现在法国能不能在欧元区待住都成了问题了!所以现在真正主导世界的只有美国、中国、德国。德国实际上只有半个G,因为规模不够大。

前面的讲演,林毅夫对中国前景非常乐观。他是芝加哥新古典经济学训练出来的,非常强调GDP、世界银行这套指标。我是做理论物理的,然后做理论生态学。从生态学的视角看世界,我对中国的实力估计,比林毅夫还要乐观。因为美国GDP统计中的无效浪费(物理学叫熵),远比中国为高。中国现在的工业产值已经超过美国,有效GDP应当超过美国!我在想为什么主导世界的是这三大块?道理非常简单。如果从2000年的文明来看,中国发展的模式和西方发展的模式不一样。西方发展的模式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规模经济。大家都知道规模经济的起点是英国的圈地运动,成千上万亩地圈下来变成牧场,放羊发展毛纺业,然后引发第一次工业革命。美国福特汽车发明流水生产线,当然平均成本更低,足以打败传统手工业。所以西方的工业和工业化的农业可以在全世界贸易战中占主导地位。

但是规模经济的代价是什么呢?代价就是美国和全世界面临的就业危机!为什么呢?一家沃尔玛可以消灭成千上万家中小企业,就业问题怎么解决?资本主义用机器取代人类,淘汰下来的人能都做研发吗?所以美国过去30年中产阶级真实收入缩小,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规模经济。规模经济造成垄断竞争不算,而且破坏生态多样性。现在一会儿鸡瘟一会儿牛瘟,因为农业的大规模养殖集中以后,破坏了生态的平衡。现在生态危机造成的影响,包括全球暖化,大家都承认了。这就直接挑战了西方规模经济的劳动分工模式。

西方经济的衰落是必然的,为什么呢?因为地球资源有限,消费主义不可能持久。大家不要忘记一件事,中国的人口是所有发达国家总和的两倍。如果中国也要走英美的道路,人均GDP消耗能量也要像西方这么多,整个地球生态系统就瓦解了。所以必须要找到新的生产方式,就是中国传统农业生活方式的复兴。中国原来是小农经济,田园生活。商鞅变法以后,中国的耕地在世界上占得非常少,但是中国养活的人口远远比西方多,为什么?因为精耕细作的生态效率远比广种薄收高得多。我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我住在美国德克萨斯,德克萨斯州的农业是典型的大牧场。三口之家自足最少需要一百头奶牛,6000亩的牧场。如果你种粮食的话,你可以养活百倍的老百姓。

我们发现,中国2000多年保持统一不瓦解,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土地生态效率的利用率高,所以国家稳定。但是缺的是什么?缺的在大国竞争,军备竞赛的时候,中国的小农军队输给了英国的舰队!现在为什么中国又行了呢?你就会发现,因为现在计算机科学的发展,信息科学的发展,使得生态和工业的效率都能提高。在新的科学条件下,你会发现中国是这三个区域里面,唯一一个既能创造大规模的稳定就业,也能发展多样化的生活方式,还能创造世界上高速的发展!

时间不多!我来讲几个中西对话的故事!

2009年秋在巴西开了一个会,主题是《金融危机后,中国是否会成为世界的中心?》主办者是原来巴西债务危机时巴西的财政部长,他请我去做主题讲演。那是我第一次总结中国模式的经验,开头就是我刚才讲的那几条。他们听了大受启发,立刻推荐我到巴西总统的战略规划部去给他们讲一讲。我就到了他们的首都办公室。我还是头一次看到那样的场面,巴西总统规划部给我做简报,像总参谋部一样,两个大屏幕,左边一个巴西地图,右边一个中国地图,上面画了什么呢?中国什么地方有高速铁道、高速公路,几横几纵,巴西也照着规划。我一看,雄心很大。然后他们就给我提了一个问题,说你们中国人为什么可以独立自主地做经济决策?我们规划出来还没实施,马上美国、欧洲的批判就来了,什么破坏热带雨林呀,破坏生态呀,马上阻力就来了。你们中国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到底什么道理?

我问:你们要听真话还是假话?他们说当然要听真话。我说我告诉你,我说真话是因为我是物理学家,我可不是经济学家,我是做经济研究的物理学家。他们问的问题实际上就是一个英国人发现的《北京共识》的基本问题:为什么中国的经济决策能够比东欧、前苏联和亚非拉国家做得好?不受西方国际组织拘束。我说原因非常简单!因为中国有独立完整的科学体系,中国没有加入美国的核保护伞,所以中国经济决策的独立程度超过德国,超过日本。你就看中国的金融政策这么独立,能够实行有效的资本管制,能够挡住上万亿美金热钱的冲击,全世界谁能做得到?只有中国!这是第一个故事。

第二个故事,前年春天索罗斯请我吃饭,我是头一次听到一个西方有影响的人跟我说,“看来西方的衰落是不可避免了,21世纪看来是中国的。”然后对我感叹一句,“中国人学习得非常快!”然后我就笑了笑:你说为什么中国人学得这么快呢?他反问:你说呢?因为我知道索罗斯是犹太人。我们俩的共同点都是反对均衡经济学的。我说中国人和其他民族最大的差别在中国没有宗教,所以中国人在过去30年里能全方位地学习各国的经验。

