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回首清苦科研路(2)

观察者网   陈平   2014-05-08 13:37  

在我的博士论文答辩的时候,出现一个奇观:没有一位委员从技术上怀疑我的成果,但是对物理学在多大程度上可以用于经济学引发了一场物理学家与经济学家的大辩论。 答辩后普利高津专门为我组织了一个研讨会,请了很多各学科的国际权威,罗斯托从原来我的反对者转变成为最坚定的支持者。索罗(Robert Solow) 当年嘲笑他的经济成长阶段论没有数学模型,他的答辩是经济学太复杂,难以用数学,这也是当年哈耶克的立场。他在我的博士论文答辩后恍然大悟:他的经济成长阶段理论就是经济学里面最早的非线性理论,比索罗的线性增长模型先进得多。然后他马上着手修改他的《经济成长阶段论》的第三版,里面大段引用我的博士论文。后来就一直是普利高津学派里面在经济学界的最坚定盟友。后来和我的多年对话,逐渐改变了对中国前途的看法,他去世前最后一本著作从人口年龄结构的分析出发,认为中美发生战争的可能很小,21世纪的动荡之源在中东、南亚、拉美,即人口结构年轻,但是年青人没有就业出路。这和新古典经济学预言的人口红利恰恰相反。

635272787381213022

何祚庥是我在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时的导师,他是中国原子弹理论室十大科学家之一,属于核心元老。他的功劳还在于发现周光召。何祚庥原先是中宣部科学处处长于光远的助手,以前党内最高领导管科学的就是清华学物理的于光远。那时候选拔研究原子弹团队的人要讲政治,何祚庥发现周光召是天才,但周光召家里成分不好,而何祚庥自己是解放前清华学生运动出身的地下党员,政治资源殷厚,他就用自己的政治资本押宝推荐了周光召。中国原子弹突破的关键人物不在苦干牺牲的邓稼先,而在理论突破的周光召。因为设计原子弹核反应研究需要知道反应截面,也就是计算入射粒子与靶核之间发生裂变反应的概率。美苏的实验数据都是通过实验室粒子加速器来测量的。然而中国当时没有加速器。所以美国和苏联断定,中国不可能造出原子弹。周光召在没有大型计算机协助的情况下,理论上简化计算,算出了这个反应截面。中国的材料只够做一次核实验,必须一次成功。最后的结果也确实令人骄傲,一次实验就成功。更令人骄傲的是,中国原子弹试验成本只有美国的百分之一。这百分之一里面,除了社会主义优越性外,还在于人才,何祚庥发现、力荐了周光召这个人才。

何祚庥本来可以从政,尝试从政后又不愿放弃学术,就转回来继续做物理研究。他教我的一招是做任何问题都要先估算数量级,我后来把这个经验介绍给了我的学生。宏观经济学的卢卡斯微观基础论,误导宏观经济学30年,直接否定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和宏观调控的必要性。从方法论来说,就是卢卡斯不懂数量级的概念。卢卡斯发出奇想:说大萧条的工人自愿选择度假而不工作,他不懂几千万家庭就业的随机涨落,宏观加总效应是互相抵消的,只有少数金融寡头才能制造经济周期波动和经济危机。所以不是我有多聪明,而是我特别幸运,所有老师都是世界一流水平。何祚庥也极敢讲话,在高铁的争论里他力挺磁悬浮,也极力支持邓英淘西线调水的想法。

他爱人庆承瑞也是我做核聚变研究时的老师。庆老师和普利高津教会了我如何敢于提问题。庆老师在苏联留过学,学术研讨会永远坐第一排,讲演人(哪怕是大家)刚开始讲,她就立刻提最基本的问题,几个问题问下来,讲演者就赶快承认研究还没做到家。他们夫妻两个是真厉害。我在国际会议上敢于对名家提问的尖锐风格,就是从何祚庥、庆承瑞、普利高津那里学来的。西方人通常瞧不起中国人,他们手上掌握审稿权和话语权。你不发表我的非主流文章,我就在国际会议上坐第一排,给对立面名家提最尖锐的问题。几年下来,许多学者和编辑就知道我们不同的立场,越来越多的国际会议邀请我去发言。这也是我从毛泽东学来的斗争策略:新思想的国际学术地位不是捧场追风可以求来的,而是对话交锋争来的结果。惧战者必败。

635272787761541690

这是我们第一次发现经济混沌以后1985年在比利时索尔维国际物理化学研究所开会时的合影。索尔维是搞SODA(苏打,碳酸钠)起家的比利时大家族,也是玻尔-爱因斯坦关于量子力学解释的论战会议的主办方。后来普利高津能够举世闻名,原因之一就是他继任为索尔维研究所所长,在几十年的生涯中把普利高津学派的思想推广到全世界的各个领域。这张照片中间是普利高津,旁边是他的第二任夫人。普利高津也很有趣,他的太太是波兰化学博士后,所以他对社会主义国家改革抱有极大热心。

那时候我比较得意的是科学家开会时,我爱人在科学家的太太圈子里面身材最漂亮。她一出现,普利高津一定先问:“你美丽的夫人好吗?”因为我经常喜欢找人辩论,无形中得罪不少人。她身穿旗袍站在那里一笑,身边就围满了倾慕者,无形中给我换来很多的艳羡和友谊,我在那儿四面出击的时候,人家就会原谅我:“他这个人个性就是顽皮而已,不然的话不会吸引这么柔美的太太”。中国学术界以前不注意沙龙文化。科学家如果有好伴侣,可以大大缩小不同文化之间的距离。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牟一天 关键词: 陈平 物理学 经济学 诺贝尔奖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