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印宇航专家谈嫦娥三号:重复还是螺旋上升?

脑残星   2013-12-05 11:20  

中国嫦娥三号2日凌晨成功发射升空引发世界多国关注,而在探月领域占有绝对优势地位的美国以及在近年来新一轮探月高潮中频频发力的中国近邻印度和日本眼中,中国这次探月任务的水平如何?他们如何看待中国探月的意义?随着探月国家的增加,未来各探月国是否可以和平相处,甚至进行合作?带着这些问题,《环球时报》记者对美国、印度、日本多位航天领域的专家进行了专访。


外国专家眼中的嫦娥三号


美国太空政策研究院院长、原美国宇航局官员斯科特·佩斯(Scott Pace)博士在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称,嫦娥三号任务与前苏联在上世纪70年代的月球着陆近似。中国的着陆器不小,但看上去仅仅是为未来采样返回任务探路和踩点的。当然,它远比美国当年登月的着陆器要小得多。未来中国的载人登月将需要更大的着陆器。


美国航天基金会中国项目高级研究员瑞恩·费斯(Ryan Faith)称,和探月技术的全球水平相比,嫦娥三号是十分先进的。首先,它的着陆器非常大,并会成为未来的采样返回任务的样板。他认为,嫦娥三号的先进程度和美国火星探测器“精神号”及2004年在火星着陆的美国“机会号”相当。他称,嫦娥三号任务代表中国航天技术的巨大飞跃,因为它是中国首次尝试在另一星体上着陆。从全球水平来看,此任务很显然是中国从与许多国家航天项目相当的平均水平上升至更为先进的美俄水平所做出努力的一部分。瑞恩·费斯认为,如果中国愿在太空领域付出全部努力,并为其太空计划倾注无限的资源(使其太空预算占到政府总预算的5%),中国可能会在未来的5-10年间赶上美国“阿波罗”计划时期的水平。


 

嫦娥三号模拟图


美国顶尖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航天项目主任、、原美国务院官员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称,嫦娥三号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科学任务,它更大程度上是一种展示中国实力增长的方式和路径。美国宇航局顾问委员会委员约翰·劳格斯顿(John Logsdon)博士称,嫦娥三号不像一些其它登上月球的探测器那样先进,但它也是相当先进的航天设备部件。日本宇航局高级技术顾问堀川康(Yasushi Horikawa)博士称,嫦娥三号发射是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日本目前并没有即时的探月计划。所以,日中在月球上不会有交集。


美苏探月几十年后,中国登月是重复还是螺旋上升?


斯科特·佩斯称,其他国家登上过月球并不意味着中国不是先驱者。中国正在培训新一代的工程师和科学家,并且正在通过探月任务给予他们宝贵的太空飞行经验。太空环境极具挑战性,科学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应集中精力取得任务的成功,而别总是想着和他国一比高低, 要比也应更多地和自身相比较。


美国安全世界总裁迈克尔·辛普森(Michael Simpson)说,中国正在为月球科学和探月登月所需的复杂工程做出其自身的独特贡献。我想中国探月任务尝试的方法和使用的工程方案是先前美俄都没有用过的。从这方面来看,中国应是先驱者。


瑞恩·费斯称,在探月技术上中国仍然落后于美国,但美国在过去的40年中并没有多少创新,而中国却发展得非常快。我认为中国正在非常稳健而快速地迎头赶上美国。关于这一比较,我们还需记住一些重要的事情。作为第一个吃螃蟹者所尝试的事情既困难又昂贵。我认为,首次采用前沿技术比首次开发新技术更有意义和实效。我不清楚中国是否在今天或者未来愿意奉献必要的资源成为空间技术的先驱。如果中国不愿意花费足够的精力成为全球领导者,那么成为第一个成功复制其他国家经验的国家也不失为一种更安全的长久之计。


印度天体和航天工程集团首席执行官Balbir Singh博士称,印中两国在空间技术领域都建立了各自的地位。印度有非常成功的优秀理念,并实现了“月船1号”这样一项成功的探月任务。中国此前也成功完成了嫦娥一号和嫦娥二号探月任务。印度不仅尝试探月任务, 甚至开始了对火星这一红色星球的探索。 计划于2016年-2017年发射的“月船-2号”将是另一大飞跃。印度正开展一项未来载人登月和登火星计划。我认为,印度载人登月可能发生在2025年-2030年。