例如,中国的科学、教育学的是前苏联,前苏联学的是德国。中国的金融体制学的是美国,企业管理学的是日本,技术教育学的是德国,农业灌溉学的是以色列,土地政策学的是香港。中国没有宗教,就没有意识形态的障碍,才能全方位地吸收世界人类先进的文化。现在你在西方会发现,原来以为美国人最开放,现在都做不到。奥巴马要搞医改,想建立一个国营保险公司和私有保险公司竞争,美国媒体攻击他是社会主义,是纳粹,不少人公开威胁要他的命,吓得奥巴马马上缩回去了。他敢像中国那样进行大规模的结构调整吗?根本不能干!所以奥巴马是一个最会讲话的总统,行动呢?实质性的改革都不能做。美国的竞争是许诺竞争,中国是行动竞争。中国的地方官员和中央官员提升,靠的是政绩,哪个是凭嘴巴说出来的?

第三个故事,我在西雅图的新年聚会上,微软的高管跟我说了一件事。你知道,德克萨斯的那些高科技跨国公司危机前是非常自负的,因为德州高科技主导的经济增长最快。但是危机后信心动摇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微软的高管跟我揭开了国际竞争格局的新局面。他说,美国现在研发还是站在世界前列,但是研发的新技术出来后,美国的投产周期太长了。从试验、投资、游说议会修改法律规章、投产到营销,你们知道周期要多长?他当时说了个数字让我很震惊。我知道欧洲肯定不行。原来我以为美国是最行的,因为我在美国待了30年,现在世界变了。他说美国平均周期10年以上,不是10年,是10年以上。但是如果把同样的项目拿到中国去做,多长时间?他告诉我,你们能猜一猜吗?

史正富(复旦大学新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教授):1到3年。

陈平:他告诉我的是中国平均22个月。我们史正富老兄还是感觉非常精确。你想想看,他美国怎么跟中国竞争?美国不但制造业出走中国,研发和试产也得移到中国。中国试验成功的产品再返销美国》所以我觉得中国现在的优势,不仅是林毅夫讲的比较优势、后发优势;还要加上中国有独立完整的科学体系、完整工业生态体系。你现在去看美国名牌大学里最好的科学家,最好的工程师,底下最好的学生,几乎90%以上都是中国人。我在美国大学出席的科学讲座,美国人说笑话,已经快变成中国人的研讨会了。美国人只能坐在那提问题,做讲演报告的几乎全是中国人,而且是在美国名牌大学执教的中国人。美国人哪里能保护它的技术秘密?大部分科学的苦活真活都是中国人在做。

最后我给大家一个数据,我想历史可以证明中国崛起的速度世界第一。这是我熟悉的一个荷兰经济学家麦迪森的数据,他把公元1年到2010年的世界各国的经济史全部用GDP算出来。 按1991年的国际美元算,中国从1950年的人均448美元,到1978年涨到978美元,中国花了多长时间?28年!然后再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的9788美元,到2012年的9400美元,中国花了34年。而走类似的道路,英国花了600年和368年;法国和德国前面花了700年,日本前面还花了890年呢!最快的时候,日本人占了甲午战争、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便宜,也是花了82年,中国34年就好了。中国走出自己的道路历史上是无可辩驳的。

由中国光大集团和上海世纪出版集团联合举办《光大·世纪中国论坛》于2013年12月19日至20日在香港举行。陈平教授演讲。

作者现场PPT展示

作者现场PPT展示

我个人的估计,虽然人均GDP中国达到美国1950年的水平,但是中国现在的国际地位只相当于1900年的世界大局。1900年什么情况?当时美国工业产值已经是世界第一,超过英国。中国现在工业产值已经是世界第一,超过美国。你别看美国GDP那么大,里面一大部分肥胖病、吸毒、家庭瓦解,花的那些钱,也能创造GDP啊?其实美国的服务业,一大部分是现代病的无效GDP。所以中国的工业总产值,真正的有效GDP已经是世界第一了。但是中国人的心态还是和1900年的美国人一样,还认为当年老大是英国,因为当时英国海军仍然称霸世界,金融仍然称霸世界,科学技术当时英国也是领先美国。一直要到二战之后,美国人才明白美国已经取代英国,成为世界的主导。

我认为中国在未来10年、20年发展里面,重要的不是世界银行的标准,什么中等收入国家陷阱。现在危机是富国的困境,真正有竞争能力的,是小康的、往前看的民族,不是富而骄,骄而懒的民族。现在欧洲国家、美国的白人精英民族都不干活了,靠外国移民干活,还在留恋西方的主流价值,不愿改革,哪来的希望?如果我们中国的知识分子、企业家和领导者对世界历史和全球格局有充分的了解,我认为在未来的10年到20年之内,会产生中国参与主导而不是西方独霸的世界新秩序!

谢谢大家!

(陈平教授为复旦大学新政治经济学中心高级研究员、春秋研究院研究员、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牟一天 关键词: 中国模式 中国道路 国有企业改革 陈平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