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为:中国崛起要避免被西方话语忽悠

观察者网   2014-04-15 15:11  

上个月访问柏林,电视里正好在播一个BBC的节目,叫“自由2014”,一位美国宇航员拿着当年冷战时期从外空拍摄的柏林夜景照片说:“你们看,明亮的部分是西柏林,暗淡的部分是东柏林,这就是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的差别”。已经21世纪了,西方看待世界还是高度的意识形态化,很多西方人还是把中国当作一个“放大的东德”,简直到了令人啼笑皆非的地步。其实,我们从抵达柏林的一刹那就感到:与上海相比,柏林要“暗淡”很多,其机场可以用“简陋”两个字来形容,其城市可以用“空空荡荡”四个字来形容,其夜景可以用“比上海差太多”六个字来形容,所以这种“民主与专制”话语的荒谬性不攻自破。

中国以今天这样的规模迅速崛起,人民生活水平以这样快的速度提高,在整个人类历史上都是前所未闻的。但由于种种原因,中国话语建设仍然落后于中国崛起的事实。一个民族的崛起一定要伴随自己话语的崛起,否则就难以真正确立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可悲的是不少国人还是处处以西方话语为马首是瞻,认为只要我们的做法与西方不一样,就是我们错。在西方经济和政治制度全面走下坡的今天,仍然有人心甘情愿被西方话语忽悠,着实令人诧异。

在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人中,被西方话语彻底忽悠的最著名人物当属前苏联的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结果导致了“颠覆性错误”:经济崩溃,国家解体,俄罗斯人称之为第三次浩劫(第一次浩劫指的是14世纪蒙古人入侵,第二次浩劫指的是二次世界大战时德国法西斯的入侵)。戈尔巴乔夫本人曾参加1996年俄罗斯的总统竞选,但他的得票率未超过1%,绝大多数俄罗斯人把他否定了。我曾去过解体前的苏联和南斯拉夫,这两个国家的解体过程大致可以这样概括:第一步是知识精英被西方话语忽悠;第二步是政治精英,特别是他们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也被西方话语忽悠,结果一失足成千古恨,整个经济走向崩溃,整个国家走向解体。

去年12月,复旦大学“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成立,这是全球第一个以“中国模式”命名的研究中心。图为张维为教授(左)和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朱之文为“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揭牌

去年12月,复旦大学“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成立,这是全球第一个以“中国模式”命名的研究中心。图为张维为教授(左)和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朱之文为“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揭牌

西方话语对中国的忽悠,主要表现为政治浪漫主义(或者叫民主原教旨主义)和经济浪漫主义(或者叫市场原教旨主义)。西方势力全力向中国乃至全世界推销这两个东西,忽悠了很多国家,但效果却一个比一个差:颜色革命已基本退色完毕,“阿拉伯之春”已演变成“阿拉伯之冬”。大概是忽悠别人的事做得太多了,西方自己也真信这些东西了,结果很多西方国家连自己也被一并忽悠了。看一看今天的西方,冰岛、希腊、爱尔兰等国先后破产,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等国处在破产边缘,美国经济也没有搞好,多数人的生活水平在过去十多年里没有改善,反而下降了,国家更是债台高筑。

为了更为有效地防止西方的话语忽悠,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必须加强中国话语建设,构建全面的、透彻的、强势的话语体系。所谓“全面的”就是指我们的话语要能够全面地解释中国的成绩、问题和未来,所谓“透彻的”就是要把大家关心的各种问题讲清楚、讲明白,使我们的普通百姓和一般老外也能听懂。所谓“强势的”就是要强势回应西方话语的挑战,西方指责中国的话语属于强势话语,国内亲西方势力谩骂自己的国家和制度也采用西方的强势而又浅薄的话语,我们有必要强势地予以回击。

我们的执政党已经形成了自己的许多话语,从“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到科学发展观等都是中国话语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话语体系,对于凝聚全党共识起着至关重要作用,对中国确立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具有重大意义。但是光有这些话语还不够,我们还需要进行话语内容和形式的创新,构建包括民间话语,学术话语和国际化话语在内的大话语体系,构建接地气的、有学术含量的、能与国际社会进行沟通和对话的更大规模的话语体系。

中国学者要从僵化的西方话语中彻底解放出来,中国崛起的伟大实践早已超出了西方话语的诠释能力,这种实践呼唤中国自己的话语构建。我们应该借鉴西方的一切有益经验和知识,但一定不要失去自我,做西方话语的“传声筒”和“打工仔”是没有出息的。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文明型国家,她是延续五千年而没有中断的伟大文明与一个超大型的现代国家的重叠。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中国在大部分时间内都领先西方,中国落后于西方是近代发生的事情。今天中国崛起只是重回自己在世界上曾经享有过的崇高地位。中国是带着孔子、孟子、老子、庄子、荀子、墨子、孙子等伟大先哲重新回到世界中心的,是带着5000年伟大文明并汲取了其他文明的各种长处而重新回到世界中心的。这样的国家当然要产生与其伟大传统和实践相适应的话语体系,给整个世界带来中华民族的贡献,并最终终结西方话语一统天下的这种极不正常的局面。

责任编辑:莎莎酱 关键词: 社会主义 西方 中国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