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学生涯教会我敢于挑战西方权威(3)

观察者网   陈平   2014-05-08 14:52  

所以,中国解决国有企业职工下岗问题主要靠的就是土地经营:把亏损的国有企业打包卖给港台商人,商人再通过土地置换赚钱。地方政府很快学到土地经营的经验,自己向农民征地建基础设施,再把土地增值的收益用来改造城市。依靠这种办法,既解决了城市职工就业问题,也解决了农民工进城问题。城里人不会去建设基础设施,这批岗位就由农民工来占领。经济就这样一步步走向繁荣。中国走出这条道路很不容易,依靠的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如果是印度,土地是私有的,那就根本没法征地;如果你学东欧,本来土地是国有的,后来私有化,经济起不来,土地也卖不出好价钱,农民、政府、整个国家都穷,损失比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都严重。

改革初期,我在1978年就参与筹备全国科学大会,又参与农村政策的研究。1979年写了篇文章,从历史和战略的角度批评以粮为纲的小农经济思想,同时发表在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上,促进了思想解放,被聘请为安徽省政协的特邀委员。

当时安徽省关于包产到户的问题争论得非常激烈。前任的省委书记万里支持包产到户;后任省委书记张劲夫反对包产到户。张劲夫做过科学院党委书记,对科学大跃进的成功有很大贡献。他1975年时财政部长,82年又当了经委主任。当时省政协里面几乎所有人都反对包产到户。当时争论的理由,从现在看来都是正当的,比如说贫富差距以及水利工程建设问题。前几年发大水,就是毛泽东时代的老本被吃完了的结果。二十多年不维修设施,大水一来全都完蛋。现在农民都不管了,只能动用军队来维修。中央对这些问题当时没有解答,无人能为之辩护。邓小平的策略就是不争论,先去试。这实际就是一个策略问题:是先提高积极性,再解决其它问题;还是先解决其它问题,再来提高积极性。

我前些年当过凤阳县县政府的顾问,去看过小岗村。小岗村现在远远落后于华西村。靠个体单干只能解决温饱问题,不合作你就上不了台阶。现在搞得好的就是重新开始搞合作化道路的那些人。照我看来,中国农村改革就是从过分激进的农村公社倒退回当年的互助组,适合了当时的生产力。等到不适应现在的经济发展了,农民又开始自下而上地办各种各样的专业合作社。所以产权理论很片面,单靠人的激励机制,没有分工协作是无法建成现代化强国的,否则商鞅变法就能让秦国进入资本主义时代了。西方兴起的主要动力还是科学技术的发展。最早的科学是在非盈利的教会大学进行的。哥白尼、开普勒、伽利略等科学家没有一个是为了发财而献身科学的。当代研究电磁场和核物理的科学家,没有什么人成为富人。普里戈金说,科学前进的动力是远见和梦想。创立新中国的开国领袖们也是一样。

邓小平的策略是“不争论”

邓小平的策略是“不争论”

从来未被自由主义经济学迷惑过

观察者网:中国八九十年代的自由主义思潮泛滥,你有没有在期间动摇过原有想法?你是否曾倾向过自由主义经济学?

陈平:我从来没有被他们迷惑过,但曾对这些思想好奇心很大,想要搞清大国兴衰的道理。我在1980年出国。1980年的时候中国非常穷,恰巧那时美国正处于顶峰。杨小凯出国的时间和我差不多,但我和他的经历差别很大。杨小凯当年去美国,到的地方是普林斯顿。普林斯顿离纽约不远,是一个高科技的小镇。那边属于美国中上阶层聚集的地方,这使得杨小凯对美国的印象非常好。他总觉得只要中国学习了美国的模式,所有的问题都可迎刃而解。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牟一天 关键词: 陈平 逆袭 经济学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