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学生涯教会我敢于挑战西方权威(4)

观察者网   陈平   2014-05-08 14:52  

我到的第一个城市是休斯顿。休斯顿是美国南方最大的城市。休斯顿大学的校园和芝加哥大学非常像:三边都是黑人区,犯罪率非常高。所以我到美国的第一年是非常震惊的:为什么美国这样贫富悬殊的国家会不灭亡?我住在休斯顿只有一年,首先看到美国的黑暗面,我当时根本不会去羡慕美国,因为人天天处在恐怖之中。那时候,我们放学都不敢独自回家,一定要熬到晚上11点,中国人跟港台同学成群结对一起回去。回寝的路程很短,相当于复旦大学本部到对面住宅区之间的那条邯郸路的宽度,这么短短百米的距离,你都可能在路上被抢劫。我们去超市买菜,必须经过黑人区。

我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到过中国很多穷困的地方,但我发觉中国老百姓还是很善良的。可当你经过黑人区时,那种恐怖令人毛骨悚然。他们的眼中仿佛充满了仇恨与绝望。他们住的房子也破破烂烂,路边的杂草有一人之高,就像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的高粱地一样。 我当时就觉得美国这样的国家太不合理了,美国有能力年年对外发动战争,却解决不了大城市的贫民窟问题,……我对这样的制度感觉非常奇怪。

等到我第二年去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校区的时候,情况如天壤之别。美国的中小城市社会环境好很多,大城市却贫富悬殊,穷人区好似地狱,比中国的穷乡还可怕。所以那时候我才明白美国真正的力量不在纽约、洛杉矶等大城市,而在中小城市。中小城市里,老百姓生活安定,重要大学的研究也都在那里。

我发现美国的实力其实是社会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这是如何体现的呢?通过“土地赠与大学”。大学不是靠高学费来支撑,而是依靠政府无偿拨给大学的土地财产。美国政府把当年从印第安人手中抢到的大片土地拨给大学经营。德克萨斯大学之所以那么富有,是因为它的土地上有石油。校方把土地租给石油公司来经营,那他就可以用这批钱养科研,补贴穷学生。中国的大学都设在大城市里面,房价又飞涨。你看现在中国大学里面工农兵子弟的比例比当年改革开放前的小多了。

资本主义贫富分化差别之大,是我到美国第一年就发现的。后来等里根上台时,就看着美国一天天走下坡路。我在美国待了三十年,见证了美国从顶峰坠落的全过程。事实如此,我怎么可能对自由主义有天真的幻想?美国的自然科学家也多半是同情社会主义的,不像经济学家多数同情资本主义,因为研究自然科学是长期的事业,依靠国家和社会的赞助。科研成果短期内通常不会转为商业利益。人的地位决定人的思想,对不同专业的学者阶层也是这样。

钱学森与毛泽东

钱学森与毛泽东

开放和封闭的差别决定国家发展方向

观察者网:您认识索罗斯,他是搞哲学出身,实践告诉他金融市场是非均衡的。您也说过,您1968年起当了5年铁路工人,74年回科学院研究氢弹和平利用。您的实践经验告诉您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家只懂得小农经济的问题。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牟一天 关键词: 陈平 逆袭 经济学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