广阔月球,能否同时容纳中美


辛普森称,探测器在着陆时无疑会引起和扩散月尘。我非常期待中国或任何其他外层空间条约签约国会在考虑他国已有探月活动的前提下选择其着陆点。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掌握探月能力,势必需要各国相互间对任务进行协调以避免冲突。


费斯称,如果政治因素很难让科学家在一起直接工作,那么通过第三方或国际组织的努力对双方的项目进行协调也不失为良策之一。辛普森称,未来终究会有几个国家同时开展探月工程,最为理想的状态是,其中的一些任务是多国共同开展的。佩斯称,一些科学家着眼于自身探测的考虑,希望月球不被打扰,而另一些科学家则期待着观测嫦娥三号的着陆。


未来是否会出现多国合作探月


詹姆斯·刘易斯认为,美中航天不会有什么合作,除非中国改变其外交政策。尽管有些危言耸听,但我的确认为:中国并不想与美国进行航天合作。


劳格斯顿称,从目前看,美国尚没有进一步的月球计划,所以,美中之间在月球探索方面合作的假定并不存在,除非美国改变其现有的前往其它太空目的地的政策。佩斯称,我期待着未来美中科学数据交换以及其它形式的科学合作。尽管美中航天项目的直接关系受限,我们仍然鼓励中国科学家在国际科学舞台上展示他们的科研成果。


费斯称,月球是非常大的。其表面面积相当于非洲和澳大利亚的总和。所以两个单独的任务可以在同一时间段在月球上着陆并进行操作。尽管两个单独任务可进行分别的操作,但联合的国际行动仍具有不可低估的先进性。目前,尚没有其他航天国宣布联合开发月球着陆器、向月球运送人员并返回地球的计划,而这恰是中国可向未来国际月球基地提供设备等国际服务的关键部分。


堀川康称,我个人希望中印日三国展开合作。我坚信三国间的科学队伍已经在进行交流了。我渴望日中双方在分享太空经验、教训方面展开对话。(完)


NASA发言人:美国登月当时耗资250亿美元


嫦娥三号发射成功,直奔月球而去。此前,全世界仅有美国、前苏联成功实施了13次无人月球表面软着陆,而中国也即将有望成为第3个实现月球软着陆的国家。


美国作为登月的先行者,在登月过程中的成功和失败经验都值得中国借鉴。《广州日报》记者昨日采访了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载人探索及任务运行部新闻发言人Joshua Buck,他告诉记者,在1969年美国正式实现“阿波罗号”载人登月前,曾先后进行四项鲜为人知的准备计划,它们分别是:“探索者”、“徘徊者”、“勘测者”、“月球轨道”计划。美国的登月成功,当时耗资250亿美元,消耗近40万劳力。


 

美国宇航局的月球勘测轨道器准备瞧一瞧“阿波罗11号”飞船的着陆点


Buck介绍说,美国的“勘测者”计划与中国目前的登月计划最为相似。“勘测者”计划则是NASA在20世纪60年代前后运行了4项月球探测计划之一。


1958年至1959年,“探索者”计划发射了最早一批月球探测器,计划实现月球飞越,遗憾的是,仅有一次成功。


“徘徊者”的任务则是期望实现探测器在月球表面着陆,拍回月面特写照片。美国相继发射了7颗月球探测器,4颗取得了圆满成功。


此后,“勘测者”号肩负着“软着陆”的重任,旨在获取月面近照,并使用工具挖沟采样、测试土壤成分。美国先后发射7架“勘测者”号,其中有5次获得成功。


最后一项是“月球轨道”计划,美国于1966年~1967年发射了5颗“月球轨道环形器”,全部大获成功,它为“阿波罗”号绘出了精确度为60米的月面地图。同时它还对40多个预选着陆地点进行详细观测,从而为“阿波罗”号选出10个登月点。


失败背后:故障原因至今成谜


记者:NASA于1966年~1968年实施了“勘测者”计划,向月球发射了7颗无人探测器。其中,勘测者2号和4号失败了,原因是什么?


Joshua Buck:勘测者2号失败的原因是航行途中校正航向时,一个引擎未能点燃,导致航天器失去控制而倾倒,最终在月球上撞毁。勘测者4号没有任何故障,直到登月前下降阶段的最后2分钟,却失去了无线电信号联系。据推测,航天器应该也撞毁在了月球上,无线电信号故障的确切原因至今成谜。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脑残星 关键词: 重载电力机车 和谐D2F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