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全球性接触政策成中国平衡美有效政策

环球网   2014-04-17 11:12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4月15日文章,原题:中国如何建设性地平衡美国 美国“重返亚洲”急剧地改变着亚洲国家间的关系。无论是中美两国关系,还是中美两国各自和亚洲各国的关系,都呈现出一种要陷入国际关系史上所说的“修昔底德陷阱”的趋势,即中美两国之间的恶性战略竞争。亚洲局势的恶化,使得很多人感觉到中美两国之间不可避免将发生“大国政治悲剧”,即一场争霸战争。

这个悲剧注定不可避免吗?也不见得。美国“重返亚洲”,改变了一些和中国有主权利益纠纷的亚洲国家对美国的期望值,使得这些国家和中国的关系遽然恶化,或大或小的冲突似乎变得现实起来。不过,中国一旦和亚洲国家,尤其是那些和美国有结盟关系的亚洲国家发生战争,美国的卷入或者不卷入,都会成为美国的难题。不卷入,美国在亚洲甚至全球的信誉必然受到严重的损害,导致美国的加速衰落;卷入,美国就会冒着和另一个核大国发生战争的风险。美国也不希望这些亚洲国家去主动挑衅中国。这显然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美国态度的矛盾性质。一边是和其同盟的关系,一边是和一个它视为潜在竞争者甚至敌人、但仍然需要合作的中国,在这两者之间,美国是很难中立的。这表明美国的“平衡中国”战略本身需要被平衡。一旦美国“重返亚洲”战略使得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之间关系失衡,美国就会面临冲突和战争的风险。既然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是来平衡中国的,也只有中国才有动力和能力去“平衡”美国。

在全球“再平衡”美国,就是说,要“平衡”美国,要求中国超越亚洲,走向全球。美国“重返亚洲”强化了中美两国之间,及中国和亚洲国家之间的竞争关系。但如果中国战略和政策得当,就可以避免中美之间的公开对抗和冲突。可以预见,中美两国会在亚洲进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对峙局面,因此也是相互磨合的时期,但公开的不对抗和不冲突是可以实现的。中国早已经意识到,美国力量在亚洲的存在,对亚洲其他国家和自己的积极作用面。在亚洲,中美两国之间互信的确立需要很长时间。实际上,美国不了解中国,尽管有经济的全球化和互相依赖,但就中国来说,主权国家政府仍然可以主导着其对外经贸关系。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对外经贸关系从来就具有战略性,中国在面对外在压力时,也不可避免赋予其对外经贸关系战略性质。而在中美关系中,中美两国本身无论对东海还是南中国海都没有直接的纠纷。很难想像美国会代理一些亚洲国家,为了这些国家和中国的主权争议而和中国开战?只要中国没有扩张野心,也就是没有把美国挤出亚洲的计划和行为,美国不会公然代理一个亚洲国家而对抗中国。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是有能力来管控主权问题的纠纷的。

在亚洲,要达到平衡美国的目标,中国要两个战略平衡进行。第一,中国必须避免和美国的军事竞争,美国和中国的军事竞赛,有助于美国的私营部门经济复苏、技术革新、可持续发展,但中国不一样,这是因为中国国有企业占主导地位,一旦军事竞赛开始,大量的经济资源必然导入国有部门,换句话说,在军事上,中国能够维持在防守和威慑程度就已经足够了;第二,中国需要根据既定的和平崛起路线,继续把重点放在经贸合作上,但中国必须改变从前只讲经济不讲战略,或者经济和战略不相配合的情况,尽管中国针对亚洲国家可能在某些时候不得不实行战略性贸易,但对大多数亚洲国家,中国仍然要敞开经济大门,和亚洲国家的持续经济整合,是制约军事冲突和战争的有效手段,对大多数亚洲国家的人民来说,重要的还是经济生活,在此基础上,中国可以更进一步迫使美国也回到经济竞争的轨道上来,而不是一味地迫使中国和亚洲国家走上军事竞赛的轨道,经济竞争是良性的,而军事竞赛是零和游戏。

要建设性地“平衡”美国,中国也要在亚洲之外的其他地区开辟新的领域。这也是有可能的。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中国经济上“走出去”,速度很快。不过,中国战略上“走出去”没有跟上,导致两条腿不平衡。这一方面造成中国的海外利益得不到有效保护,另一方面造成了外交资源的大浪费。同时,因为战略上缺失“走出去”,也使得国际社会很难相信中国有能力承担国际责任,美国更是指责中国在国际责任方面“搭便车”。实际上,在承担国际责任的话语下,中国的战略“走出去”是有可能的。中国军舰到索马里海湾护航的成功就是很好的例子。在刚开始时,也引出了国际社会的一阵怀疑,但很快就没有这种声音了。只要战略“走出去”是利己利人的,成功的可能性就会很高。

战略“走出去”符合中国国内可持续经济发展的需要。一旦中国战略走到非洲、拉丁美洲、和中东等地区,中国就可以有效减轻在亚洲,尤其是在东亚和美国竞争的激烈程度。为了“重返亚洲”,把战略重点转移到亚洲,美国在其它区域必然要进行战略性撤退,这就为其他大国提供了巨大的战略空间。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大国,都可以竞争这些新出现的战略空间。作为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完全可以在这些地区的秩序重建上,扮演一个有效的角色,如果不是领导角色的话。维持其作为唯一的世界霸权,仍然是美国的最高利益。美国从这些地区的后撤是不得已而为之,并不是真想放弃这些地区。中国战略进入这些地区,扮演有效角色,就是说中国和美国同样,和这个国际秩序变得相关了。中国和美国的互动就不再局限于亚太地区,而是具有全球性质。这样,和美国的合作也就有了更大的空间和更多的平台。

并且,中国是有能力建立一个不同于美国的区域秩序的。中国的“走出去”战略行为不可避免被西方指责,例如被视为是新殖民主义。但从另一个侧面来说,这是中国的强势,因为中国做的和西方做的不一样。尽管中国要不断改善自己的国际经济行为,但并不用过于害怕西方的指责。只要中国的确是为了促进那里的经济社会的发展,并且无意把自己的政治秩序加于这些社会,中国的外交模式最终会被那里的人民所接受。在这个过程中,美国会越来越感受到中国存在的不可或缺性。只有到那个时候,中国就有了和美国合作的资格和机会,也具有了迫使美国“合作”的能力。

简单地说,中国和美国全球范围内的接触政策,可以转化成为中国“平衡”美国的有效政策。全球性接触不仅可以避免把自己的后院(亚洲)演变成为战场,更可以把自己锻炼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国,一个有责任感又有能力履行责任的大国。(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

责任编辑:hudiesan 关键词: 中美关系 全球性接触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