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景东:从明朝灭亡原因看公知的危害性

阮景东   2014-02-23 11:53  


  明朝灭亡的原因就在于当时以东林、复社为主的明代公知操控了舆论、人事,垄断了经济资源,抵制政府征税,使明朝政府财政破产,最终使明朝在清军和农民军联合夹击下灭亡。
   
  东林和复社的成员以缙绅阶层为主,由在朝的低级官僚和在野的文人组成,具备普遍结社的特点和提倡减税的性质,注重横向的朋友联系。他们以大明朝的卫道士自居,善于掌握话语权,以己方标准作为一切是非标准。任何高高在上者都会遭到其敌视,而其本身利益却是任何人也触碰不得的。
   
  首先,来谈谈东林和复社如何操控舆论。
   
  晚明三案是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在晚明激烈的党争和东林党人利益没有得到满足的情况下,东林党通过运作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以达到污蔑皇帝和他们的妃子,达到打击政敌,占领道德制高点的目的。在清兵入关,明室南渡后,继位的弘光皇帝不符合东林和复社的口味,他们通过运作南渡三案,大悲和尚案、童妃案、真假太子案来达到动摇弘光正统性之目的。
   
  其次,来谈谈东林和复社的人如何操纵人事任免。
   
  万历朝,东林首魁,在野官员顾宪成每到人事调整的时候,便给内阁和吏部各大衙门写信,干涉朝廷人事任免,引荐私人,遥控政治。崇祯朝,复社操纵了科举,他们举荐人才的方式分为公荐、转荐、独荐。在考试还未开始的情况下,考生名次就已经排出来了。明人周同谷在《霜猿集》中说:“娄东月旦品时贤,社谱门生有七千。天子徒劳分座主,两闱名姓已成编。”日本学者井上进测算,崇祯七年会试,复社社员占中榜名单比例高达35%。
   
  最后,来谈谈东林党是如何垄断经济资源,抵制政府征税。
   
  从明代中期开始,明朝的经济重心和从业人口已经从农业转移到商业,但由于缙绅出身的文官集团把持了商业,税收仍是以农业税为主。在财政山穷水尽的情况下,万历启动了宦官系统,派宦官前往各地征收商税。此举引起以东林党为首的文官集团强烈反弹,他们先是摇动笔杆子疯狂妖魔化商业税,接着在山东临清、湖广荆州、武昌、江西景德镇、云南等地煽动市民暴动,围攻税厂,殴毙税监,甚至唆使地方军队兵变。当云南税使杨荣被杀消息传来后,万历气的以绝食抗议。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到了崇祯朝,在财政枯竭的时候,朝廷只有向农民摊派,结果导致农民起义爆发,明朝灭亡。

  
  明末,面对破产的财政和凋敝的民生,古德莱彻编纂的《明人传记词典》中说道:
  
  “1644年初,军饷欠款已经达数百万两,而从南方来的税款只有几万两。国家的粮仓现在实际上空了,没有足够的大米充军粮,户部就买杂粮凑数。当北京被围时,驻军已有五个月没有发饷,执行任务的军队没有炊事用具,每个士兵领到100枚铜钱,由他们自己买吃的。士气和纪律涣散到这种地步,一个将军报告说:‘你鞭打一个士兵,他站起来;但与此同时,另一个又躺下了。’王朝快完了,这是不令人惊奇的;令人惊奇的倒是,它竟然直到那时还没有完。”
  
  以东林、复社为首的明代公知之流一意从自身私利出发,全无国家、民族、是非的观念。他们先是投降大顺,接着又投降满清,充当带路党,并在清修《明史》中继续坚持一己之私,对明朝皇帝和非东林系官僚大加诋毁。
  
  崇祯年间,常熟县民张汉儒就曾控诉东林骨干钱谦益、瞿式耜居乡“不畏明论,不惧清议,吸人膏血,啖国正供,把持朝政,浊乱官评,生杀之权不操之朝廷而操之两奸,赋税之柄不操之朝廷而操之两奸,致令蹙额穷困之民欲控之府县,而府县之贤否,两奸且操之。”
  
   

责任编辑:荆圣旗 关键词: 阮景东 明朝灭亡 公知危害性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